澳两党领袖第二场辩论变喊话比赛 澳中关系成焦点

周日晚上澳洲两大政党领导人举行第二场辩论赛,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除了大量的泥浆被甩来甩去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新东西。两人无视主持人,在对方话音没有落地就互相责骂。除了大家都揪心的生活成本外,中国话题成为辩论焦点。

从一开始,工党领袖阿尔巴内斯直呼莫里森的名字“斯科特”,这是他在第一次辩论中采用的策略,目的是在心理上不把对方当作总理。

两人都谈到了他们熟悉的领域,提出了如何削减飙升的生活成本的计划。但是,两人都未能就如何在大选后使人们的生活更轻松提供保证。

第一次激烈的交锋是莫里森询问阿尔巴内斯,他的电网升级计划将花费多少钱。

反对党领袖拒绝给出一个具体价格,并否认总理暗示的,这将迫使电力公司将高成本转嫁给客户。

阿尔巴内斯试图反驳,询问总理在雪水电2.0项目上花了多少钱,莫里森回答说50亿澳元。

这是莫里森的一贯特点,急于显示他对细节的关注,他对国家的债务水平、利率和贷款期限张口就来。

阿尔巴内斯比以往的交锋中更加自信。他试图利用工资停滞不前和联盟党未能建立反腐败机构的问题来反驳对手。

然而,每当莫里森的个人诚信受到质疑时,他就称之为“政治攻击”。

“你不需要喜欢我”,莫里森再次告诉选民,“这不是你喜欢某人或不喜欢某人的选择。”

辩论重点:国家安全和中国问题

在这场辩论中,两位领导人之间最激烈的时刻是关于国家安全和达尔文港租给一家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公司。

莫里森试图与该租约撇清关系,坚持说这是北领地地方政府的事情。

莫里森将工党副领袖Richard Marles和中国政府的联系作为反驳点,称Marles近几个月来反复做的事情就是会见中国大使。

两人后来都谈到了尊重妇女的重要性。

但这一点很快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因为他们都毫无顾忌地对辩论主持人Sarah Abo大喊大叫,而后者在两人特别喧嚣的争执中试图控制住场面。 

阿尔巴内斯就中国问题接受提问

记者Chris Uhlmann就中国问题向阿尔巴尼斯提问。

Uhlmann:工党极不情愿地承认中国是一个威胁,你说中国已经改变了,你是在过去几年才开始这么说的。

阿尔巴内斯:我当时作为工党的影子财长,反对出租达尔文港。

Uhlmann:在亲北京的问题上,一些最响亮的声音来自你的政党,你们如何抵制中国?

阿尔巴内斯:这是一个无耻的……诽谤。工党在国家安全方面一直表现良好。我告诉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刻,澳大利亚靠的是谁?John Curtin,他没有经过选举就成为总理。工党始终认真对待国家安全问题。我们谈达尔文港的问题……进入达尔文港经营公司董事会的可不是前工党部长。

 莫里森:Richard Marles与中国驻澳大使会面的次数有多少?他是你们的副领导人。

阿尔巴内斯:这简直是一种无耻的诽谤。

莫里森:有多少次,你知道吗?

阿尔巴内斯:一次。

 莫里森就中国与所罗门群岛安全协议被提问

这个问题还是来自记者Chris Uhlmann。

Uhlmann:总理,你已经对中国在所罗门群岛的任何军事基地划了红线。这意味着什么?

莫里森:这意味着澳大利亚认为这完全违背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也认为这违背所罗门群岛的国家利益。而且,我们与美国对此持有相似观点。澳大利亚和美国在珊瑚海的战斗已经过去80年了。我们现在又在这里与我们的伙伴,与新西兰,与其他许多太平洋国家一起工作,以确保我们能够确保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Uhlmann:但你确实必须以某种方式执行这一规定。比如说,你会准备阻挠任何在所罗门群岛建立军事基地的企图?

莫里森:我认为,任何政府围绕这些问题进行猜测都是非常不明智的。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必须非常清楚各个伙伴的立场是什么。这是美国的立场,当然也是我们的立场,我相信这也是太平洋岛屿大家庭的广泛立场。我认为这不符合所罗门群岛政府的利益,他们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这也不是他们所寻求或支持的结果。我相信有这样的军事基地不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

Uhlmann:如果我们不知道你说的红线是什么意思,那么谈论红线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采取行动吗?

莫里森:它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清楚地了解立场是什么……

Uhlmann:你对红线是什么有清楚的理解吗,因为看起来大家都不知道。

莫里森:人们明白,我们会与合作伙伴合作,以确保阻止它的结果。

下面是阿尔巴内斯的看法: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外交政策失败。有人评论说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失败。政府说,他们将加强太平洋地区。但是,这个协议弱化了太平洋地区。我们知道中国在该地区更具侵略性和超前的借贷。我们知道他们正试图增加他们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两人旗鼓相当

60分钟的广播让观众有机会作出裁决。

在受访者中,49%的人说阿尔巴内斯是他们喜欢的总理,45%的人支持莫里森,6%的人未作决定。

当被问及他们如何投票时,48%的人选择工党,46%的人选择联盟党,6%的人未作决定。

但是,当被问及谁赢得了这场辩论时,观众的投票结果是50比50。

许多在2019年观看辩论的人认为,当时的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在与莫里森的三场辩论中每场都赢了。

但肖顿不是总理,这加强了辩论在赢得选票方面的有限作用。

双方都能看到通往胜利的道路,但都没有十足信心,也不愿意直截了当的预测他们能组建多数政府。

虽然工党在民调中仍然领先,但2019年的伤痕仍在,没有人愿意自信地宣布他们会获胜。

工党看到在西澳、昆州和塔州获胜的可能性。

对于联盟党来说,它盯上了悉尼郊区和墨尔本的席位。

一位联盟党的消息人士说,他们成功依靠的是莫里森别出差错,而阿尔巴内斯则是在竞选的第一周被问及失业率的时候,就出丑了。

这就是为什么联盟党上周如此迅速地揪住阿尔巴尼斯的NDIS口误,指责工党领袖没有准备好领导国家。

周日晚上没有什么大的口误,只是两人在大声喊话。不明就里的人乍一看,会以为是两个白发男人在吵架。

他们将在周三再聚一次,进行最后一次辩论,将在七号台播出,不过在此之前他们两人可能需要吃一两片润喉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