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兩黨領袖第二場辯論變喊話比賽 澳中關係成焦點

周日晚上澳洲兩大政黨領導人舉行第二場辯論賽,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除了大量的泥漿被甩來甩去之外,幾乎沒有什麼新東西。兩人無視主持人,在對方話音沒有落地就互相責罵。除了大家都揪心的生活成本外,中國話題成為辯論焦點。

從一開始,工黨領袖阿爾巴內斯直呼莫里森的名字「斯科特」,這是他在第一次辯論中採用的策略,目的是在心理上不把對方當作總理。

兩人都談到了他們熟悉的領域,提出了如何削減飆升的生活成本的計劃。但是,兩人都未能就如何在大選後使人們的生活更輕鬆提供保證。

第一次激烈的交鋒是莫里森詢問阿爾巴內斯,他的電網升級計劃將花費多少錢。

反對黨領袖拒絕給出一個具體價格,並否認總理暗示的,這將迫使電力公司將高成本轉嫁給客戶。

阿爾巴內斯試圖反駁,詢問總理在雪水電2.0項目上花了多少錢,莫里森回答說50億澳元。

這是莫里森的一貫特點,急於顯示他對細節的關注,他對國家的債務水平、利率和貸款期限張口就來。

阿爾巴內斯比以往的交鋒中更加自信。他試圖利用工資停滯不前和聯盟黨未能建立反腐敗機構的問題來反駁對手。

然而,每當莫里森的個人誠信受到質疑時,他就稱之為「政治攻擊」。

「你不需要喜歡我」,莫里森再次告訴選民,「這不是你喜歡某人或不喜歡某人的選擇。」

辯論重點:國家安全和中國問題

在這場辯論中,兩位領導人之間最激烈的時刻是關於國家安全和達爾文港租給一家與中國政府有聯繫的公司。

莫里森試圖與該租約撇清關係,堅持說這是北領地地方政府的事情。

莫里森將工黨副領袖Richard Marles和中國政府的聯繫作為反駁點,稱Marles近幾個月來反覆做的事情就是會見中國大使。

兩人後來都談到了尊重婦女的重要性。

但這一點很快就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因為他們都毫無顧忌地對辯論主持人Sarah Abo大喊大叫,而後者在兩人特別喧囂的爭執中試圖控制住場面。 

阿爾巴內斯就中國問題接受提問

記者Chris Uhlmann就中國問題向阿爾巴尼斯提問。

Uhlmann:工黨極不情願地承認中國是一個威脅,你說中國已經改變了,你是在過去幾年才開始這麼說的。

阿爾巴內斯:我當時作為工黨的影子財長,反對出租達爾文港。

Uhlmann:在親北京的問題上,一些最響亮的聲音來自你的政黨,你們如何抵制中國?

阿爾巴內斯:這是一個無恥的……誹謗。工黨在國家安全方面一直表現良好。我告訴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我們最黑暗的時刻,澳大利亞靠的是誰?John Curtin,他沒有經過選舉就成為總理。工黨始終認真對待國家安全問題。我們談達爾文港的問題……進入達爾文港經營公司董事會的可不是前工黨部長。

 莫里森:Richard Marles與中國駐澳大使會面的次數有多少?他是你們的副領導人。

阿爾巴內斯:這簡直是一種無恥的誹謗。

莫里森:有多少次,你知道嗎?

阿爾巴內斯:一次。

 莫里森就中國與所羅門群島安全協議被提問

這個問題還是來自記者Chris Uhlmann。

Uhlmann:總理,你已經對中國在所羅門群島的任何軍事基地劃了紅線。這意味着什麼?

莫里森:這意味着澳大利亞認為這完全違背我們的國家利益,我們也認為這違背所羅門群島的國家利益。而且,我們與美國對此持有相似觀點。澳大利亞和美國在珊瑚海的戰鬥已經過去80年了。我們現在又在這裡與我們的夥伴,與新西蘭,與其他許多太平洋國家一起工作,以確保我們能夠確保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Uhlmann:但你確實必須以某種方式執行這一規定。比如說,你會準備阻撓任何在所羅門群島建立軍事基地的企圖?

莫里森:我認為,任何政府圍繞這些問題進行猜測都是非常不明智的。在這樣的國際環境中,必須非常清楚各個夥伴的立場是什麼。這是美國的立場,當然也是我們的立場,我相信這也是太平洋島嶼大家庭的廣泛立場。我認為這不符合所羅門群島政府的利益,他們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這也不是他們所尋求或支持的結果。我相信有這樣的軍事基地不符合他們的國家利益。

Uhlmann:如果我們不知道你說的紅線是什麼意思,那麼談論紅線的意義是什麼,是為了採取行動嗎?

莫里森:它的意思是,每個人都清楚地了解立場是什麼……

Uhlmann:你對紅線是什麼有清楚的理解嗎,因為看起來大家都不知道。

莫里森:人們明白,我們會與合作夥伴合作,以確保阻止它的結果。

下面是阿爾巴內斯的看法:

「這是一次大規模的外交政策失敗。有人評論說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失敗。政府說,他們將加強太平洋地區。但是,這個協議弱化了太平洋地區。我們知道中國在該地區更具侵略性和超前的借貸。我們知道他們正試圖增加他們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兩人旗鼓相當

60分鐘的廣播讓觀眾有機會作出裁決。

在受訪者中,49%的人說阿爾巴內斯是他們喜歡的總理,45%的人支持莫里森,6%的人未作決定。

當被問及他們如何投票時,48%的人選擇工黨,46%的人選擇聯盟黨,6%的人未作決定。

但是,當被問及誰贏得了這場辯論時,觀眾的投票結果是50比50。

許多在2019年觀看辯論的人認為,當時的工黨領袖比爾-肖頓在與莫里森的三場辯論中每場都贏了。

但肖頓不是總理,這加強了辯論在贏得選票方面的有限作用。

雙方都能看到通往勝利的道路,但都沒有十足信心,也不願意直截了當的預測他們能組建多數政府。

雖然工黨在民調中仍然領先,但2019年的傷痕仍在,沒有人願意自信地宣布他們會獲勝。

工黨看到在西澳、昆州和塔州獲勝的可能性。

對於聯盟黨來說,它盯上了悉尼郊區和墨爾本的席位。

一位聯盟黨的消息人士說,他們成功依靠的是莫里森別出差錯,而阿爾巴內斯則是在競選的第一周被問及失業率的時候,就出醜了。

這就是為什麼聯盟黨上周如此迅速地揪住阿爾巴尼斯的NDIS口誤,指責工黨領袖沒有準備好領導國家。

周日晚上沒有什麼大的口誤,只是兩人在大聲喊話。不明就裡的人乍一看,會以為是兩個白髮男人在吵架。

他們將在周三再聚一次,進行最後一次辯論,將在七號台播出,不過在此之前他們兩人可能需要吃一兩片潤喉糖。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