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大妈,给诗歌备个马桶吧

我一直以为贾平凹一辈子只有《废都》可以让性启蒙时代的青年有点阅读冲动,因为他官居作协副主席之后,几乎就没有玩意可看。没想到贾大师还有另外一件独步天下的作品——女儿贾浅浅。看完她的诗,我真的萌发了想替她众筹一个马桶的宏愿。

其实中国现代诗歌没有走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因为此前至少让我“吓尿了”的极端体验就有两回。

第一次就是十多年前 “一级作家”赵丽华的“梨花体”: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乍一看像是疯狂按下回车键没收住,一句口水话断成了4句。赵丽华的诗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品位,以为年轻时代没有圆诗人梦并不是抑郁症不够严重,而是因为没有学会合理使用回车键。

第二回就是武汉前官员车延高同志2010年拿了鲁迅文学奖的“羊羔体”: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

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

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

一墙之隔

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

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

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

《徐帆》

车书记明显就实在很多,人家没有投机取巧,拿一句话来断句,而是把一整段表白来断句,虽然不可避免的带着武汉菜市场里面朴实的叫卖气息,但是你赵丽华都能当鲁迅文学奖的评委,我就不能拿个奖吗。

但是显然对于中国诗歌,我作为读者还是太年轻。没想到后面还有贾浅浅的“屎尿体”。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郎朗》

这么一对比,赵丽华和车书记只会使用回车键的创作方式就显得很肤浅了。人家贾浅浅不仅会用回车键,而且屎尿屁乱入,深得老爸粗粝文风的真传。恶心点倒是不要紧,谁一辈子不写点恶心的东西呢?

寂寞的时候

黄瓜

无疑是

最好吃的

《黄瓜,不仅仅是吃的》

这首诗你细品,不看作者名字,你可能以为是在岛国爱情片中成长起来的某个中年大叔乱开车。谁能想到是贾家嫡传?贾浅浅听名字像个少女,其实已经是42岁的妥妥的中年大妈了。所以由衷赞美黄瓜可能也不奇怪——生活实用具确实值得赞美。

这个钟情于屎尿和黄瓜的中年文艺少女,2003年从西北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自己老爸当院长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当教师,目前还是在读博士,但已经是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她简历中列出的 8 篇论文、2本著作、1个课题中,有5篇是研究老爸贾平凹的。

当然,前有孙子研究爷爷,你也不能说女儿研究老爸就有什么不妥,毕竟都属于DNA自带的家谱研究。但是贾浅浅的研究明显要胜一筹,毕竟自家老爸还活着,可以互粉互吹。贾平凹就专门写文章称赞女儿诗歌的语言能力远远超越了自己,“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有那么多奇思妙想!”

那是,整个中国有几个敢于把“屎尿屁”乱入文字的诗人呢,除了门口放着不知道干不干净的石狮子的贾府,谁敢开这个脑洞。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也不是白当的。此前她还在自己实名的微博上痛骂方方:汉奸不要吃中国菜!

贾浅浅首部个人诗集《第一百个夜晚》发布的时候,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盛赞” 有的人可能写了一辈子也未曾像她这样天然靠近诗歌本身 “;诗人西川说贾浅浅的诗有难得的幽默感,对当代诗有开拓性;诗评家欧阳江河则认为贾浅浅《我的娘》很有 ” 灵性 “。

这些给女儿的评价,不知道贾大师听见没有。毕竟文学圈子就这幺小,捏着鼻子捧臭脚也真心不容易。如果不是好事者眼红,一定要把这事捅出来鞭挞,文学江湖里面本来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景象。

当然,我们都相信那句名言: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还好浅浅大妈算是“文二代”,纵然对屎尿和黄瓜有些偏好,终究止于浮名浮利。我觉得她最正确的方向,就是研究老爸还需要再深入一点。这样的老爸才是创作的真源泉。我忍不住也想跟随浅浅大妈的思路,赋诗一首:

毕竟

天底下的

好东西

除了黄瓜

还有

老爸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