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资料恐被送中? 专家:确实存在风险

遭中国封杀的新兴语音社群平台“Clubhouse(精英俱乐部)”全球掀起热潮,爆出该APP平台有中资背景,美国研究机构最新示警,Clubhouse用户数据可能有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潜在风险。虽然Clubhouse官方响应称会在近日更新软件,加强安全措施,但是已引发外界疑虑聊天内容和个资陷入安全风险。

近期不少人加入火热的语音社群平台Clubhouse(精英俱乐部)“开房间”,和世界各地的人聊天,无论新疆、西藏、香港、六四等敏感议题百无禁忌,还有和各国名人聊天的机会。 

但是外媒揭露Clubhouse实时语音聊天核心技术,是由在中国上海、美国硅谷设双总部的“声网”(Agora)音讯技术公司所研发。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规定,中国全体须协助情报搜集,Clubhouse要求使用者在注册时提供手机号码,并授权软件开发商能检视该用户通讯簿上联络人列表,外界质疑,非用户的个资,很可能被使用者曝露而不自知。 

斯坦福网络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SIO)12日进一步公布研究报告更示警,Clubhouse用户数据很可能落入中国政府手中。该机构观察到在Clubhouse聊天室数据被传送到一个中国的服务器上,声音数据则会从一个中国的服务器中传送到其他服务器内。而声网(Agora)为Clubhouse提供后台基础架构,很可能有渠道获取用户原始音频数据甚至将数据“送中”。 

对此,Clubhouse官方声明表示,72小时内将进行软件更新,强化数据安全,包括额外加密及封锁。 

台湾资安专家、台北大学犯罪学系助理教授沈伯洋在脸书分享最新研究报告也指出, Clubhouse 以明文形式传送使用者及聊天室的ID,而位于中国的Agora(声网)拥有加密密钥可以解开加密的声音档案。沈伯洋1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如果Clubhouse不修正软件,中国有可能取得声纹数据和用户注册数据。 

沈伯洋说:“这个声纹数据的架构本身就是在中国声网在建立,不一定最终存取资料在中国那边,但是中途可以经过那边,如果中途经过,他把它留下来,如果内容没有加密,他就可以解开、打开来看。” 

沈伯洋:软件未修正加密前 建议不使用或限制权限 

沈伯洋提到,声音可以拿来伪造、合成、诈骗使用,但是站在中国政府的角度,他们更重要是知道那一些人在聊天、聊什么内容、倡导什么人权议题,以进而去追踪、找出那些人,进行施压等动作。目前知道可能存在这种风险,但不知道中国政府能不能这么做?以及有没有这么做? 

沈伯洋表示,这一类语音聊天软件在中国蛮多的,中国政府对国内研发的软件可以掌握,不是新闻,但Clubhouse的价值在于,它看来是一家硅谷公司,加入的人来自海外、世界各地都有,中国政府更可以接触平常接触不到的海外华人。 

沈伯洋建议,在Clubhouse还没有修正、加密之前,不要使用比较理想,或是在里面先不要发言、不要把通讯簿打开给他、要上传时先关掉通讯簿,或者用另外一支手机注册,使用时不把权限打开最安全。 

斯坦福网络观察站的报告发布后,有台湾网民就在脸书广传并提醒Clubhouse的音讯会被送中,呼吁抗中保台要从自己做起,不要因为使用Clubhouse聊敏感话题,牵累到在新疆、西藏、香港的友人,成为中国政府入人于罪的理由。 

NGO工作者:中国公安很可能也在房间里 

台湾废除死刑联盟执行长,也是西藏台湾人权联机理事林欣怡在农历年假期,就在Clubhouse参与三次房间讨论死刑存废、西藏等议题,各有上百人参加。她表示,透过这个平台可以跟不同的人对等发言,听到很多真实的意见,有更多交流机会,但因为什么话题都能谈,什么人都能自由参加,还有无声的房间,不讨论只观看和搜寻追踪使用者,确实有风险存在。 

林欣怡说:“那天有看到台湾是中华民国毒瘤啊什么的,蛮多政治性,也有很多轻松话题在上面,有些标题写不是要来批评,是来谈一下你对什么议题的印象等等。 

林欣怡提到,议题结束后,Clubhouse上确实找不到任何信息,也没办法回溯,而有些开房间者,会公告同时进行录音或直播让参与者都知道。不过,若真有用户私下用其他软件录音确实难以防范。 

林欣怡说,她从事社会运动,在媒体、公开管道都讲同样的事情,而且人在台湾,目前不担忧安全问题。中国渗透无所不在,谨慎小心是必要的,看之后该软件的发展状况如何,再决定未来使用方式。 

台湾使用者:所有社交软件都可能存在风险 

一名台湾漫画迷、不愿具名的民众小Y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中国还没有对Clubhouse封墙前,他8日在流亡澳洲的中国艺术家巴丢草开的“那个房间”,听到很多来自墙内的中国人接棒发声,艾未未也在其中。 

小Y说:“澳洲籍艺术家巴丢草开一个房间说,听说有人因为上Clubhouse被请去喝茶,所以他想问有没有人这样的经验?我好奇进去听,非常多中国人进来讲自己被请喝茶的经验,不是因为Clubhouse被请喝茶,而是过去发生被请喝茶的经验。那个房间从几百人,到五千人满房的时候,那时可能中国还没有意识到Clubhouse,不过当晚这个软件就被中国封掉了。” 

小Y说,他在Clubhouse最喜欢听一些关于漫画家的讨论,或是谈星座、八挂、听听国际局势的分析,大部份时间不举手发言,只是听别人瞎聊。目前他还不会因为Clubhouse存在“被送中”的风险而停用。 

小Y说:“我相信脸书也在监控我的声音,去下对的广告。所以我觉得所有的软件都是危险的,只是在这个时代里头,你要怎么选择?对我来说是这样,会不会流入中国?这个我现在不知道,我也不会现在因为这样不使用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