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資料恐被送中? 專家:確實存在風險

遭中國封殺的新興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精英俱樂部)」全球掀起熱潮,爆出該APP平台有中資背景,美國研究機構最新示警,Clubhouse用戶數據可能有落入中國政府手中的潛在風險。雖然Clubhouse官方響應稱會在近日更新軟件,加強安全措施,但是已引發外界疑慮聊天內容和個資陷入安全風險。

近期不少人加入火熱的語音社群平台Clubhouse(精英俱樂部)「開房間」,和世界各地的人聊天,無論新疆、西藏、香港、六四等敏感議題百無禁忌,還有和各國名人聊天的機會。 

但是外媒揭露Clubhouse實時語音聊天核心技術,是由在中國上海、美國硅谷設雙總部的「聲網」(Agora)音訊技術公司所研發。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規定,中國全體須協助情報搜集,Clubhouse要求使用者在註冊時提供手機號碼,並授權軟件開發商能檢視該用戶通訊簿上聯絡人列表,外界質疑,非用戶的個資,很可能被使用者曝露而不自知。 

斯坦福網絡觀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SIO)12日進一步公布研究報告更示警,Clubhouse用戶數據很可能落入中國政府手中。該機構觀察到在Clubhouse聊天室數據被傳送到一個中國的服務器上,聲音數據則會從一個中國的服務器中傳送到其他服務器內。而聲網(Agora)為Clubhouse提供後台基礎架構,很可能有渠道獲取用戶原始音頻數據甚至將數據「送中」。 

對此,Clubhouse官方聲明表示,72小時內將進行軟件更新,強化數據安全,包括額外加密及封鎖。 

台灣資安專家、台北大學犯罪學系助理教授沈伯洋在臉書分享最新研究報告也指出, Clubhouse 以明文形式傳送使用者及聊天室的ID,而位於中國的Agora(聲網)擁有加密密鑰可以解開加密的聲音檔案。沈伯洋1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如果Clubhouse不修正軟件,中國有可能取得聲紋數據和用戶註冊數據。 

沈伯洋說:「這個聲紋數據的架構本身就是在中國聲網在建立,不一定最終存取資料在中國那邊,但是中途可以經過那邊,如果中途經過,他把它留下來,如果內容沒有加密,他就可以解開、打開來看。」 

沈伯洋:軟件未修正加密前 建議不使用或限制權限 

沈伯洋提到,聲音可以拿來偽造、合成、詐騙使用,但是站在中國政府的角度,他們更重要是知道那一些人在聊天、聊什麼內容、倡導什麼人權議題,以進而去追蹤、找出那些人,進行施壓等動作。目前知道可能存在這種風險,但不知道中國政府能不能這麼做?以及有沒有這麼做? 

沈伯洋表示,這一類語音聊天軟件在中國蠻多的,中國政府對國內研發的軟件可以掌握,不是新聞,但Clubhouse的價值在於,它看來是一家硅谷公司,加入的人來自海外、世界各地都有,中國政府更可以接觸平常接觸不到的海外華人。 

沈伯洋建議,在Clubhouse還沒有修正、加密之前,不要使用比較理想,或是在裡面先不要發言、不要把通訊簿打開給他、要上傳時先關掉通訊簿,或者用另外一支手機註冊,使用時不把權限打開最安全。 

斯坦福網絡觀察站的報告發布後,有台灣網民就在臉書廣傳並提醒Clubhouse的音訊會被送中,呼籲抗中保台要從自己做起,不要因為使用Clubhouse聊敏感話題,牽累到在新疆、西藏、香港的友人,成為中國政府入人於罪的理由。 

NGO工作者:中國公安很可能也在房間裡 

台灣廢除死刑聯盟執行長,也是西藏台灣人權聯機理事林欣怡在農曆年假期,就在Clubhouse參與三次房間討論死刑存廢、西藏等議題,各有上百人參加。她表示,透過這個平台可以跟不同的人對等發言,聽到很多真實的意見,有更多交流機會,但因為什麼話題都能談,什麼人都能自由參加,還有無聲的房間,不討論只觀看和搜尋追蹤使用者,確實有風險存在。 

林欣怡說:「那天有看到台灣是中華民國毒瘤啊什麼的,蠻多政治性,也有很多輕鬆話題在上面,有些標題寫不是要來批評,是來談一下你對什麼議題的印象等等。 

林欣怡提到,議題結束後,Clubhouse上確實找不到任何信息,也沒辦法回溯,而有些開房間者,會公告同時進行錄音或直播讓參與者都知道。不過,若真有用戶私下用其他軟件錄音確實難以防範。 

林欣怡說,她從事社會運動,在媒體、公開管道都講同樣的事情,而且人在台灣,目前不擔憂安全問題。中國滲透無所不在,謹慎小心是必要的,看之後該軟件的發展狀況如何,再決定未來使用方式。 

台灣使用者:所有社交軟件都可能存在風險 

一名台灣漫畫迷、不願具名的民眾小Y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中國還沒有對Clubhouse封牆前,他8日在流亡澳洲的中國藝術家巴丟草開的「那個房間」,聽到很多來自牆內的中國人接棒發聲,艾未未也在其中。 

小Y說:「澳洲籍藝術家巴丟草開一個房間說,聽說有人因為上Clubhouse被請去喝茶,所以他想問有沒有人這樣的經驗?我好奇進去聽,非常多中國人進來講自己被請喝茶的經驗,不是因為Clubhouse被請喝茶,而是過去發生被請喝茶的經驗。那個房間從幾百人,到五千人滿房的時候,那時可能中國還沒有意識到Clubhouse,不過當晚這個軟件就被中國封掉了。」 

小Y說,他在Clubhouse最喜歡聽一些關於漫畫家的討論,或是談星座、八掛、聽聽國際局勢的分析,大部份時間不舉手發言,只是聽別人瞎聊。目前他還不會因為Clubhouse存在「被送中」的風險而停用。 

小Y說:「我相信臉書也在監控我的聲音,去下對的廣告。所以我覺得所有的軟件都是危險的,只是在這個時代裡頭,你要怎麼選擇?對我來說是這樣,會不會流入中國?這個我現在不知道,我也不會現在因為這樣不使用它。」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