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人权律师 曝曾遭酷刑发布不自杀声明

曾代理多宗公民维权案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2019年底因涉危害国家安全,处于取保候审状态。常玮平10月16日发布视频,曝光曾被酷刑及监控,并自称无罪、只是尽职责在捍卫受害者,还发表不自杀、不请官派律师的声明。常玮平22日失去联络,且被当局以涉嫌违法犯罪,采取“指定场所监视居住”措施再度拘禁,但家属均不知具体罪名。

综合“南方傻瓜关注群”与《苹果日报》23日报导,2019年12月中,中国多名维权律师及异议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中国时政及公民社会等,事后遭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煽颠罪)”拘捕多人,包括常玮平。常玮平被拘押10日后取保候审,但得以留在家鄕陕西宝鸡,并于今年1月12日因涉及“厦门公民聚会案”被监视居住。

10月22日下午,宝鸡市公安局高新身份局的警员将他带走。与此同时,警方前往了常玮平在广东的家,常玮平的妻子目前在那边工作。22日晚间,常玮平律师妻子接获宝鸡张姓国保的电话说,常玮平因“涉嫌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家属目前仍不知常玮平涉嫌的具体罪名为何。本次已是常玮平在因厦门聚餐案被拘后,第二次遭“指定场所监视居住”。

家属也表示,常玮平被带走之前,并没有听他提起过出现任何异常,现时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书,但已有律师介入此案。 

拍摄视频发布声明“我无罪且遭到严酷的酷刑”

在出事前数日,也就是10月16日,常玮平拍摄视频发布声明,并将此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常玮平透过视频,除了回顾自厦门聚会以来的点滴,并强调自己“无罪”,至于他2019年12月8日前往厦门,“纯粹就是去讨论一些律师职业的困境、社会热点事件和公益法律的经验交流,完全是在践行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根本不存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常玮平表示,身为人权律师,他自认为与其它律师都在推动著社会的进步,或者,作为一个公民尽到了对身边同胞及社会的义务。若不被奖励,也不应当被如此对待。

常玮平强调,“我们根本没有犯任何的罪过”,目前当局对他“采取的取保候审,当然就是错的”。并表示,此前对他启动的刑事侦查手段、程式,应当立即撤销及废止。但他也无奈表示,过去大多数情况下,仅希望以时间换空间,“我因为没有枪,没有办法像鸟一样飞翔,飞离这个国土,所以我只能接受这样一种安排,尽量避免冲突。”并希望能在一年的取保候审期满之时,也就是2021年1月23日能够真正恢复自由。

常玮平针对取保后的生活日志也做了个总结及声明,他除了再次强调“我无罪”之外,还吐露“在被追诉的过程中,受到了宝鸡市公安局严酷的酷刑。”并说明,自己“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后续造成的伤害则是,“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

陕西人权律师,遭酷刑,自杀声明,常玮平
(图:Free-Chang-Weiping-常玮平FB截图)

常玮平说,当结束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后,官方却在他取保候审期间,不断派警察来骚扰他,影响了他正常的生活。

常玮平强调,他在这10个多月内没有办法出去,没有办法跟家人团聚,身体和精神也深受伤害。目前的他正处在经常失眠、特别无法集中注意力的状态中,但他也特别说明,“一旦出现重新失去自由的状态”,他既不会去自杀,也不会去自残。并声明,目前虽然很焦躁,但他没有致命性的重大疾病,“也不接受官派的律师”,且已自行委托律师。

常玮平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以一个反抗者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也希望看见这个视频的家人、朋友能够理解他。并声称,他现在受到的对待,不是他想要的、也非自己能决定的。

常玮平表示,他若因此失去自由,失去生命,自己当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若有人受到波及,他很抱歉。但他也强调,“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在我”。

现年36岁的常玮平,是中国维权律师的新生代。他自2013年开始担任律师,日后接手的案件均与公民权益有关。依“南方傻瓜关注群”表示,常玮平多年来为了公益法律案、维权案件奔走辩护,曾代理或是作为原告提出过多项公益诉讼,包括乙型肝炎歧视、爱滋歧视、性别歧视、职场性骚扰等议题,也曾担任多名访民、人权捍卫者的辩护律师;他也是“就业歧视律师团”、“彩虹律师团”及“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曾发起“爱滋就业歧视法律谘询月”活动,常年为了遭受就业歧视的爱滋病感染者、疫苗受害者、求职女性等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的法律谘询服务。

不过,常玮平在2019年底就已经被注销律师执照。

维权网24日发布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的一篇声明,声明称,中国司法文明应丢掉一切报复和逼迫的思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