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人權律師 曝曾遭酷刑發布不自殺聲明

曾代理多宗公民維權案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2019年底因涉危害國家安全,處於取保候審狀態。常瑋平10月16日發布視頻,曝光曾被酷刑及監控,並自稱無罪、只是盡職責在捍衛受害者,還發表不自殺、不請官派律師的聲明。常瑋平22日失去聯絡,且被當局以涉嫌違法犯罪,採取「指定場所監視居住」措施再度拘禁,但家屬均不知具體罪名。

綜合「南方傻瓜關注群」與《蘋果日報》23日報導,2019年12月中,中國多名維權律師及異議人士在廈門聚會,討論中國時政及公民社會等,事後遭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煽顛罪)」拘捕多人,包括常瑋平。常瑋平被拘押10日後取保候審,但得以留在家鄕陝西寶雞,並於今年1月12日因涉及「廈門公民聚會案」被監視居住。

10月22日下午,寶雞市公安局高新身份局的警員將他帶走。與此同時,警方前往了常瑋平在廣東的家,常瑋平的妻子目前在那邊工作。22日晚間,常瑋平律師妻子接獲寶雞張姓國保的電話說,常瑋平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屬目前仍不知常瑋平涉嫌的具體罪名為何。本次已是常瑋平在因廈門聚餐案被拘後,第二次遭「指定場所監視居住」。

家屬也表示,常瑋平被帶走之前,並沒有聽他提起過出現任何異常,現時也沒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書,但已有律師介入此案。 

拍攝視頻發布聲明「我無罪且遭到嚴酷的酷刑」

在出事前數日,也就是10月16日,常瑋平拍攝視頻發布聲明,並將此視頻發布在YouTube上。常瑋平透過視頻,除了回顧自廈門聚會以來的點滴,並強調自己「無罪」,至於他2019年12月8日前往廈門,「純粹就是去討論一些律師職業的困境、社會熱點事件和公益法律的經驗交流,完全是在踐行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根本不存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

常瑋平表示,身為人權律師,他自認為與其它律師都在推動著社會的進步,或者,作為一個公民盡到了對身邊同胞及社會的義務。若不被獎勵,也不應當被如此對待。

常瑋平強調,「我們根本沒有犯任何的罪過」,目前當局對他「採取的取保候審,當然就是錯的」。並表示,此前對他啟動的刑事偵查手段、程式,應當立即撤銷及廢止。但他也無奈表示,過去大多數情況下,僅希望以時間換空間,「我因為沒有槍,沒有辦法像鳥一樣飛翔,飛離這個國土,所以我只能接受這樣一種安排,儘量避免衝突。」並希望能在一年的取保候審期滿之時,也就是2021年1月23日能夠真正恢復自由。

常瑋平針對取保後的生活日誌也做了個總結及聲明,他除了再次強調「我無罪」之外,還吐露「在被追訴的過程中,受到了寶雞市公安局嚴酷的酷刑。」並說明,自己「被鎖在寶鈦賓館招待所的房間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時,10天的時間,這是一種極端的酷刑」。後續造成的傷害則是,「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到現在依然是麻木的、沒有知覺或者知覺不正常。」

陝西人權律師,遭酷刑,自殺聲明,常瑋平
(圖:Free-Chang-Weiping-常瑋平FB截圖)

常瑋平說,當結束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後,官方卻在他取保候審期間,不斷派警察來騷擾他,影響了他正常的生活。

常瑋平強調,他在這10個多月內沒有辦法出去,沒有辦法跟家人團聚,身體和精神也深受傷害。目前的他正處在經常失眠、特別無法集中注意力的狀態中,但他也特別說明,「一旦出現重新失去自由的狀態」,他既不會去自殺,也不會去自殘。並聲明,目前雖然很焦躁,但他沒有致命性的重大疾病,「也不接受官派的律師」,且已自行委託律師。

常瑋平認為,自己「從來不是以一個反抗者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他也希望看見這個視頻的家人、朋友能夠理解他。並聲稱,他現在受到的對待,不是他想要的、也非自己能決定的。

常瑋平表示,他若因此失去自由,失去生命,自己當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若有人受到波及,他很抱歉。但他也強調,「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在我」。

現年36歲的常瑋平,是中國維權律師的新生代。他自2013年開始擔任律師,日後接手的案件均與公民權益有關。依「南方傻瓜關注群」表示,常瑋平多年來為了公益法律案、維權案件奔走辯護,曾代理或是作為原告提出過多項公益訴訟,包括乙型肝炎歧視、愛滋歧視、性別歧視、職場性騷擾等議題,也曾擔任多名訪民、人權捍衛者的辯護律師;他也是「就業歧視律師團」、「彩虹律師團」及「問題疫苗志願團」的成員,曾發起「愛滋就業歧視法律諮詢月」活動,常年為了遭受就業歧視的愛滋病感染者、疫苗受害者、求職女性等弱勢群體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

不過,常瑋平在2019年底就已經被註銷律師執照。

維權網24日發布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的一篇聲明,聲明稱,中國司法文明應丟掉一切報復和逼迫的思維。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