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国家电视台发布纪录片 聚焦孔子学院的另类面孔

近日,芬兰国家广播电视台YLE的专栏节目“聚焦”(Spotlight)制作的《校园中的中共政府》(Kiinan valtio kampuksella)调查纪录片,在网络和多个电视频道中陆续播出。片中详细介绍孔子学院是如何帮助中国当局在海外限制学术自由、宣传意识形态的。

YLE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上述纪录片和相关报导,通过对多位中国问题专家的采访,指出孔子学院是中共宣传机器的一部分。

名牌大学的“污点”

2012-2014年,芬兰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Anja Lahtinen领导过赫尔辛基的孔子学院。她用“品牌污点”这个词来形容赫尔辛基大学的孔子学院。

Lahtinen在接受采访时说:“近年来,有数十家大学关闭了孔子学院,因为它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官方宣传机器的一部分。例如,瑞典关闭了所有的孔子学院。现在赫尔辛基也应该做同样的事情,因为孔子学院已经成为名牌大学的污点。当人们已经看到了弊端,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运作?”

曾经在孔子学院董事会任职多年的东亚语言和文化教授Juha Janhunen,是赫尔辛基大学的名誉教授,刚退休不久。Janhunen在采访中说,大学和孔子学院的合作“消耗了不必要的资源,而我们本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去使用这些资源。同时还有学术自由的问题。我们不必维护限制言论自由的孔子学院。”

限制学术自由 欧洲多国关闭了孔子学院

Janhunen和Lahtinen都建议将孔子学院从芬兰的大学里移出去。

YLE报导说,全世界不同的国家已经关闭了将近50家的孔子学院。去年年底,比利时当局指责布鲁塞尔孔子学院前院长从事中共间谍活动后,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终止了与当地孔子学院的合作。

法国里昂大学早在2013年就结束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该大学的管理层认为中共派遣孔子学院的院长,就是一件值得质疑的事,还有限制学术自由。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在2015年关闭了孔子学院。大学副院长Astrid Soderbergh Widding在Dagens Nyheter杂志上发表文章说,“一般来说在大学里内部设立另一个国家资助的研究机构是非常有问题的操作方式。”

《校园中的中共政府》纪录片表示,赫尔辛基的孔子学院试图限制关于中国政府敏感的话题,包括西藏问题。

纪录片中,一位研究人员表示,孔子学院工作人员批评她关于西藏的演讲,对这事反应非常强烈,说为什么把中国讲的那么负面,在同一年,中国当局拒绝给她发放签证,由于担心批评中共而导致签证再次被拒,她在采访中使用匿名。

赫尔辛基孔子学院的前负责人Anja Lahtinen说,大学是以持续发展学术自由为使命的学府。但是她担任孔子学院院长时,跟北京派来的副院长配合不顺利,工作变得很困难。

她指出,“这位副院长跟中国大使馆有密切关系”,而且“不具有学术背景,副院长使用中国教授的头衔,但是他在这里没有作为和能力。关键在于,他是中国员工的老板,可以向中国政府汇报。”

中国借孔子学院向海外施加影响力

YLE报导,最初,孔子学院被认为是各个国家获得急需的中国通的好渠道。中国是成长中的超级大国,这就是为什么了解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很重要。然而,很多专家称,孔子学院已经成为中共施加影响力的工具。”

现任的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院长Julie Chen在接受YLE采访时说:“在孔子学院的文字条款中没有拒绝讨论三个T(天安门,台湾,西藏)话题。没有在纸张上,没有在我签的合同上。但是很多孔子学院的院长在意识中明白,合作伙伴是来自中国。这意味着最好不要安排这3T的话题内容。”

斯德哥尔摩前孔子学院院长,名誉教授Juha Janhunen在节目中说:“现在证实它(孔子学院)朝着中国政府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因此应该重新评估目前的情况。”

斯德哥尔摩前孔子学院院长,现任名誉教授Torbjörn Lodén向YLE表示:“斯德哥尔摩大学在创办文件中为该学院制定了自己的规则,但是中方想自己制定新的规则。孔子学院北京总部建议,该部门的活动应遵守中国的法律。而斯德哥尔摩从未接受过中方的提议。”

比利时孔子学院院长被指从事间谍活动

比利时《晨报》去年10月报导,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院长宋新宁因涉嫌间谍行为,八年内被禁止入境比利时和申根区。

《晨报》披露,宋新宁在比利时居住了十多年,在当地十分活跃。他为中共情报部门招募人员,并在当地中国学生和商界人士中招聘线人。比利时安全部门认为,宋新宁所从事的干预和间谍活动威胁到国家安全。去年7月,宋和妻子在中国申请新的赴比利时工作签证时被拒绝。

报导还指出,中国当局每年为VUB大学提供20万欧元经费。比利时国安部门曾就大学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发出提醒,但是被大学忽视。

据中国官媒报导,中国近年来在全球近150个国家建立了超过500所孔子学院和逾千个中小学孔子课堂。截至2018年,仅在美国一国,当局就投入至少1.58亿美元开设了100多所孔子学院,在519多所中小学开设了专门教授中文课程的孔子学堂。

孔子学院自建成以来被视为规模最大的中国官方对外宣传机构。外界不断质疑,其表面上是为推广中文和文化,实际上是对各国家进行宣传渗透,随之而来的争议不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