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州长 Andrews两次秘密“受审” 被呼吁下台

维州独立反腐委员会(IBAC)近期接连两次传唤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秘密出庭,询问他与一个涉嫌腐败土地交易的房地产商的关系,及工党的不当招募和滥用资金问题。一项呼吁Andrews在IBAC报告定稿前辞职的动议已被提交给维州议会。与此同时,新州州长Dominic Perrottet 宣布为该州廉政公署增加拨款。 

澳洲人报报道,IBAC对Andrews的调查之一因为“Sandon行动”,这是IBAC的一项为期两年的马拉松式调查,涉及房地产开发商John Woodman、Casey市议员和工党议员的现金交易丑闻。 

一周后,IBAC又因“Watts行动”对Andrews进行了秘密审问,该行动是对澳大利亚工党内不当招募和滥用公共资金的调查。 

澳洲人报披露,在调查中,Andrews被问及他与房地产开发商Woodman的关系。听证会的焦点之一是查明Andrews是否得到过他的手机号码。Andrews起初承认,与Woodman关系密切的工党说客Philip Staindl可能向他提供过Woodman的电话号码。 

然而,他随后推翻了自己的证词,告诉IBAC听证会,他极不可能要求或得到Woodman的电话号码。

虽然 “Sandon行动 “最初侧重于指控Casey议员做出了有利于Woodman的规划,以换取捐款,但IBAC的调查范围扩大到了Woodman与工党厅长和州长的关系。

IBAC对Andrews和Woodman参加相同的筹款政治活动这一事实特别感兴趣,该机构重点关注的问题是,大量捐款是否在厅长一级带来了特权,以及工党议员是否因为大量捐款而对Woodman产生了义务感。 

“Sandon行动”调查始于2018年,今年1月,前Casey市市长Amanda Stapledon在收到IBAC的报告草案后仅几天就自杀了,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朋友和支持者将她的死亡归咎于IBAC让她接受公开听证及冗长的调查,说这个过程让她感到羞辱、偏执和被孤立。而Andrews两次获得了在非公开听证会上接受审查的权利,使他免受公众监督,这一点可能会加剧IBAC对待像Stapledon这样的证人方式的争论。一个议会委员会已经对IBAC表现开始了审查。

IBAC没有回答为什么Andrews的出庭是闭门举行而不是公开进行。只说“Sandon行动”的特别报告草案目前正在经历一个自然公正的过程。这个过程为参与调查的人提供了一个合理的机会来回应与他们有关的材料。并表示不会对该调查作任何进一步的评论。 

维州上议院反对党David Davis已经向议会提交了一项动议,要求州长Andrews在IBAC“SAndon行动”报告提交给议会之前,不承担所有官方责任,不参与任何管理或行政决策。 “诚信是不容质疑的”,Davis说。 

同一时间,在新州反腐败委员会(ICAC)和州政府之间进行了多年的资金争夺后,新州州长Dominic Perrottet5月10日周二同意,将不断增加对该机构的拨款。

Perrottet已经敲定了一个新的模式,将在下个月的预算中为ICAC提供更多资金,并增加其总体基线资金。

Perrottet的决定没有达到该委员会一直在推动的独立模式,但比以前的安排有很大的进步。以前,ICAC必须向州长书面要求获得额外的资金。而现在,可通过财政厅长申请补充资金,然后由新州财政厅的一个专家小组决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