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建议:孩子返校的心理辅导

武汉肺炎COVID-19)大流行中重返校园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至少对儿童而言是不安的。 心理学家霍恩(Bettina Hohnen)和吉尔莫(Jane Gilmour)在这里,就父母如何帮助子女做好心理准备提出建议。

如果您觉得可以返校,您的孩子也会同样感受

回到学校通常意味著要进入熟悉的例行日程,但是现在,从校园单行线系统到操场规则,一切都不同了。 如果您的孩子对返校表示担忧,请用镇静的言语和动作进行交流,以表达学校的安全。 这将大大增加他们顺利过渡的机会。 学期开始前,为您的孩子准备好必要的信息。 尽管所有年龄段的孩子都应该能适应可能的变化,但小学儿童可能需要您带领他们度过新的上学日。 让他们放心,即使他们忘记了奇怪的Covid-19规则也没关系,需要时间来学习新事物。

写下您可以预测的,并接受您无法预测的

一致性和条理性可为孩子创造一种安全感。 通过按计画标记可保证的事件或安排固定的家庭进餐时间来创建可预测性。 保持善良和坚定,尤其是在睡眠和技术方面,是发出可预测性的另一种方式。 外面的世界可能会改变; 甚至可能还会有另一次封锁,因此谈论这种偶然性,并视为滋扰而不是灾难。 使用熟悉的情景来解释这些不熟悉的事件。 比如腹泻发生,学校规则就会改变,Covid-19爆发也会如此影响学校。 将Covid-19纳入可识别的框架意味著孩子将使用现有的应对策略。 始终如实回答他们的问题,否则您可能会失去信任,世界对他们而言会感到更加不确定,但要为幼儿运用开阔的想法。 如果您承认不知道答案也是可以的。

支持您的孩子面对烦恼

分开一段时间会使我们感到焦虑,一些孩子担心重返校园。 作为父母,我们的工作是帮助他们忍受焦虑并保持更大的视野。 即使是年幼的孩子,也可能会听到令人恐惧的新闻头条或谈话,因此要树立一种冷静务实的态度,以减少他们的焦虑程度。 如果您的孩子不愿回校,请找出原因。 按轻重顺序列出担忧的问题清单(通常是个启示,因为对他们来说的主要担忧,对您来说似乎微不足道)。 当焦虑不安时,回避永远不是答案。 对某事的想法通常比实际去做更让人不安,因此请使用分步计画,镇定、友好和坚定地支持孩子回到学校。 奖励实现第一步,因为第一步都是最具挑战性的。

年轻的大脑冷静时学得最好

另一方面,排在您的担心清单首位的问题可能是您的孩子在学校落后了。 对于准备恢复学习的学生,父母的热情很重要。 其他人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对他们来说,太多的学术压力会适得其反。 我们知道大脑需要先感到镇静,然后才能有效学习,因此,父母和老师应该将孩子的健康放在首位,然后才能获得成功。 现在,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善良和关怀来共渡难关。

好友团可能已经发生改变

学校对人际关系的重视程度与学业一样重要,因此,当孩子们考虑自己在班级或小型好友团中的状态时,可能会感到不安。 谈论好友的变化是需要的,这将帮助他们适应并乐于改变,这有利于建立关系。 同时,您可能需要做一些辅助工作,以减轻对社交谨慎的孩子的困扰,因此可以与同学一起组织一些活动。 

对孩子沟通方式做量身定制支持

对于他们的在校生活,有些孩子爱谈论,而另一些则不爱说。 无论您多么著急想弄清楚孩子的校园生活如何,请对安静的孩子保持低调。 放学后给他们空间,然后谈论您的一天–它传达的信息是,您准备好在他们讲话时与他们交谈。 其他孩子可能会谈论很多忧虑,需要帮助,以免他们陷入困境。 总是做保证会行不通。 相反,请他们写下(或画出)他们的担忧,并保存下来以备定期检查是否已经解决了这些担忧。

聆听、思考、再思考(这是最困难的部分)

无论您的孩子是哪种沟通方式,建议都是相似的:先听(很难),然后重述一遍他们说的话,这样他们会知道您听明白了。 这个共鸣意味著孩子们可以弄清楚他们的想法和感受。 简单地倾听和接受就可以极大地治愈。

先同情,然后解决问题

新学期会带来各种情绪,包括兴奋、焦虑、悲伤,甚至可能因损失而生气。 年幼的孩子可能需要帮助为他们命名各种情绪。 不要试图“解决”困难的情绪,而要与他们一起并表示同情。 然后,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如果您的孩子哭泣,想要学校回到原来的样子,首先要表示同情: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回到原来的生活。 承认这很艰难,但他们会克服它,并因此会变得更强大、更明智。 我们都会的。

霍恩(Bettina Hohnen)博士和吉尔莫(Jane Gilmour)博士是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临床心理学家,著有《不可思议的少年大脑:发掘青少年潜力所需了解的一切》(The Incredible Teenage Brai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to Unlock Your Teen’s Potential)一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