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信号局长:“并非所有澳大利亚人都是好人”

综合澳媒报道,联邦政府上月透露,将授予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新权力,借用澳洲信号局(ASD)的能力攻击使用本地服务器的澳洲本土人,此后ASD成为了引起争议的话题。ASD的新任局长Rachel Noble在9月1日一次演讲中表示,新计划并不奇怪,ASD收集澳大利亚人情报的历史已经至少有20年了,这在立法中是公开的,因为“并非所有的澳大利亚人都是好人”。

联邦政府上个月确认了一个计划,其中涉及ASD向AFP提供能力,以追查从事严重犯罪活动的罪犯,如网上恋童癖者和恐怖分子。此外,澳洲的关键基础设施的运营商也必须将有关网络攻击的信息实时传递给ASD,并允许ASD进入其网络,以抵御重大的黑客攻击。

Noble女士周二(9月1日)罕见地在堪培拉国家安全学院发表演讲,说ASD不会对澳大利亚人进行大规模监视,而且确实在收集犯罪情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一些澳大利亚人是外国大国的特工,一些澳大利亚人是恐怖分子,他们拿起武器对准我们的人民和军队,还有一些澳大利亚人是由外国大国培养的间谍,他们不站在我们这边。”“对不起,如果这对你来说是新闻,但并不是所有的澳大利亚人都是好人。

ASD以前的职能主要是对外,利用技术手段搜集国外情报,为澳洲政府和其他部门提供信息和网络安全建议和支持,及为保护澳洲国家利益而发起网络进攻。

而目前,联邦政府正考虑让这个秘密情报机构在本土发挥作用,并希望在今年年底通过新法,赋予ASD在澳洲境内行动的权力。如果法律通过,澳洲最重要、最敏感的运营商将需要向政府提供其系统的详细信息,以创建“近实时威胁场景”。在遭遇严重网络攻击时,政府可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立即让ASD进入其网络系统抵御攻击。

Nobel女士说,澳大利亚的盟国拥有类似的权力,并且“还有许多谨慎的控制措施,可以保护普通的澳大利亚人免受ASD的影响”。

今年,澳大利亚遭到来自国家行为者(据信是中国)的重大网络攻击事件的增加。Noble女士承认,ASD必须对它的“做什么”保持透明,但对“如何做”保守秘密。 “如果我们的对手知道我们将如何做,他们几乎肯定会采取措施阻止我们。就像我们也会那样做一样。”

多年来,ASD的客户群已经从政府部门发展到私营部门,但Noble女士说其“任务没有发生根本改变”。那就是,“我们从收集他人的情报中深刻地学习到如何去保护自己。”

澳洲信号局成立于1947年,但外界直到1977年才知道该机构的存在。这个神秘机构的箴言是“揭开他人的秘密,保护自己的秘密”(Reveal their secrets, Protect our own)。

早期相关文章请见:澳信号局眼中的公民 “不全是好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