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辞职潮:去年逾100万员工换工作

据每日电讯报导,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关于疫情之后“大辞职潮 ”的预测已经成真,去年有高达130万澳大利亚人更换工作。

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数字,意味着全国劳动力的大约10%辞职并转到另一行业或职业。

专家们说,低失业率、封锁引发的对生活重要事项的重新思考以及缺乏耐心的“千禧一代”促成了这种趋势。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工作流动报告还显示,巨大的人员流动潮并不是由裁员引起,裁员只影响了1.5%的劳动力流动,这是自1972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年度比率。

澳大利亚统计局劳工统计主管Bjorn Jarvis说,在截至2022年2月的12个月里,9.5%的就业人员更换了他们的雇主或企业。他们更有可能换成工作时间增加(36%)的工作,而不是换成工作时间相同(33%)或更少(31%)的工作。

CommSec首席经济学家Craig James指出,“超低“的失业率鼓励人们四处寻找新的职位,”特别是如果有更好的薪酬,而且工作时间更灵活”。

Covid期间人们有空闲评估各种可能的选择–退休、创办新企业、把房子搬到郊区或乡下。

新企业的数量继续创下历史新高,在1-3月季度中,澳洲新创企业的数量上升了1.8%,达到创纪录的5.9%,显示出雄心满满的企业家对未来的信心。

36岁的新州Lilyfield企业家Danielle Johansen,是在线个人造型业务Threadicated的首席执行官。

去年,她决定采取 “要么现在或不做”的决心,全职从事自己的生意。虽然她很喜欢在数字营销方面的工作,但她觉得有必要将她的“副业”–在网上为客户进行穿搭造型并销售服装—变成她的全职事业,她非常高兴,“我鼓起勇气,并得到了回报”。

26岁的Craig Jackson也辞去了Telstra六位数年薪的职位,加入了加密货币初创公司Bamboo,担任增长部主管。

这个微型投资应用程序将人们购物后剩下的零钱,投资于比特币和贵金属。

去年年初他开始工作时,公司只有两名员工,现在大约有30名员工,算上兼职人员和合同人员。“我认为这也许就是千禧一代的风格,如果我们不喜欢某样东西,我们就会转到其他领域。” Jackson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