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辭職潮:去年逾100萬員工換工作

據每日電訊報導,新的統計數據顯示,關於疫情之後「大辭職潮 」的預測已經成真,去年有高達130萬澳大利亞人更換工作。

這是自2012年以來的最高數字,意味着全國勞動力的大約10%辭職並轉到另一行業或職業。

專家們說,低失業率、封鎖引發的對生活重要事項的重新思考以及缺乏耐心的「千禧一代」促成了這種趨勢。

澳大利亞統計局的工作流動報告還顯示,巨大的人員流動潮並不是由裁員引起,裁員只影響了1.5%的勞動力流動,這是自1972年有記錄以來的最低年度比率。

澳大利亞統計局勞工統計主管Bjorn Jarvis說,在截至2022年2月的12個月裡,9.5%的就業人員更換了他們的僱主或企業。他們更有可能換成工作時間增加(36%)的工作,而不是換成工作時間相同(33%)或更少(31%)的工作。

CommSec首席經濟學家Craig James指出,「超低「的失業率鼓勵人們四處尋找新的職位,」特別是如果有更好的薪酬,而且工作時間更靈活」。

Covid期間人們有空閒評估各種可能的選擇–退休、創辦新企業、把房子搬到郊區或鄉下。

新企業的數量繼續創下歷史新高,在1-3月季度中,澳洲新創企業的數量上升了1.8%,達到創紀錄的5.9%,顯示出雄心滿滿的企業家對未來的信心。

36歲的新州Lilyfield企業家Danielle Johansen,是在線個人造型業務Threadicated的首席執行官。

去年,她決定採取 「要麼現在或不做」的決心,全職從事自己的生意。雖然她很喜歡在數字營銷方面的工作,但她覺得有必要將她的「副業」–在網上為客戶進行穿搭造型並銷售服裝—變成她的全職事業,她非常高興,「我鼓起勇氣,並得到了回報」。

26歲的Craig Jackson也辭去了Telstra六位數年薪的職位,加入了加密貨幣初創公司Bamboo,擔任增長部主管。

這個微型投資應用程序將人們購物後剩下的零錢,投資於比特幣和貴金屬。

去年年初他開始工作時,公司只有兩名員工,現在大約有30名員工,算上兼職人員和合同人員。「我認為這也許就是千禧一代的風格,如果我們不喜歡某樣東西,我們就會轉到其他領域。」 Jackson說。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