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法医报告推测少女陈彦霖溺毙 资深法医不认同

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疑似“被溺水”而亡的15岁女学生陈彦霖,尸体经法医李毓桦解剖后,仍无法确定死因。李毓桦指,因尸体腐烂未能化验血液、指甲内无衣物纤维等,因而未能确定死因,但以排除法来看,推测陈彦霖或遇溺而亡。不过,资深法医马宣立不同意报告指死因可能与遇溺有关,并指尸体全裸是很大疑点。

综合媒体报导,香港法庭自8月24日起展开为期11天的死因研讯,9月1日传唤当时负责鉴证尸体指甲样本的政府高级化验师李咏文及解剖遗体的法医李毓桦。

李咏文指出,她针对所收到的两个陈彦霖的指甲样本进行化验,并未发现有衣物纤维。不过,她说有可能尸体指甲内的衣物纤维已被冲走,同时强调没发现纤维,并不代表事主没有和他人接触,或发生任何事情。

李毓华则表示,陈彦霖的遗体并没有致命伤势,包括内出血及骨裂,又因其尸体已呈初度至中度腐烂,与死去两至三天的状况吻合,皮肤上有绿色、红色的变色,因此未能从表征推测尸体在海中漂浮时间,也未能排除瘀伤是被遮盖。

李毓华还强调,陈彦霖体内没有药物及毒物残留,但即使私处没有伤势,仍不能排除事主是否被性侵。惟依目前情况来看,在排除其他可能性之下,死因或仍与遇溺有关。然而,会游泳的人会否选择跳海?李毓华向裁判官表示,这在过往处理的案件中比较少见。

对于陈彦霖为何会全裸?李毓华表示他无法解释,指尸体是在海中被发现,有可能是遇溺,但他无法肯定。

资深法医马宣立不认同陈彦霖可能溺毙

对于李毓华所提的法医报告,死因庭9月2日传召专家证人资深法医马宣立作供。马宣立表示,解剖只能证明陈彦霖曾吸入水份,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彦霖是否遇溺。

他说,死者两边肺的重量及胸腔内的水份差异太大,只有左肺及胸腔的情况符合遇溺,且胃部没有发现水,形容情况奇怪。

马宣立指,若死后入水,水份量会比较少,但在任何情况下,两边的入水情况应差不多;案件单靠解剖未能证明陈彦霖具体死因,死者全身赤祼是很大疑点,且内衣不会轻易被水冲走。

陈彦霖谙水性 “疑遭港警性虐后丢入海中”

陈彦霖从去年9月19日起失联,其后有人于9月22日在九龙油塘魔鬼山对出约100米海面发现一具赤裸浮尸,后确认为陈的尸体。由于她生前参加过反送中运动,既是游泳健将,又受过跳水训练,外界对其死因议论纷纷,不少人怀疑她是被港警逮捕后遭到性虐,再将其遗体丢入海水浸泡以湮灭证据。但港警当时调查后认为其死因无可疑,并于10月11日的警方例行记者会交代陈彦霖的遗体已经火化。

陈彦霖死亡悬案引发社会极大争议。青年学院所属办学机构职业训练局去年10月17日发出公开信要求尽快召开死因裁判法庭厘清该校陈同学的死因。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