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孙大午被抓消息网络刷屏

近日,河北知名私营企业家孙大午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罪名逮捕,引发企业界人士及媒体广泛关注,相关消息传出后在社交平台刷屏。他曾明言,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因为他一直认为:做买卖和做人一样,都要心术正,仁义买卖才能长久。但他同时又坦言,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

孙大午被抓网络刷屏

据《南方周末》报导,今年11月11日凌晨1时许,当地警方调派两批人闯入孙大午家中和其公司。据知情人透露,官方抓人时手持冲锋枪、牵着警犬,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孙大午和他的家人及其他高管带走。

孙大午等人被抓后当日下午,大午集团法律顾问、集团法务、孙大午亲属等一行8人,从河北徐水赶往北京,到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与该所主任赵光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咨询。

据赵光介绍,警方当天抓捕了28人,包括孙大午夫妇、孙大午两个儿子、两个儿媳等家人,以及一些公司高管等。此次抓捕过程,官方派出特警夜里统一行动、基本是破门而入。 “至11日下午,上述28人释放了4人”。

大午集团官网显示,孙大午生于1954年6月,河北省徐水县(现徐水区)高林村镇郎五庄村人。 1985年他创立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现为大午集团监事长。

目前,大午集团所有产业已被当地政府全面接管。

孙大午冲击了中共权威

美国之音11月18日报导,孙大午好友、企业家和民权活动人士王应国表示,近年孙大午事业发展快速,他的体育馆可以容纳两万人;大午医院至少有16层;郎五庄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团职工每月只交一元钱,就可看病,做B超和验血的全套体检只要10元,这些受人欢迎的福利冲击到地方政府的权威。

王应国还透露,孙大午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文章包含民主理念。而且,像任志强、胡德华这些人经常到孙大午的温泉酒店相聚。他们私下聊天,让当局不能容忍,甚至被视为是反党聚会。尽管当局找不到证据,但还是会想进办法整治他们。

孙大午曾写道,“建设大午医院的目的不是挣钱,集团战略目标是建设大午城。我们有1万多工人,1万多居民,1万多游客,还有1万多师生,怎么能连个医院都没有?这几万人在这里就业、生活,他们的孩子上学、老人养老……各种消费都在这里。”

他还说,“我有一种理想倾向,想要实现欧洲社会那种生活,富人可以富有,但他不能在天堂;穷人可以贫穷,但他不能生活在地底;现在我们的生活城乡差距太大,贫富差距太大。(农民太苦了)”

“古怪”的亿万富翁

《南非周末》报导指出,现年66岁的孙大午是一位“古怪”的亿万富翁 。他有亿万家产,却生活清苦,没有别墅,没有专车,住在集体宿舍。

 孙大午友人、中国管理科学院农村所研究员姚监复就曾评价:“孙大午是个一面派,从不两面逢迎。”

中国知名作家、改革派知识分子吴思在他的《潜规则》一书中也明言,中国官场上的事,只要弄清楚了背后的潜规则,顺时应变,困难就迎刃而解。但孙大午不吃这一套,他的说法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孙大午曾于2003年5月官方曾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判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而一度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孙大午出狱后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他坦言自己“孤立,不被社会兼容,和大环境不匹配。我明白潜规则,不去适应,依然我行我素,我可以成功,但不会有好下场。”

2012年,他在撰写的《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一文中称,“在农村,八个‘大檐帽’管一个‘破草帽’”,揭示了处于中国底层的农村和农民仍受到政府极度碾压的现实。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