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谈谈“澳中记者事件”

近日,澳中当局互相遣返记者的新闻引来各方围观,堪称谍影重重。顺利回到澳洲的驻华记者Bill Birtles和 Mike Smith可谓惊魂不定,把逃离中国的过程描述成“惊心动魄”。相反,被澳洲取消签证的中国驻澳记者却显得很淡定,不为外人知,只有“环球时报”出声替他们抗议。

Bill Birtles
顺利回到澳洲的驻华记者Bill Birtles和 Mike Smith可谓惊魂不定,把逃离中国的过程描述成“惊心动魄”。。(图片来源:个人推特)

我们看到,澳洲一些学者一边替两位安全著陆的澳洲记者表达庆幸,一边又在为中国记者被驱逐叫屈。学者认为,澳洲情报机构无根无据地打击中国驻澳记者,危害了言论自由的澳洲环境。

那这两件事情之间究竟是个甚么关系呢?其实都非常简单。

我们先看澳洲记者回澳。从在CGTN担任主播的澳籍华人成蕾被抓,到澳洲记者被盘查,该事件的主线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成蕾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秘密,当局或许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显示成蕾有外泄秘密的可能,而同行的澳洲记者曾与成蕾有过接触,那自然而然地就成为最大的获取秘密的嫌疑犯。

我认为,两名澳洲记者能逃过一劫,除了澳洲驻华使馆的鼎力相助外,真正的原因是记者与成蕾只是“一面之缘”,没有交流的过程,也就意味著没有获取“秘密”,坐实“间谍”的证据。

看似这个过程与中国记者被驱逐无关,其实是有一点关联的。如果能成功地以“间谍罪”抓捕澳洲记者,这势必成为打击澳洲的强力武器,却不料,澳洲情报机构早有预见,突然紧急召回该两名记者,以致中国警方来不及获得“证据”。为了最后的脸面,中国当局硬将一桩正常返澳的旅程演变成了“遣返”,也算是对澳洲政府的回应吧。

中国是一个具有庞大秘密的国家,而不干不净的央视系统往往是许多高层秘密的温床,任何一项鸡毛蒜皮的小秘密都可能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的大秘密。能成功地在央视系统内成为著名美女主播,少不了有强硬后台的支持,一旦后台垮了,那就必然殃及相关主播,但并不是失去工作那么简单了,她(他)或许被要求保持绝对的沉默。

有传成蕾的倒霉是因为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孙力军曾在澳洲悉尼留学,与成蕾是旧相识,也是成蕾进军央视的背后力量,这一点在未来是可以被证实的。

澳洲媒体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机构,并不受政府或国家情报机构控制,但由于记者的敬业与勇猛,很多时候情报安全机构会去配合记者作调查。去年的“王立强事件”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九号台记者抢在情报机构前开始对王立强出逃的细节作调查,情报机构跟进与记者作配合。

去年年初,澳籍作家杨恒均在北京被抓,结果驻华记者在上海的一家宾馆里,通过与澳洲连线采访了杨的妻子袁小靓,据悉整个过程展现了澳洲记者与中国国安的斗智斗勇,也是处处惊心动魄。但中国政府非常明白,澳洲记者只是在完成媒体工作,与“窃取情报”毫无关联,若要以“间谍罪”指控澳洲记者,那就要有确凿的证据了。

再说说中国驻澳记者离澳。如果用澳洲驻外记者的特性去讨论中国驻澳记者,那就显得太愚昧了,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中国的媒体都是国家控制的,驻外记者站的负责人都是政府指派的,管理媒体的报导工作只是一个门面,他们同时兼任许多不公开的角色,那才是工作的关键,其中一项就是情报工作。

曾经出逃美国的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在一个采访中透露说,他自己就是特务头子,在香港新华社分社时的工作,就是掌控情报关系与统战关系。中国驻外媒体的负责人承担情报工作与统战工作早已不是甚么秘密,向中国方面汇报也是他们的任务。

由于多重身份,这些媒体大佬以其特殊的职业与机会,周旋在澳洲政客、学者商人以及中共驻外机构之间,总能时刻获得多方的关照。一直以来,他们也是侨团活动中红红火火的超级活跃人士。但有一点,这样的人物是不可以暴露身分的,一旦遭到间谍指控并被遣返中国,就意味著不但失去职位,同时也要销声匿迹,那是高级情报工作者的宿命。

这也就是为啥中国驻澳记者被取消签证后都无声无息的原因,连他们自己都不叫屈,一些澳洲学者却在替他们打抱不平,岂不怪哉?

澳洲是一个以法治国的社会,以前没有相关的法律作限制,才让一批为党国效力的情报人员及统战者如入无人之境,肆意妄为。在“反外国干涉法”出笼后几年,澳洲情报安全机构一直无所大作为,直到在调查新州工党议员Shaoquett Moselmane的过程中,似乎才找到了收集“真凭实据”的切入口。

从六月开始,澳洲媒体一直在努力挖掘,到底有几个中共代理被查。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进行时。如果看懂了华人社区,谁充当了那个角色是可以猜到的;只要知道如何查,那是八九不离十的。职位决定了情报工作人员的本色,没有是与不是的选择,只是挑战澳洲安全机构“有没有找到证据的能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