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国总统大选休戚相关未来中国

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2020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上,中国一国就有高达14亿人与其密切相关,美国民众做出的抉择不仅会影响整个自由世界,而且也会让中国人备受敏感。

中国民众受到中共政府的严密的监控,而这个政府正力图在全球范围急剧扩大其影响力。这个赌注已经不能再高了,这个世界是走向更大的自由,还是更大的限制?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是世界政治变化钟摆效应的两极。尽管自由世界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但雄心万丈可又天真的具有自由主义思想以罗斯福、杜鲁门、马歇尔等为代表的美国领导人,迅速将整个世界带入了冷战长达40年。

冷战结束后,当时的美国领导人布什总统由于政治上目光短浅,缺乏预见世界格局新发展的能力,他未能审时度势充分利用有利于西方阵营的形势,采取正确果断的策略,进一步扩大和形成民主导向的单极强势的世界格局。相反,从老布什开始,以后历经克林顿和小布什,他们采取了一种新的长期绥靖战略,无视俄罗斯向专制主义回归,放手中共政权,助其蓬勃发展,无视并且纵容中共对西方的分而治之。这个错误国际战略的实施一直持续到奥巴马行政当局的结束。

世界需要一个大国发挥主导作用。美国在二战后确立的世界领导地位上经常错位和缺乏担当,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却因为国力不足而无法承担起领导世界的责任,他们不具备能力勾画、实施或发展他们的远大目标。川普上台后,政治倾向开始向保守主义,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重塑了世界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川普总统的第一任期充满了争议,他所采取的独特方式无疑震惊了世界。

但公平客观地评估一下,他所做的事情对这个世界是非常有益的。例如,他迫使朝鲜暂停核武器试验,他从伊朗核协议中退出,他有效地推动了中东的和平进程。这些成就都是举足重轻的。在深刻理解且知晓美中关系来龙去脉的中国人的心目中,最重要的是,川普是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敢于挑战中共政权的美国总统。

川普的下一个任期方能实现他的宏伟目标,让美国再一次伟大,使强大实力和政治力量回归美国,同时也把阻碍文明与进步的中共政权扫进历史垃圾堆。他的目标,“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表达了这个含义,其附加效果就是中共的完结,从而最终建立一个安全有序、文明进步的世界。

相比之下,如果民主党拜登获胜,他会萧规曹随前任在对华问题上软弱政策,中共会因此躲过一劫而得以续命。拜登会继续大幅承让中共的暗箱作业和无声息的影响,无视中共对美国和世界构成的威胁,却使严重的中共问题悬而不决。

在过去的七十年里,民主党行政当局一直对中共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中国的政治变化从中共内部发生。这显然不会自动发生。政治变化的动力很少是通过选择而产生,当然更不是由一个迷信绝对权力的中共政权那里产生。在多个国家接管港口、设置债务陷阱、拉拢西方政客、渗透西方学界和社会机构,以及战略性收购土地和关键性设施,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其根本目的就是贪恋权力和保有政权。

因此,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不仅关系到美国,也关系到中国和世界。一个后中共时代的中国正在浮现,她极需美国和整个世界的扶持。在当前共和党行政当局的领导下,美国正展示出重塑世界的决心,正在积极主动地谋求形成一个新的同盟以应对和解决中共对世界构成的威胁。后中共时代的中国将无可避免地经受社会动荡和社会失序,为后共的中国和世界的安全和稳定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同盟应该承担起国际责任和义务维持这个过渡和转型期的社会秩序。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区域中等国家,能够而且应该在行使这一使命中发挥应有的作用。澳大利亚领导人应该考虑到参与执行这一使命符合澳大利亚长远国家利益,尤其有利于加强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所呈现的负责任大国地位和形象。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