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海边的马头石

车子行进在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海岸的一号公路上,地势起伏,林荫掩映,周边风景如画。对长途驾驶的人来说,是难得的理想路况。有两次,我都产生了错觉:曲径通幽,该不是拐到哪个迷人的小镇上了吧?查看GPS,没错,汽车 一直是在世界上最长,全程达一万四千五百公里的国道上。

莉莉供图
莉莉供图

道旁树如影随行,一路撑着遮阳伞。从车窗看出去,沿路的山和水如曝光度恰到好处的风光片播放,十分的养眼。绵长的沙滩时隐时现,空旷的不见人影,单纯的线条和色调,画面移动显的缓慢。倒是丘陵地带被覆盖的巨大的绿毯,起起伏伏的像海底的暗流奔涌,有几分舞动的姿态。

在一个名叫纳鲁马的小镇下了车。纳鲁马(Narooma)名字来自土著语言,意为清澈的蓝色水域。小镇的房子建在山坡上,山道蜿蜒曲折,映在谷底的湖水里,曲线丰腴迷人。

驻足此地,是冲着一块石头而来,它的名字叫澳大利亚岩石。

莉莉供图
莉莉供图

这是一块宽约四五米,高约八九米的厚石板,立在小镇边一个狭窄的海岬上。维基百科上介绍说它已经四亿五千万年的高龄了,镂空的形状是一张没有塔斯马尼亚岛的澳洲地图。至于这个奇妙地图怎么来的,正经的说法是燧石和页岩被千万年海水的侵蚀,太平洋板块和大陆板块的撞击等因素自然形成。传说是另一种情况:一艘大船的铁链勾住了这块岩石,在汹涌波涛的长期冲击下成了这般模样。

岩石的前面有一条步行道,很狭窄。三三两两的游人络绎不绝,目的明确,把自己放在地图框内留影。天然形成的石板地图,不知全世界能有几块?

英国诗人德莱顿有一句话:“艺术或有谬误,自然却从不犯错。” 这块地图上缺失的塔斯马尼亚岛,在塔省岛上正可以找到。从去首府霍巴特的一号公路上,径直进入亚瑟港,在海边的礁石群里,一座岩洞通向大海的出口又恰似塔省地图。它完美无暇的形状,让人惊诧无语。

回到纽省的海边,一号国道沿路的奇迹没有间断。从纳鲁马向南的三十三公里处,是一个名叫伯马吉的小镇。人口只有一千五百,是纳鲁马的一半。有意思的是 伯马吉(Bermagui)这个名字也是来自土著语,意为带浆的独木舟。

从维基百科上得知,这个渔村一样大小的镇子,还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地理上,这里是离大陆架边缘最近的地方,海里盛产金枪鱼,马林鱼等垂钓者喜爱的鱼种,深水钓鱼世界闻名。早在一九八八年,这里就建立了货运港湾,运货船,渔船进进出出。至今,海底还躺着一艘二战时被日本潜艇击沉的运矿船。

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陆陆续续有一些世界知名作者来这儿居住写作,像美国的赞恩格雷,他的鲨鱼系列之《白色死亡》是在这儿创作,拍摄。英国著名演员比利·康诺利 (Billy Connolly) 主演的电影《起诉上帝的人》以小镇为背景拍摄。当地居民喜爱这位演员,对于他们的到来一直津津乐道。

伯马吉值得骄傲的地方不至这些,吸引许多自然和摄影爱好者前来的,还是海边的石头。这次是两块:一个骆驼岩,一个马头石,两块石头同处于一个海滨。

骆驼岩在公路上的标志不大,极易错过。费了一点周折,来到一片十分开阔的沙滩,低潮期间,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坐卧在沙滩上的石骆驼。当然,它的体型要比真正的骆驼大上数十倍。此刻,披着夕阳的余晖,它面向大海,全神贯注的向着远方眺望。

摄影网站上有人说,这块石头需要找好角度拍,看起来才像骆驼。下边的图是走在沙滩上随拍的。一个自然形成,没有经过人为雕饰的巨石,虽然外形轮廓不是十分完美,可它已然形神兼备,自带端庄,沉稳的属性。游人们走近时,不自觉中会挺直身板, 对之行以郑重的注目礼。

马头石不仅在路上没有标志,甚至没有修整好的路径,密藏于骆驼岩旁边的一个小海湾里。

莉莉供图
莉莉供图

从骆驼岩所在的海滩过去,要等到海浪退潮时。踩着一大片尖尖棱棱的礁石,不想摔跤的话,需小心翼翼的走十几分钟。

傍晚时分,落日在礁石后方,一副完美的黑色马头剪影出现在眼前。岩石上方有矮矮的灌木丛,一直延伸到礁石靠海滩一边的底部,恰似修剪好的马鬃潇洒的披挂下来。裸露的脊背部分很壮硕,和健美的马头比例极为匀称。此刻,它的眼睛温顺的低垂,嘴埋在海边的浅水湾里,一幅“黄昏饮马傍交河”的图景。

第二天,当第一缕晨曦打在马头石上时,傍晚的黑马已经换了装,像是关公的坐骑—赤兔马,虽低眉顺眼却难掩高大的雄姿。三三两两拿着相机的人们早已忙活起来,大大小小的相机对着目标调着参数。天空渐渐放亮,没有云彩,照片有些平淡,却可以清晰的看到石头上的每一个细节。

目测马头的高度,应在十米以上。左看右看,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感受到这是一匹雄壮的骏马,自然的造型算的上完美无缺。令人惊奇的是它的眼睛,长在最合适的位置。端详之际,我的心里还闪过了一丝疑虑,会是人工刻意凿之吗?也许,我这是以俗人之心度淳朴小镇居民之腹。他们不修路,不做任何广告,应该也不会用人工的捣饬和修饰来迎合游客的需要。四处细看,许多形状类似,凹进去的小坑,也分布在马脸,马身上,只是眼睛位置的这块恰巧较大,正是天工神作。

看过一篇文章介绍,说这快马头石的年岁比那块澳大利亚岩石还老,有五亿个年头了。五亿岁高龄的经历,完全超出了我们如蝼蚁般的短暂人生的全部想象。在这样漫长的时光里,马头石面朝大海,汲天地精华,聚日月灵气,任云卷云舒,潮起潮落,人来人往,它始终低头不语,专注的看着水面,胸怀我们永远也无法全知的秘密,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伫立在海边。

望着马头石,想起托尔斯泰的一个句子:“大自然充满了一种使人心平气和的美与力。”人在心平气和的时候,容易自省,去掉不逊,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局限,接近了“人有静气,风雅自来”的境界。

马头石面对的是辽阔的海滩,海滩上方是悬崖,悬崖上方又有一条小路。看不到小路的尽头,我们跟着几个年轻人,从一处低矮的峭壁爬了上去。沿着小路往回走,视野非常开阔,可以看到整个海湾的景色,俯瞰马头石,它仍然低着头,姿态放松。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岩礁散落在周围,簇拥着它,形成了一组错落有致的石雕群像。

莉莉供图
莉莉供图

就在我们快要走出这条小路时,碰到了一个正在遛狗的居民,他热情的打了招呼,问我们是否拍到了好照片。听到我们对马头石的赞叹,他说:我们住在这儿,真是非常的幸运。话语间,就像是在唱“谁不说俺家乡好”那首歌一样带着满脸的自豪。

伯马吉处在蓝宝石海岸(Sapphire Coast)的最北端。这段海岸向南延伸到维多利亚省的边界,沿岸众多知名海滩和丰饶的国家公园。被晶莹的蓝色海水串连起来,恰如一条熠熠发光的宝石项链,古老,沉稳的马头石和骆驼岩无疑是项链上最有分量的那两块。

作者:莉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