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救灾返粤被骂带毒,寒心

媒体8月2日报道,叶先生在郑州做救灾志愿者后,返回广州遭受网暴谩骂。

叶先生称,因郑州水灾市民急需专业修车人员,便带着同事自费去免费修车,六天处理了四、五百辆泡水车。

他称,去之前也不知道郑州未来会有疫情,在返回途中得知后主动到酒店隔离,每天自费500元,核酸检测也是阴性,但却被骂将病毒带回。

因为叶先生正处于集中隔离状态,他只能用自拍视频申诉委屈,说到谩骂侮辱的那些不堪入目的话,叶先生潸然泪下。 

一名热情的救灾志愿者,不怕苦不怕累,帮助灾区民众,返回头却横遭辱骂,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施加网暴的人有多可恶,这种人胆小怯懦,完全是宵小之辈。

郑州水灾之后紧接着疫情,这是叶先生无法预估到的。

他先是古道热肠行公义,而后被动卷入疫情,在行程码上显示有经过郑州的防疫控制区,回广州要经历隔离阶段,尽管初次核酸检测是阴性,但也要承受感染新冠疫情的风险与压力。

叶先生本该受到安慰和鼓励,而不是网暴,正常人都会这么看。

本轮疫情从南京禄口机场破防开始散溢,郑州因种种原因,成为南京、扬州、张家界之后病例快速上升的城市。

伴随着疫情的反扑,在疫情初期涌现的那种歧视论调又多了起来,对确诊病人、密接人群甚至黄码人员的恶意又像病毒一样发作蔓延。叶先生遭遇的正是这种歧视。

如果你要是定位到持有这种歧视论调的人,当面质问,这些人很可能是懦弱得不敢还嘴,但在社交媒体上,出于法不责众或匿名的状态,这些人变得十分嚣张,聚啸来去,捕捉特定的人,然后围殴网暴。

从骂留学生千里投毒开始,到骂叶先生带病毒回广州,几年来这些人不思悔改,一再发泄对同胞的恨。

对疫情防控,广州有着成熟的措施和规定,只要遵照出入规定就行。叶先生从郑州返回广州,也是遵守规定,该隔离的隔离,该做核酸做核酸。

他没有任何错,有人说他就不该在疫情期间出行,哪怕是做好事。其实,说这些话的人不是为大家好,只是自私而已,满嘴大局观,满心小肚鸡肠的算计。

叶先生遭受陌生人谩骂
叶先生遭受陌生人谩骂(微信截图)

疫情之下人们有情绪,有紧张,可以理解,但科学防疫、人性防控早就是底线,而且被防疫操作规则一再确认。

但偏偏有些人,从恐惧病毒发展到攻击病患,将歧视态度从密接患者扩大到有疫情的城市,但凡出入这个城市的都被另眼看待。这种扭曲的病态,实在是比新冠病毒还叫人不耻。

即使在广州六七月份出现新疫情的时候,外地城市也是按照防疫守则来对待广州来客,如果按照某些人仇视叶先生的态度,这些人同样被会被歧视。

所以,歧视别人总是容易的,一旦放到自己身上,定然是受不了。将心比心,此时憎恶叶先生从疫区来,那就得祈祷自己永远不会成为被歧视的那个人。

当然,一座一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在疫情时代出现一些惊弓之鸟般攻击他人的恶劣分子,按概率来说并不意外。评论区同样有许多支持叶先生的人,这是叫人安慰的地方。

作为普通人,在新冠疫情下除了自我保护好,遵守必要的防疫规定,更要时时照看好自己的内心,不要被恐惧击倒,更要摒除偏见,避免去攻击卷入疫情的无辜人。

防疫的阵型是行政主打,民众协作,做到规定、规范就行。越是疫情蔓延,越要科学防疫,攻击叶先生的人就是心态崩了以致于口无遮拦,这种“病毒”也得防治。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狐度工作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