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军方为什么要政变?未来会发生什么?

2月1日,缅甸军方以选举舞弊为由,拘捕了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总统温敏(Win Myint)等至少45名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的政府高级官员。军方随后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称会在未来一年举行“完全公平和公正”的选举,之后进行权力交接。包括BBC、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外媒直接将缅甸军方的行动形容为政变,认为军方此举让缅甸可能陷入被国际社会孤立的情况。西方国家则对军方的行动进行强烈谴责,而北京当局则呼吁缅甸各方“妥善处理分歧”,官媒则以“大规模内阁改组”,来形容缅甸军方在政变后撤换民选部长。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为什么会发生政变?

缅甸去年11月举行了国会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了取得了476席中的396个议席,昂山素季有望继续留任国务资政。被视为亲军方的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只取得33席。加上军方根据2008年宪法所获得的上下议院四分之一保留席位,仍无法阻止全国民主联盟执政。

去年11月中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已就大选提出了超过600项投诉。但据缅甸新闻杂志《伊洛瓦底》报导,来自缅甸国内外的大选观察员均未在投票过程中发现显著的异常行为。

其它一些政党也同样指控选举有弊端,因为选前不久,这些代表数十万少数族裔的政党,因所在区域冲突过于激烈而被剥夺选举资格,罗兴亚人这次也无法投票。

军方早前向当地选举委员会提出上诉,要求推翻结果,但不获受理。

此次令军方与民盟陷入公开矛盾的2020年大选是缅甸政治转型以来的第三次大选。而在此前,缅甸曾经历了约半个世纪之久的军政府统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10年缅甸开启政治转型后,缅甸军方仍未完全离开政治。根据现行的2008年缅甸宪法,上下议院均为军方保留了四分之一的席位。宪法修改需由占比20%的议员支持才可提出,并需75%议员同意才可通过。宪法还禁止配偶或子女是外国公民的缅甸公民参选总统,这被认为是让昂山素季无法参选的设置(昂山素季的两个儿子都拥有英国国籍)。

昂山素季在缅甸受军政府管治期间被软禁多年,直至2011年军方交出权力前夕才获得释放。她之后在2015年大选中领导全国民主联盟获胜,但仍未摆脱军方掌权的局面。全国民主联盟掌权后创立“国务资政”一职,让昂山素季掌权。这个职位的任期与总统一样都是5年,地位相等于其他国家的总理,但军方当时批评这个职位违宪。

曾因政治问题入狱、现在仰光经营一家政治智库的金绍温(Khin Zaw Win,音译)对纽约时报表示,先前他就认为可能发生政变并示警数月,因为看出军方与全国民主联盟间的协商不顺、军方加大对全国民主联盟的抱怨力度。

报导称,军方夺回政权恐使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延续权力,原本今夏他将因年龄届满卸任武装部队总司令。整个受惠于他的网络,尤以富有巨利的家族事业为核心,很可能因他退休而利益受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2月1日,军方拘捕现任政府高层后,缅甸首都内比都及商业城市仰光出现通讯中断现象,超市货品被抢购一空,银行关闭导致ATM机前出现长长的人龙。

1天之后,缅甸民众的日常生活看似恢复了平静。法新社报导,在缅甸最大城市暨商业首都仰光,街头几乎不见安全戒备升级迹象。这显示缅甸军方未面临大规模群众示威,所展现出的安心程度;他们也对国际间排山倒海的谴责声浪沉默以对。

军方政变后,即刻换掉了昂山素季政府的24个部长及副部长职务,并且任命11个新的部长级职务。涉及范围包括财政、卫生、资讯、外交事务、国防、边境及内政等。

与此同时,一些政府高层陆续被释放,但昂山素季及缅甸总统温敏仍被软禁在家中。

BBC认为,军方发动政变是一种得不偿失的举动,而分析人士都不确定军方为何要这么做。

报导援引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学者麦卡锡指出,“值得提醒的是,目前的民主体制从实际效果上已经非常有利于军方。即使在缅甸民主化后,军方仍然可以完全自行决定国防部署,在国内外也有大规模的财政投资。而即使武力镇压罗兴亚人后被指犯下 ‘战争罪行’,也会得到民选政府的保护。” 

“它夺权后, 如目前宣布,掌权一年,实际上将孤立除中国之外的所有国际伙伴,损害军方自身的商业利益,也会惹怒早前投票让全国民主联盟和昂山素季连任的数百万的支持者。”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麦卡锡估计军方可能想改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未来的选情,但警告这样做很危险。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部副总监菲尔·罗伯森认为军方的这一举动会令缅甸将次面临变成一个被国际社会孤立的 “被排斥国家”。也会激怒缅甸国民。他认为目前局势仍然有机会以谈判方式解决,但有隐忧。 “如果开始爆发大规模示威,那么缅甸就会陷入巨大危机。”

外界反应如何?

军方政变后,美国、英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强烈谴责,并要求军方立即放人。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两党议员相继发出声明谴责缅甸军方行动,拜登也扬言考虑制裁措施。

美东时间2月2日,美国国务院表示,经过审慎评估,决定正式将缅甸军方夺权的事件认定为军事政变,暂停部分援助。

澳大利亚呼吁缅甸军方要遵守法治,透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争议。

英国首相约翰逊说:“我谴责缅甸政变,以及非法监禁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平民。人民的投票权必须得到尊重,民选领袖必须获释。”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上写道:“我强烈谴责缅甸‘政变’,并呼吁(缅甸)军方释放所有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中被非法扣押的人。” 他还写道:“选举结果必须得到尊重,民主进程需要恢复。” 

联合国发言人杜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也在声明中说:“秘书长强烈谴责拘押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之举。”并表示,“这一连串发展对缅甸民主改革是沉重的打击。”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缅甸军方的行动是对“民主改革的沉重一击”,安理会准备召开紧急会议。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也发表声明,形容情况“极度令人关注”,呼吁军方除非可以针对昂山素季等人提出“国际法认可的罪名”,否则应该立即释放他们。 

但是,也有一些地区国家包括柬埔寨、泰国、菲律宾在内则表示,这是缅甸“内部事务”。

据法新社报导,与西方国家强烈谴责形成对比的是中方委婉的回应。中国外交发言人汪文斌2月1日表示,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新华社1日则以“大规模内阁改组”,来形容缅甸军方在政变后撤换民选部长。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Global Times)英文版引述不具名专家表示,缅军将领攫取权力,可视为“对国家权力结构失衡的一种调整”。

美国之音援引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缅甸问题上的态度是由中国在缅甸的巨大利益决定的。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表示:“他们意识到国际社会一定会对所发生的一切表示谴责。我想,他们是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展示中国对缅甸的支持,是缅甸的好朋友。” 

希伯特说,中国采取这样的态度并不令他吃惊,因为中国目前的态度与2017年缅甸因罗兴亚危机在国际舞台上被孤立时,中国展示的态度是一脉相承的。 

希伯特说,中国这么做也是为了挫败美国在缅甸推进民主进程的努力。中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边境出现一个亲美国的民主政府。因为罗兴亚危机,缅甸与欧美疏远。加上这次的政变,希伯特预测,缅甸的将军们应该会更加愿意与中国打交道。 

他说,缅甸政变对拜登新政府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未来,拜登政府在对缅甸军方采取行动时可能也不得不考虑不要将缅甸军方进一步推进中国的怀抱。

中国是缅甸第二大投资者,仅次于新加坡。中国对缅甸的贸易约占缅甸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