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杀人犯被判15年未进监狱 还入党当村官

1992年5月12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男子巴图孟和持刀杀害好友白永春,被判故意杀人罪获刑15年。然而巴图孟和办理保外就医后,在15年间却连一天监狱都没进过,还在之后入党、当选嘎查达(注:嘎查达即村主任),甚至当选旗人大代表。27年来,受害者白永春的母亲韩杰女士一直在追问真相,到底是谁放走了杀人犯?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这桩发生在距今27年前的故意杀人事件,最初的起因只是因为两人发生了口角,未满18周岁的巴图孟和捅了白永春3刀。巴图孟和将其送医后,就前往派出所自首。最终白永春因心脏破裂导致的大出血而死亡。法院判决被告人巴图孟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而且在法定期限内,被告人巴图孟和并未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抗诉,判决生效。按照正常程序,罪犯巴图孟和应从被羁押的陈巴尔虎旗公安局看守所,投送到监狱服刑。但是韩杰却说:“巴图孟和一天牢也没坐过!”

在法院判决后不久,巴图孟和就以“全身水肿、尿血”为由前往医院检查,最终还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也就是凭着这份手续,巴图孟和连监狱的门都没进过。但是这还不算,在此后的日子里,巴图孟和并未按保外就医规定,向户籍地公安派出所报到并接受管理,而是如同正常人一样生活。直到2007年5月13日,也就是当年案发之后15年整,巴图孟和第一次出现在看守所竟然是和母亲一起来拿“刑满释放证明书”,而仅凭着一份当年的判决书,看守所的一名内勤人员就据此为其开具了刑满释放证明书,并加盖公章。

“刑满释放”的巴图孟和立马活跃了起来,2008年6月至2009年10月,巴图孟和在该旗乌珠尔苏木萨如拉塔拉嘎查任会计;2009年10月至2017年5月,又连续当选嘎查达。2009年1月,巴图孟和向萨如拉塔拉嘎查党支部申请入党,当时的乌珠尔苏木党委书记陶某,明知其因犯罪被判刑之事,还是同意接收其为预备党员、正式党员。2012年,巴图孟和甚至当选为陈巴尔虎旗人大代表。

看到在仕途上顺风顺水的巴图孟和并没有因为小儿子白永春的死亡付出一丁点儿代价,韩杰在这近30年的时间里,每天唯一支撑她的念头就是为小儿子讨公道。而这条路却走得并不顺利,因为小儿子白永春的离世,她的婚姻破裂。此后没几年,一直与她一起为白永春讨要公道的大儿子,也因病去世。

“当年到底是谁把巴图孟和释放了?为何当年的保外就医手续实现了类似“一次开具,终生有效”的效果?为何无人对保外就医的罪犯跟踪管理?为何从未服刑的罪犯能顺利拿到“刑满释放证明书?到底谁来为此承担责任?”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这位命苦的母亲最后的期盼。

据中国媒体报道,7月8日韩杰求助的网络媒体“半月谈”的记者曾通过有关部门,分别向呼伦贝尔市中级法院,以及曾派出专门工作组调查此案的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呼伦贝尔市检察院发送采访提纲。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3个部门均没有回音。韩杰表示,在她追问真相的这些年得知,当年巴图孟和的保外就医手续等关键证据已经“不翼而飞”,追责工作难以深入推进。

9月4日,内蒙古呼伦贝尔“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事件”在网络刷屏。陈巴尔虎旗检察院人员告诉媒体,以前查过涉案材料,正重新调阅罪犯保外就医记录。当年保外就医的文件由警方开具。呼伦贝尔政法委及检察院人员表示目前正在调查。

后续

巴图孟和的仕途并没有一再的被幸运女神光临。2017年,巴图孟和职务犯罪问题东窗事发。经查,他在担任嘎查达期间,骗取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4.5万余元,并指使他人虚列奖补资金发放表,侵吞嘎查集体草场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8.2万余元。

2017年9月4日,巴图孟和因涉嫌贪污犯罪被陈巴尔虎旗检察院立案侦查;2018年1月,巴图孟和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不仅如此,就在巴图孟和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前几个月,韩杰持续20多年反映的巴图孟和“纸面服刑”问题,终于引起当地注意。

2017年4月7日,陈巴尔虎旗检察院向陈巴尔虎旗公安局下达将巴图孟和收监执行刑罚的检察建议书;4月10日,呼伦贝尔市中级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进行收监。

2018年6月14日,陈巴尔虎旗法院作出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巴图孟和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由于此前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并未服刑,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所犯故意杀人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2017年4月11日至2032年4月10日),并处罚金2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2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