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将震旦学生比作吹哨人 网友称太侮辱李文亮了

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震旦学生不是“告密者”,而是‘吹哨人’”,称教师宋庚一质疑南京大屠杀中死亡人数的言论并非学术讨论,而是动摇对侵略暴行的历史判决,将举报她的学生称为吹哨人。环时的报导引发大量网友围剿,多位网友留言称,环时将恶意剪辑,告发自己师长的学生称为“吹哨人”,这也太侮辱李文亮医生了。因评论、吐槽的人数太多, 有媒体将其称之为“大型翻车现场”。

部分网友评论

DemogorgonXXII:好像有点侮辱李文亮了

保持沉默的荷包蛋:再念一念李医生:因善意提醒同行注意防范未知疾病而被派出所训诫,后被某电视台滚动通报,最后得了这个病走了。这么想想“吹哨人”这个词还用得下去吗?

bebeec:就你们也配提吹哨,埋在地下的李医生不知道作何感想。

雪人融化啦:一口一个五十万 还穿着Nike 这就是吹哨人啊???

Adger阿捷:有脸提吹哨人?新冠吹哨人受到了怎样的对待?

打起精神好好工作学习:说句举报之风不好都要被骂恨国党 笑了。

玄策是狼:恶意剪辑的事实只字不提?

格格不入十里洋场:环球时报不是17年还在呼吁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去靖国神社看一看吗?那篇报道还能搜到,所谓看看日本最肮脏的灵魂。那个小编还说自己去了两次,一次是度蜜月一次是这个采访。他想进内殿参拜,日本人还拦着不让进,说不准中国人进入,那个小编还想用这个做文章来着。我要是举报了这个,是不是也算吹哨人?

楚山孤的昨日世界:反正我家孩子要是这样,我觉得我很失败。

暮暮朝朝Aaron:还不如老胡 老胡在否定那位老师的同时还说了这种举报之风不好 这篇啥玩意啊

生活过得咋样啊:这种人,凡是招聘员工,恋爱交友都必须远离。一条阴险的恶狗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

老甲中肯:官方支持举报文化,这是制度自信。

事件回顾:

12月14日,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女教师宋庚一因在课堂上称,历史学家认为在南京大屠杀中有30万人被杀死,但在没有史料支持的情况下,这个数字不被外界认可。要知道在没有名没有姓没有身分证号的情况下,这个30万只是一个中国历史小说写作的概述。

宋庚一称,很遗憾当年还活着的人没有去确切地统计这个数字。她说,其实这个数字很好统计,因为当年国民政府是有身份证号码的。就是因为没有人记录,调查,所以,对于30万这个数字日本是不承认的。相反,德国纳粹当年屠杀犹太人,所有死亡的犹太人都是有名有姓,有记载的。所以纳粹屠杀犹太人和逃难犹太人的数字都很准确的,但是很遗憾中国没有。中国人应该以严肃的态度,核对遇害者的身份与记录,并找出战争的原因。

宋庚一的这段讲课被学生拍下,剪辑后上传网络,宋庚一因此被小粉红们围剿。

12月16日,人民日报在官方微博发表网评,以不点名的方式痛批宋庚一妄加揣测,质疑历史真相,称她“枉为人师!忘却苦难,否认他国恶行,枉为国人!”

12月16日晚间,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以“发表错误言论”,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为由,将她开除。

宋庚一被开除后,引发网友强烈不满。有自媒体人在看完宋庚一讲课的整个视频后发文称“结合宋老师前后的教学语境,她在课堂上的言行并没有煽动与挑衅,也没有反对、抹杀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逝者,这有错吗?”

很多网友认为宋庚一没有说错,更何况学者应该有自己的学术观点,学校更是学术讨论的地方,不满学校的处理方式,视频的拍摄者更被愤怒的网友人肉搜索。有网友称,该生名叫董迅,并将他的手机号码上传网络。董迅称,自己的手机每天接到大量的骚扰电话和短信,严重地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目前他已经报警。

以下是环球时报全文:

环球时报:震旦学生不是“告密者”,而是“吹哨人”

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东方电影学院一名宋姓教师在课堂上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被学生录制视频上传到网络后,引起激烈讨论。校方经过调查核实,给予宋姓教师开除处分。然而,事件并没有就此平息。有自媒体上传据称是宋姓教师的完整授课视频,并据此认为由于授课内容被故意剪辑,上传视频的学生是卑劣的“告密者”。随后,有人曝光了据称是“告密”学生的个人信息并煽动“人肉网暴”,还有消息称,该学生手机收到了大量谩骂攻击短信。

首先,不管是先前由学生上传的视频,还是后来被曝光的“完整版”视频,都没有干扰该事件的核心事实:宋姓教师在课堂这一公共空间发表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言论,其举出的论据一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人数有多个版本,30万这个数字是“解放后由中国历史学家选的”;二是南京国民政府没有根据身份证对遇难人数做统计。相对的,二战时期纳粹集中营中被屠杀的犹太人都有姓名记载。

相关专业机构人士严正澄清和批驳了宋姓教师的言论。其一,“30多万”这个数字来源于战后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法庭的判决,具有法律效力;其二,对全国人口开展户口清查、登记,并对适龄人口发放身份证件,这一工作直至南京国民政府倒台都没有真正开展过。至于犹太人大屠杀遇难者人数,是纳粹的统计及欧洲各国人口统计等综合估算的结果,但仍做不到每个死者都有名有姓。可见,宋姓教师对历史缺乏起码尊重和认知,其以教师身份传播荒谬主张,更是错上加错。

在德国,公开质疑纳粹大屠杀事实,严重者可入刑;在美国,也有老师为了向学生展示“言论自由”把美国国旗踩在脚下,被学生举报并经校董会全票通过开除的事例。显然,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问题。应当看到,企图以某些细枝末节、似是而非的所谓“事实”动摇对侵略暴行的历史判决,恰恰是日本右翼势力多年来“孜孜不倦”干的事。

至于上传视频的学生是否为卑劣的“告密者”,我们认为,在涉及捍卫历史真相和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使用“告密”一词纯属偷换概念。特别是,宋姓教师是在公开而非私人场合发表言论,学生也没有通过某个秘密渠道上报,他的行为更谈不上所谓“告密”,也不是诬告,而是公开的事实呈现。在这个意义上,这名学生不是令人不齿的“告密者”,而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吹哨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