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了低欲望萌芽 年轻人适合过低欲望生活吗?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为大众所熟知,近些年中国也渐渐有了低欲望的萌芽。低欲望的特点表现为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丧失物欲、成功欲、结婚欲、生子欲等诸多物欲。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愿意生孩子,甚至连婚也不愿意结。近日,一档综艺节目关于“年轻人适合过低欲望生活吗?”的讨论在网络引起热议。 

何谓低欲望社会? 

低欲望社会是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其《低欲望社会》里提出的概念。低欲望社会指的是作为社会主体的新世代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丧失物欲、成功欲、结婚欲、生子欲、甚至是性欲,远离时尚、远离名牌、远离买车、远离喝酒、甚至是远离恋爱。 

在大前研一看来,低欲望社会的诸多指标中,生子欲是重要考量因素。日本的少子化,正是低欲望社会的重要表征。 

低欲望社会的几个典型特征是: 

1、年轻人不愿意背负风险,不像从前世代一样愿意独立购屋,背负几千万的房贷。 

2、少子化,人口持续减少、人力不足;另一方面,又面临人口高龄化的问题。 

3、丧失物欲、成功欲的世代:对于拥有物质毫无欲望,随便吃个一、两餐就能活下来的社会,出人头地的欲望也比先前世代降低不少。 

4、无论是货币宽松政策或公共投资,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撒再多钱也无法改善经济。 

低欲望社会最早出现在日本,后来出现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时代出生的年轻人,被称为“平成废宅”或者“食草男”,代表了低欲望的一代日本人。他们对生活没有强烈的欲望,只追求舒适安逸,甚至连升职加薪和性生活都没有什么追求。 

中国低欲望的萌芽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也不愿意结婚。年轻人中间流行“丧文化”和“佛系青年”,它指的是一种不苛求、不在乎、看淡一切、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 

中国低欲望的代表人物是栖居在广东三和人力资源市场周围的“三和大神”,他们居无定所,靠日结薪水的工作为生,号称“做一天可以玩三天”。 

有分析指出,低欲望社会的原因是阶级固化带来的各种壁垒,如教育资源、就业机会等。在种种壁垒之下,低欲望的表现也日趋明显,不再有蓬勃的野心来创业,草根高学历者们从小以来所形成的“学而优则仕”、“知识就是力量”的观念和自我的优势认知,被残酷不公的现实击得粉碎。 

年轻人适合过低欲望生活吗? 

近日,中国一档相亲节目讨论了“年轻人是否适合过低欲望生活”的话题。一位男嘉宾表示:“我是一个低欲望青年,不想被世俗的压力推着走。” 

他说:“曾经的我,一旦有目标就一定要实现,现在的我,对任何事情,都不抱执念;曾经的我,非常在乎别人的看法,现在的我,只在乎自我精神世界的满足,在成为别人眼中的奇葩之后,我让自己慢了下来,找到自己最真实的欲望,追求低欲望的生活。” 

主持人柳岩对此点评道:“低欲望并不代表没有梦想和期望,艺术家的低欲望可以是一种无欲则刚的纯粹,只有打压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才能静下心来成为匠人。小时候我受到的教育是对别人好,现在我们更认可的行为是对自己好,这两种观念其实并无冲突,低欲望并不是对自己不好,理解别人并不干扰旁人为前提的生活方式,尊重他人的不同,也不失为一种真善美。” 

有人认为年轻人不适合过低欲望的生活,他认为,当前是一个内卷很严重的时代,如果没有一点野心,没有对未来的规划,没有一股拼劲,没有一簇熊熊燃起的欲望火苗。以低欲望的状态生存,久而久之,能者生存,弱者淘汰。 

也有杨姓律师说:“不是年轻人是否适合过低欲望生活的问题,而是现实条件迫使年轻人不得不过低欲望的生活。不要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还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样,遍地机会,可以白手起家,只要有知识和梦想,通过拼搏就能成功。现在阶层固化利益固化,想要在当前社会完成逆袭,那比登上火星都难。我们需要做的是深化改革,给年轻人发展的空间,而不是高谈阔论,不着边际。”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