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洗澡百人“围观” 大陆偷拍行为越来越猖獗

偷拍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而且越发隐蔽让人防不胜防。近日,据大陆媒体报道,随着相关部门的持续打击,线下买卖针孔或微型摄像头的生意比之前收敛了不少,但线上售卖却风生水起。可见偷拍生意正在由明转暗,仍在暗流涌动。 

12月10日凌晨2点,一位女士走进浴室脱衣服洗澡。殊不知,浴室上方的排风口处,暗藏着一个摄像头,正在运转。 

这是《法治日报》记者在某聊天群看到的一段偷拍直播刚开始的画面,想要继续观看就要交钱进入直播群。当时尽管已是深夜,仍有上百人待在直播群中对这位女士“静静围观”。 

近年来,摄像头的运用越来越广泛,很多人在家中安装了摄像头。然而,这一市场被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他们利用黑客技术破解并控制家用摄像头,将监控摄像头改装成偷拍设备,出售扫描破解摄像头软件,或将摄像头偷偷安装到宾馆房间、出租屋等场所,并将偷拍到的隐私画面进行售卖牟利。更有甚者,通过手机或改装的设备,在厕所、地铁、公交等地进行偷拍。在某大型聊天群中,还出现售卖全国多个城市“厕拍地图”的情况。 

而被偷拍的群体人数庞大,他们分布于全国各地,偷拍的对象不只年轻女性,男性、老年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猎物”。 

事实上,偷拍黑产早已形成了成熟的交易链。在素材供给端,有成千上万的偷拍客,有制造非法偷拍器材的厂商,有窃取监控的黑客和开发破解APP的非法商家;在售卖端,有兜售贩卖隐私视频者、非法播放网站或平台;在需求端,则有更大规模的“付费用户”。 

很多偷拍者并不是通过国内软件,而是通过国外社交软件匿名交流,大多数人通过缩写、代号、发语音等方式规避“偷拍”“针孔摄像头”等关键词。如果有资源需求,则只能通过私聊或者私信群主的方式。 

偷拍的地点不限于宾馆、更衣室、厕所,还有人会借维修下水道等理由或者偷偷进入出租屋安装偷拍设备,还有专门在飞机上拍摄空乘人员、在学校拍摄学生的偷拍群。还有一类专门偷拍别人走光的群体,他们通过掀裙的方式拍摄隐私部位。 

偷拍获得的图片或视频被用来大肆牟利。在多个聊天群内,这些图片或视频被明码标价,只要几元至几百元不等,就可以观看成百上千部“作品”;也可以一次性交纳88元、128元或其他金额进入VIP群,不仅可以看到现在的资源,以后更新的资源也可以免费观看;如果带着自己的“原创作品”来,还可以免去入会费。 

面对隐秘而强大的偷拍产业链,对于个人来说,增强防偷拍意识、掌握防偷拍技巧至关重要。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主要流行4种查找小型摄像头的反偷拍技巧:拉上窗帘,关闭灯光,用手机摄像头拍一圈寻找红光;下载各种反偷拍App进行检测;购买信号探测器进行检测;利用热成像仪或其他专业反偷拍设备。 

有第三方评测机构对上述反偷拍技巧进行测评后的结果显示:由于大多数偷拍者已改用不反光也不发射红外线的摄像头,加上藏匿摄像头的地方越来越隐蔽,导致第一种防偷拍技巧基本失效。那些反偷拍App和信号探测器的“防偷拍”噱头更突出,实际作用不大。而热成像仪虽然效果不错,但成本很高,一个热成像仪要数千元,效果更好的反偷拍设备要数万元以上,有些摄像头还需要特定的设备才能检出。所以基本都对防偷拍没啥效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