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摘牌 私企梦想破灭?

中国私企大佬马云联合众多民营企业家创办的湖畔大学日前正式改名为“浙江湖畔创业研学中心”。湖畔回应,原湖畔大学本是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改名是为了避免造成误解。 

与此同时,国务院公布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各私立学校的中共党组织要“参与并监督”校方重大决策。 

创建于2015年的湖畔大学一度是中国民营资本的希望象征,马云曾表示,他希望这所学校将持续300年,未来30年内在中国培养3000名企业家。湖畔大学改名给民营资本传递什么警讯?马云近来为什么厄运连连?党国体制下能否有私立大学的空间?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马云遇到事业瓶颈是因为他闯入了两个中共的敏感领域:金融服务业和教育业。 

夏明说:“显然在中国,民办大学和民办教育并不会完全终结。因为这里面有许多要干的事,包括有很多政府干不了的,还有这么多外籍工作人员、国外的子女等等,所以民办中学和国际学校都会存在下去。但是这里马云的学校闯了这样一个禁区。马云由零售闯入财富堆里,当然中共也会成全他,因为他毕竟在创造财富的时候给中共也制造了获得财富的机会。但是他的两个进发,一个是进入到了金融,金融是个服务行业,他不创造财富但是可以分享财富,所以他就直接跟中共尤其是银行业进行财富的巨额分配,这也会引起中共的警觉。最后一个他进入到意识形态,也就是我们说的上层建筑的教育界,这两个都是中共不喜欢的。马云就进入到了事业的瓶颈。”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认为,造成马云事业瓶颈的是当前已经不同以往的形势。马云成也权力、败也权力,曾经有权力的背书,他发迹,现在没有权力的支持,他也就遇到了事业瓶颈。 

陈维健说:“能够到这个地步,他在官场上打交道已经多年,是一个非常老道的人。当然也不排除他在得意忘形的时候说了几句狂妄的话,但都不是造成他现在结局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现在整个形势已经发生变化了。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私营企业的压制造成的。像马云这样没有权力背景的人,他的发迹发达和权力是分不开的。如果说没有权力为他背书,中国的企业家不管你有多大的才能,都不可能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其实他的企业也就是和钱权是不可分割地交替在一起的。可以说他的企业就是当今中国贵族的钱袋子。” 

陈维健指出,近年中共已经开始在民办大学成立党支部,成立了党支部的民办大学已经失去其优势与特点了。而且民办大学的优势,比如外籍老师,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也会随时成为其受到攻击的一个弱点。 

陈维健说:“中国的民办学校其实已经发展了20几年了,发展得相当迅速,但是十年前中共已经有过一波打压民办大学的时候了。当时很多高校民办的企业家,包括创办人,都是以非法集资的名义进去了。这是第一步打击,现在应该是第二步打击。中国为什么既发展民办大学,又打压民办大学?这是因为中国对高等教育事业,是非常重要的核心问题。我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从高校开始的。那个时候就是认为高校被封建的东西占领了,所以要搞文化大革命。现在几十年下来,洗脑教育也是同样,这个领域中共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但是民办大学的出现就有个问题,中共的思想灌输能不能够到民办大学?现在中共已经开始在民办大学成立党支部。所以夏教授的分析应该是民办大学可能也不会全部给赶尽杀绝,但是它会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候。当民办大学也施行和公立大学一样的洗脑教育的时候,民办大学自己也生存不下去了。因为民办大学的优势就是和公立大学有所区别。要不然家长花了几倍的钱,为什么要到民办大学去读书呢?就是看它有这个区别。而且它还有很多外籍老师,这些外籍老师也是民办大学占优势的一个地方,更加吸引人的一个招牌。这些外籍老师如果是在这样一个政治环境下,他可能也教育不下去了。而且随时有可能被打成外国敌对势力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夏明认为,民办教育在中国受挫,是专制国家中政治与商业之间冲突的缩影,这是难以避免的。 

夏明说:“我们看到了新的补充规定,《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它不仅涉及到强化党的领导,另外还制止目前出现的民办教育中出现的过度资本化、过度商业化。因为我们毕竟知道在办教育的过程中,有商人参股或者插手的话,也会办出川普大学这样的大学。在中国毕竟是在校生的人口是逐渐走向缩减的过程,对于许多大学也会萎缩。对整个中国的国情来说,因为习近平从以前的“三个代表”,现在转到了“四个意识”,这些核心意识显然使得中国的民间办学的路越走越窄。同时,对于中国的民营资本家来说,中世纪商人经济的发展,想用奥卡姆的剑对准国家,尤其是专制国家,当然挑战是非常大的。政治和商业、企业家和政客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这也是今天中国出现的现象。”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