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届总统“关键一百天”早已开始

美国大选之后继续陷入计票纷扰,川普阵营转进诉讼之路,新总统于是尚未“正式”诞生,因为美国本身内外兼具的高度复杂性,尤其使得选后到新总统就职这两个多月,会是相当关键的过渡期,川普当然因力图翻盘伤神,至于已然在为执政做准备的拜登,这段时间应该也足令其焦头烂额。 

回溯四年前大选投票结束,希拉里认败,川普胜出,所谓“准总统”的工作便已正式开展,当年投票日为11月8日,到11月17日,“准总统”川普就已先后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电话,随后再直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形式上是谓接受道贺恭喜,实质就是以“准总统”的身分为一动荡的世界释出稳定力量,并也有在过渡期的混乱状态下,借此巩固美国国安。 

四年前的今天,当美国半数选民还在为川普出线惊骇不已,半数选民另为新总统额手称庆的同时,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之暂停运转。俄罗斯和中国虎视眈眈依旧,朝鲜照样架设著核武,伊朗军武威胁亦复如是,从叙利亚、黎巴嫩到也门和阿富汗,中东未曾减缓动荡,以美国为目标的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随时蠢蠢欲动,又即使是美国南端的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一样让美国不得小憩。新总统却都要在两个月后全部直接迎击。 

当年选后三周不到,川普第一波人事即有了雏型,国务卿一职也开始紧锣密鼓到处征询意见,国政拼图逐一浮出。包括弗林将担任国安顾问、赛申斯将出掌检察总长、蓬佩奥被指派为中情局长,都在那段时间获得定案,内阁高阶职务官员也一个个端上台来,11月还没过完,川普又再宣布时任南卡罗莱纳州州长的黒利将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但因国务卿人选未定而受到议论),12月1日就确认了国防部长为马蒂斯。此外,包括提勒森、蒲博思和班农等等,亦不只有了官方职衔,事实上也都早和川普开始共商国是。

外有世界热点如俄罗斯和中国的战略进逼,另有恐怖主义和核武器扩散的威胁,内部则是面对内阁组成的迫切性,总之,“准总统”和他所聘用的内阁成员,在总统大选后到正式上任前,某种程度已属于“当政”状态。正如美国国安顾问波顿在传记里所提,原来联邦高阶职务人事最竞争(斗争)的一刻,就在准总统从选举脱颖而出到正式就职典礼这段时间发生,甚而因为近十多年来愈发渗入的利益团体搅和其中而让组阁变得更复杂,里根当年一席“人事就是政策”的格言,恐怕早得到大幅进化,外界也必然紧盯著美国新总统的新团队主要想对外释出什么讯息。 

民主国家的政权交接,并不是大队接力,并非在最后一刻把棒子交到起跑者手上即可,美国新团队的准备工作,更因这个国家特殊的“全球治理”角色而有独特的算计公式,美国所受到的挑战自然呈现多元样貌,它所交涉的(尤其对外)领域,通常还存在高度的动荡和不确定性,大量的工作伴随大量的资讯,尤其得将个人之前针对美国国政所有过长期和深刻的思考,快速转换成实际操作,就又更有赖新旧团队于过渡期的有效交接。所谓民选新政府的“关键一百天”,从来不是从准总统上任后才开始计算,很多都是在正式上任前就必须先行布下大局。 

不可否认,直到现在仍多有美国人仍认为川普会取得最后胜利,但那也代表了选举舞弊的证据力将大到足够否定掉一场选举,总之,国家大政是否复行川普治下常轨是一回事,眼前拜登真正伤脑筋的应该已不在谁输谁赢,而是倘若正式宣布他为下届美国总统,他该如何确保自己在一个被大为压缩和加倍纷扰的过渡期里赶上进度。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