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弃

2022年5月18日傍晚,天阴沉沉的,空气冷冰冰的,恰似又要来一场寒冬欲尽的星雨,不知时节地袭击人间。我披着夹克,带着爱犬拜伦在街前巷后信步游转。行至南巷11号院门口,人行道上,看见一个年老古稀三角柜摆放在门前,风雨飘摇,像一位落魄的“老人”,悲戚戚待人施舍领养。

远瞧,两扇柜门合页和门栓闪着金光,门扇上有四位中国古代仕女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婀娜多姿,裙裾飘逸。至前细看,合页及门栓乃黄铜打造,四位仕女乃是用玉石雕刻的异域女士。她们发丝乌黑柔润发亮,云髻峨峨;肌肤娇嫩细腻滑光,延颈秀项。樱桃小口,皓腕玉指,上身开襟多彩绣花轻罗纱,下身散花水雾各色百褶裙,腰系丝罗,修短合度。每个人角色不同形态各异,举手投足如风拂杨柳,眉开眼笑似花开四季,端庄中的多情,温柔中的稳重,故事情节尽在其中。再看,右门上方椰林飘飘,左门上方春燕飞翔,玉石假山,布局得当。这些,完全的玉石材料雕刻镶嵌于门板上。除此,修竹吟风,花开遍野,木刻彩画衬托主题,渲染画面,使整幅作品从空间到时间达到臻美境界。手指轻敲不同部位,泛晕出一股金属般灵韵声响,这副极富诗情画意的力作,内涵究竟是什么,需要揣摩研究方能解读创作者的意图和思想。不说作品的意境如何,单就从用材到画面,从造型到色调,这一复杂的工艺流程,如此恰到好处,多不容易啊!

以加拿大近几百年来才形成移民国家的历史来判断,这幅作品应该来源遥远的他方,曾经漂洋过海,历经万水千山,把异乡当故乡,在这里落地生根。如果把这幅作品摆放在中国北京潘家园的古玩市场上,估计标价会以万元计,有识货者会抢手收藏。而今,在这地大人稀不知情的一隅地方,它却像废物一样被人遗弃,实在令人痛惜!

我顾不得“拜伦”哼哼着拽着狗绳要走,耐烦的定情看着三角柜,三角柜也像一位老人看着我,它在风雨中飘摇,我为它深深怜惜,谋算着怎么把它请回家,又恐被人不齿。就这样,两厢惺惺相惜,依依不舍。到此,我顾不得许多,下定决心,立即回家与儿媳商量,把这位饱经沧桑而才藻富赡的“老人”接回家,高堂安放,让它与我同享荣华富贵。

悉心运回家门,我如获至宝,仔细擦洗打理,三角柜焕然一新,摆放在我卧室墙角,房间立显光彩照人,诗意盎然。当天夜里,我醒来几次,打量这位被人遗弃而被我收养的历史“老人”,无比感慨。回想当年它诞生时,从选材到设计,精雕细刻,不知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完工后,亭亭玉立,又不知赢得多少人的羡慕和欣喜。想必当年的主人家也会像我一样,半夜睡不着,醒来看它几次,抚摸它几遍。然而,时过境迁,时间改变人们的观念,几代人变迁,遇到某一代子孙认为它不合时宜,不合当代风格,一抬手,把它当垃圾抛弃在马路上,任由风吹雨打。当然,也许是好心人家,因特殊情况无法保留家什遗物,又不好送与别人,因此,有意放在门口让需用的人拿去使用,既方便他人,又无人情之纠葛,如圣经所言:“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真是这样,善心可嘉也。创造难,破坏易,成物不可损坏,我定当妥善保管。

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正所谓:富贵多纨绔,寒门出贵子,打墙板上下翻,江山不变人在变。这一生活逻辑,现实中比比皆是。对我来讲,不说这幅作品价值多少,单凭隐含着多少人的心血,又如此唯美,定当妥善保存,直至永远。

2022年5月19日

作者:拜怀德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