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投诉量暴增 新州加强中医药行业监管力度

在新州投诉的患者人数增加之后,有关部门针对中医执业者的监管力度也正在加强。

据每日电讯报12月1日报道,澳洲中医药委员会(Chinese Medicine Board of Australia)公布的新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内,新州的中医执业人数已增至1989人,其中四分之三的中医专攻针灸和中药。 

随着中医执业人数的增加,数据还显示,2019-20年度提出投诉的患者数量也有所增加,其中42%与临床护理有关,其次是违规越界(10.5%)和药物治疗(5.3%)。另外,有关中医执业者的犯罪投诉在过去12个月内达到了16起,50%的执业者在审计过后被发现不符规定。

新州医疗投诉委员会(NSW Health Care Complaints Commission )2018-19财年收到了57起与中医有关的投诉,比前一年的29起相比增长近一倍。 

澳洲中医药委员会表示,他们已经采纳了针对中医药行业的新法规,其中包括对针灸或草药从业者所需的知识、技能和专业属性制定新的标准,并限制未注册的助手在手术中使用针灸,此前发生过患者肺部穿孔的案例。

以下过去两年被禁止执业的部分中医:

1、萧宏慈(Hong Chi Xiao)

2019年,悉尼西部的一名“拍打拉筋疗法”从业者萧宏慈因导致一名6岁男孩死亡而被判处10年监禁。这名男孩患有1型糖尿病,他在2015年参加了由萧宏慈在Hurstville举办的“拍打拉筋自愈法”体验班后死亡。

新州医疗投诉委员会的一项调查发现,萧宏慈告诉男孩的父母,拍打疗法“可以治愈所有疾病,其中包括糖尿病,而且不需要药物,因为通过这个疗法可以产生胰岛素”。

男童的家人说,萧宏慈告诉他们停止定期进行血糖测试和注射胰岛素,并建议男童停止进食三天,只喝水或姜枣饮料。

男童最终于2015年4月27日过世,新州验尸官认定拍打疗法是致死原因。2019年12月,萧宏慈被判误杀罪名成立,并被永久禁止行医。

2、Edward Chen

悉尼Ashfield区“岭南中医”的按摩治疗师Edward Chen被禁止从事医疗工作,原因是调查发现他违反了行为守则,在未经患者同意的情况下拍摄了患者的照片。

Chen在接受警察询问时说,他为患者拍摄照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有时会在按摩时偷拍她们。

Chen被控偷拍患者的私密照片,他对此表示认罪,并于今年1月被判处两年社区矫正令。今年10月,新州医疗投诉委员会永久禁止Chen向女性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理由是他“对公众健康或安全构成威胁”。

4、陈启新(Chi Xin Chen,音译)

陈启新中医师在新州Gladesville拥有并经营一家名为“Australian Natural Medicine Centre”的辅助医疗诊所,为患者提供中医服务。2018年10月,他在新州地方法院被判犯有在自身网站上发布多篇有关癌症治疗的文章,存在虚假、误导性或欺诈性广告行为,其中包括宣称一名患者完全使用传统中药成功治疗了癌症。

陈启新的网站上还详细介绍了哮喘、自闭症和生育问题等其他健康问题的治疗方法。法院认定,这些宣传材料在网站上保留了一段时间,这些说法可能会使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澳洲中医药委员会会长Xue在评论此案时,将违规行为描述为“公然滥用广告”。他说,“大多数注册中医师在做正确的事情。委员会已经向专业人士表明,如果他们的广告不符合法律,他们将被追究责任。”

注册中医师陈启新于2018年10 月31日被判罪名成立,并被法院处以罚款合计4万5,000澳元。但由于认为处罚过重,陈启新针对这一判决递交了《上诉通知书》,法官将有效判决罚款总额降至7,200澳元。

5、刘树权(Shuquan Liu,音译)

刘树权曾创立了一项减肥项目,据说帮助前总理谭宝减肥成功,但法庭认定他给公众的健康和安全带来了不可接受的风险,因此被停职。

刘树权曾为一名心脏病患者开出禁食、补救性按摩和针灸方案,这名患者在接受刘医生开出的“101健康计划”疗法一个月后过世,随后澳洲中医药委员会展开了调查。目前这名患者死亡的原因仍没有定论。

由于调查发现存在“更广泛的缺陷”,刘树权的中医师资格被吊销。2019年5月,刘树权在新州民事和行政法庭就取消资格一事提出上诉,结果败诉。刘树权还被勒令为新州中医委员会承担相关上诉成本。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