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大学老师都举刀杀人 这个世界会好吗?

百年前的1918年,著名国学大师梁济即将迎来自己花甲寿辰。古代60年为一甲子,每60年为一个轮回。但梁济再也不愿意社会重复他所经历的这个轮回。

但世事多蹇,社会灰寂。面对自己的儿子梁漱溟,梁济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对儿子提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梁漱溟说:“我相信世界是一天天往好里去的。”梁济点点头:“能好就好啊。” 

但当天晚上,梁济写好了万言遗书《敬告世人书》,然后在北京积水潭投水自尽。 

1918年这一年,生于1840年鸦片战争的马相伯已经78岁,他刚刚辞去复旦大学校长,想好好多活几年,见证苦难的中国变好起来。 

但他活到快一百岁时,正是日军全面侵华战争期间,上海已经沦陷,他不得不颠沛流离,明明已经到了越南,大家告诉他还在国内。 

1939年,越南谅山一间普通的民房里,虚弱不堪的老人躺在病床上。他梦里不知身是客,直把他乡作故乡。 

马相伯想到自己生于乱世,长于乱世,死于乱世,自己活着的一百年也是祖国苦难的一百年,禁不住老泪纵横。 

面对看望他的人,他心在泣血,说: 

“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啊,也没有把中国叫醒。” 

马相伯想叫醒中国,但他创办的复旦大学,最近显得昏昏欲睡,与复旦精神、大学精神相悖的新闻不时传出。 

马相伯没有辜负复旦,但复旦辜负了马相伯。 

特别是6月7日,当复旦大学的数学教师姜文华举刀杀人时,迅速成为最大的新闻事件。 

但让人震惊的是,一位大学老师挥刀杀死学院的领导,网络上竟然不是谴责,而是一片叫好。 

只因为最近不同地方相继发生的恶性公共安全事件,一个个凶手都是无差别滥杀无辜,事件相继发生后让人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全感。 

用鲁迅的话说,这叫“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而姜文华却是直接针对自己的上司,符合“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 

所以网上的舆论竟然是,有人说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不报复社会,不滥杀无辜,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 

有人说到底是大学老师,素质就是不同,不会杀学生和幼儿园朋友,全社会应该要看到读书有用,姜文华是条汉子! 

杀人偿命,未经法律授权,谁也不能剥夺他人的生命。这些道理,估计就是上面这样说话的人并不是不懂。 

但面对前几起滥杀无辜的恶性案件时,一个不反社会不乱杀人的凶手,俨然差点成为感动中国人物。这只能说明社会上的戾气到了何等程度。 

不相信善良,不相信法律,不相信部门,解决问题的手段动辄就是走极端,不敬畏生命,不敬畏法律,不敬畏秩序,心中只剩下杀心四起。 

这说明社会处理问题的刚性导向,已经成为了一种不良示范。而对弱势者的关怀救济不足满不在乎,个别地方高压环境下没有排气阀。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连大学老师都举刀杀人,已经给所有社会管理者敲响了警钟,在国家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我们的治理一定出现了盲点,这需要高度重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曹教授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