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威胁 或将阻止澳洲用户分享新闻

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脸书)9月1日(周二)向澳洲用户发出警告,如果澳洲新的《媒体业行为规范》强迫其向新闻机构付款,他们将会会阻止澳人在其社交媒体上分享本地和国际新闻。联邦财长随即称,不会被Facebook和Google(谷歌)的恐吓战术吓倒,政府仍将推进这个世界首发的法规。

据澳洲人报报导,澳洲联邦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表示,尽管Facebook发出威胁,但政府仍将继续推进其计划,迫使科技巨头为新闻向媒体公司公平付费。

“我们对数字平台的改革依据来自澳洲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的调查结果,该项突破性调查进行了18个月,是领先世界的。这些改革将有助于创造更具可持续性的媒体格局,并为原创内容付费。” 弗莱登伯格说。

据悉,今年7月,澳洲政府宣布将出台《媒体业行为规范》。依照这项草案规范,媒体平台必须向澳洲媒体机构支付原创新闻费用。如果双方无法就费用达成一致协议,则采取仲裁方式决定。而Google和Facebook都将在这个规范监管范围之内,如果其不能公平地向澳大利亚媒体公司支付新闻费用,将面临高达1,000万澳元的罚款。

据SBS报导称,Facebook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董事总经理Will Easton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奉行的《媒体业行为规范》无视社交媒体与新闻机构之间的关系,这一规范的实行将使Facebook遭受最大的损失。如果必须向媒体公司付费才能发布新闻,Facebook将会阻止澳大利亚用户分享新闻。

Facebook的威胁和此前Google(谷歌)的类似。谷歌警告,拟议中的媒体议价法可能会迫使谷歌采取应对措施,而使得澳大利亚用户在使用Google搜索和YouTube产品产生很大影响。

澳洲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质疑这家互联网搜索巨头的说法。ACCC主席Rod Sims表示:“Google无需向澳人收取搜索和YouTube产品的费用,也无需向澳大利亚新闻机构共享任何用户的数据,”他指,新规范将使澳大利亚新闻企业对记者的工作公平付费。

ACCC主席Rod Sims在一份声明中说,Facebook的威胁“时机不当而且有误解”。

“Facebook已经为新闻内容向一些媒体付费。该法规旨在为Facebook和Google与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企业的关系带来公平和透明。” Rod Sims说。

据报导,Facebook称已经在澳大利亚新闻上投资了数百万澳元,并愿意投入更多,并提议引入专门的本地内容平台。“但是这些建议被忽略了。” Easton表示,新法一旦推出,Facebook必须在移除所有新闻和接受一个新闻机构随意收费的不公平系统之间选择,“不幸的是,没有一家公司会那样经营”。Google此前警告说,拟议中的《媒体业行为规范》可能会泄露其澳大利亚用户的个人数据,并使他们无法获得免费服务。

Easton表示,Facebook赞同澳大利亚政府想要支持陷入困境的新闻机构,但其解决方案却适得其反。政府错误地认为在与新闻机构的关系中,Facebook受益最大,但事实恰好相反。他说在今年的前5个月中,Facebook向澳大利亚的新闻网站发送了23亿次“免费点击”,带来了价值约2亿澳元的流量。

近期,搜索引擎巨头Google每次在澳大利亚用户进行Google搜索时都会弹出通知,称“澳大利亚人使用Google的方式正处于危险之中”。Easton对此表示,“这不是我们的本意,却是我们最后的选择。这是防止违背逻辑的结果出现的唯一办法。”

AlphaBeta公司总裁 Andrew Charlton根据该公司的研究结果表示,“澳洲报业主要的损失,是发生在网络分类广告的搜寻上,而Google的大部份利润来源就是创造搜寻引擎”,“2002年到2018年间,澳洲报业的损失总额达14亿美元,分类广告收入下降了92%;而Google的分类广告收益则从1亿美元增加到36亿。”Andrew说。

澳洲联邦律法部长Christian Porter对悉尼晨锋报称,政府并不是“赌一下”社媒的反应,“我们有信心,Facebook在表达威胁之后,并不会采取跟进措施;相反新法规将迫使数字巨头向新闻原创者付费”。包括Porter在内的多位政客公开谴责社交媒体巨头威胁停止澳人在其主要的社交媒体上共享本地和国际新闻。

澳洲政府在提出的《媒体业行为规范》中表示,如果算法更改可能会对新闻的引荐流量产生重大影响,数字平台需要提前28天向媒体公司发出通知,并且需要告知新闻显示和呈现的重大变化。

悉尼晨锋报称,新的《媒体业行为规范》将使全球范围内的科技媒体公司向新闻业媒体付费,以及强迫科技公司与媒体增加更多的讨论。新的条款将让社交媒体在获得利润的同时,也要对企业带来损失的行为付出代价。 

财长弗莱登伯格表示,这些变化将解决“产生原创内容的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与数字平台之间的议价地位非常不平等”的问题。

据澳洲人报报导,澳大利亚研究所(Australia Institute)的负责技术中心主任Peter Lewis说,Facebook有一种轻视民主的行为模式。

“与其和联邦政府合作以实施ACCC为澳大利亚媒体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模式,Facebook反而威胁要从其平台上阻止媒体。这是那些‘大技术’机构的一贯反应,而民主选举的政府一直在努力保护其公民的利益。”他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