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个朋友圈给党看

满屏党建、党庆,满屏红色,铺天盖地,漫山遍野。 

从党员、官员、企业老板、打卡一族到失业群体,人人都在表忠,喊爹喊妈喊祖宗的,啥肉麻就有啥。那架势,如同赵太爷庆寿摆流水席,走过路过的人都要赶著来分一碗肉汤泡饭。在拿碗前,先要在赵太爷面前磕个头。赵太爷或者是管家看见了,吆喝一声:请饭,于是,这顿饭就有了著落。 

当然,这些客人都只能在大院外寻一个席位,进不了内院,更上不了赵太爷祝寿的厅堂。 

在饥饿属于常态、仕绅治国的农耕时代,这一幕乡绅联谊的画面谈不上甚么美感,但也绝不违和。 

但现在是资讯时代,于是,人们就把表忠放在了朋友圈。俗称,发个朋友圈给党看,约等于告诉党,你看,我是自己人…… 

在我看来,这样的表忠显然没甚么诚意。更尴尬的是,党很忙,没时间看你的朋友圈。 

中国人的祝寿之类的庆典,历来有规矩。一般来说,早早的,管家就会筹办物资,计算客人人头。更重要的是,庆寿这样的事情,更属于仕绅一族周期性的联谊机会,以此叙个旧,拉个交情、修复一下关系。或家里的儿女到了婚嫁的年龄,借此寻个亲家,给家族编织一个更大的保护网。 

比如,早早的,管家就会列好需要请的贵宾,这当然是对方地位越高越好。按顺序,则是官、亲(有地位的亲戚)、商、友。这些人,是事先就要定好上位,由老太爷亲自接见。除晚辈外,只作揖不磕头,有的甚至连作揖也免了,轩昂出入,喝你杯茶就算给你面子。至于吃饭,主家更是觉得蓬荜生辉。 

放在国与国之间,这大致相当于谁能请到欧美大国的元首,特别是美国总统,主办国一定是脸上有光。如果来的都是朝鲜、伊朗、白罗斯这样的实在羞于出口的国家老大,也大致相当于赵太爷家祝寿,仕绅大族都没来,结果草头山寨的山大王到来了几个,实在是难说有面子。 

至于这次中共百年庆,除了朝鲜、伊朗之流,好像也没甚么正经国家道贺。连俄罗斯独裁者普京其实也不给面子,只以自己个人的名义远远的作了个揖了事。 

这次党寿庆典依然是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会堂。忙著发朋友圈之前先看一下你们的信箱,收到请帖了吗?如果没有,那么,赵太爷其实也就不想你们去磕头作揖。 

此外,北京地铁、公交在长安街东单、西单、天安门的停靠点,所有计程车、私家车停靠点已经全封了。你要是一定要赶著去给党拜寿,可能需要买双好点的鞋,以及一个可以装干粮和饮水的大包。因为周边的店也关了,在7月4日以前,严禁生火。 

但即便是这样,恐怕也难以如愿。据消息指,6月30日晚上开始,靠近天安门的区域,都已经非请莫入了。 

如果你一定要哭著喊著要给党拜寿,其实也就只能在朋友圈里了。并且还要当心,不用轻易使用共产党,习近平等敏感词,一旦犯禁,轻则封号,重则坐牢。相当于在四处漏风的自家里给赵太爷供了个神龛,却被赵家的家丁上门掀了房。俗称,你们也配? 

综上所述,党的100周年大庆,除了不准你开饭坐地铁,不准你乱说乱动之外,别的跟你没甚么事。相反,和那些一厢情愿白做表情的“自干五”,即自带干粮的五毛比较,这几天待遇见涨的是党眼中的反贼们。他们只需要随便在朋友圈里吐槽几句,喝个免费茶,吃顿免费饭、甚至是免费旅个游,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发个朋友圈给党看?但党没兴趣看你的朋友圈。别自找没趣。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