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乱反映脆弱的台湾社会

外传郭台铭已与德国生技公司BNT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达成初步协议,首批BNT新冠疫苗最快8月将从德国原厂进口。对此,郭台铭办公室发出声明严正表示,希望媒体别再报导疫苗采购不要再报导进度、臆测内情,这可能妨害台湾取得疫苗的时程,对台湾防疫毫无帮助。 

先前,台湾政府说,国家处境状况特殊,对采购过程与到货时间要保密;这说法被质疑是“黑箱作业”、“推卸责任”。就连美国政府公开说:“台湾取得疫苗的途径被截断”,还是有人认为“中共打压就把证据摊开”。如今,与蓝营关系密切的郭台铭希望媒体不要再报导这些采购过程与内情,显见他碰到与台湾政府买疫苗相仿的困难。就连郭董买疫苗都要紧张到好像搞谍报战,就表示除了“钱”与“货”以外,其中的确有难以道尽的“外部压力”。 

澳洲疫情最近陆续爆发,疫苗短缺,民众抢疫苗无著;澳洲人口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厅长哈扎德(Brad Hazzard)说,这是电影“饥饿游戏”真实上演,但政府尽力了,外界不要用后见之明来批评政府的疫苗政策。民众先是没把疫苗当回事,疫情突出才抢打,再就是埋怨政府没有“超前部署”,没预备好够多的疫苗让想打的民众随时可以打,这几乎是过去一年抗疫相对成功的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不单是台湾的困境。 

有人羡慕美国现在到处可以打疫苗的“富有”状况,但美国走到今天,是用3千3百万人确诊数,近60万的死亡人数,以及以近124亿美元钜资和13家药厂及生技公司预先签订合作协议换来的。美国人口是台湾的13倍,我们或可想想:如果用240万台湾人口确诊,4.6万的死亡数,来替换“富有的疫苗”与美国式的解封,你会选择哪一个模式?

无视欧美国家如何走到今天的血泪,用去脉络的方式看待欧美国逐步解封的现况,也往往忽略了无论就百万人口的确诊数及死亡数,台湾都还是全世界的资优班。日本《产经新闻》驻台特派员矢板明夫说,疫情期间台湾比全世界其他国家都多守了500多天是一项奇迹,在被攻破之后又用2个月的时间,把700多个感染降到30以下,这又是个另一个奇迹。这是不是值得此刻珍视的防疫成绩单?说法其实可受公评。 

郭台铭愿意贡献一己之力出手为台湾买疫苗的心令人感佩,而台湾人或可通过郭董买疫苗的路径重新了解:买疫苗不是买猪肉,不是有钱就好,最难的不是订货,而是现货。至于老共有没有出手拦截干预?德国政府的态度与国台办“唯一代理”的声明,其实都已经再淸楚不过了。美国政府不是没有BNT疫苗,但捐赠给台湾的250万剂却全选择莫德纳,这其中的故事情节其实更意在言外。 

疫苗是战略物质,其中的买卖从来不只是商业逻辑;但台湾社会从来都要求物超所值,既希望随时有疫苗可打,还要求品质要好,又不能买太贵,然这三项绝不可能同时存在的条件,其实只在巨婴的想像世界里。疫苗政策既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人,朝野阵营名嘴政论就只好各引立论,各自攻防,乱战不歇。 

没疫苗时说“政府杀人”,有疫苗时说“这是乞讨来的”,开始打疫苗说“这疫苗会打死人”,大规模测试施打时说这政府只是让人“望梅止渴”。如果疫苗之乱是一面镜子,其实就是让人看清楚台湾人有多么自我中心,而这个社会又到底有多脆弱?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