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改编版玫瑰少年惹议 网:教科书级别文化挪用

在大陆新一期音乐选秀节目《天赐的声音》中,GAI联手周深同台演唱改编版《玫瑰少年》,因翻唱有悖于这首歌的创作初衷,遭到网友的批评,并登上微博热搜。

4月2日,有关玫瑰少年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北京酷儿合唱团也发微博称,原以为这个热搜是为了纪念22年前4月倒在血泊中的叶永志同学,但并不是,登热搜的原因是新改编版本引发颇大争议。

北京酷儿合唱团表示,也许是刻意,也许是无知,“永志不忘纪念,往事不如烟”的这句竟然被改编版本去掉了。似乎有人希望抹去这首歌背后的故事。但这个故事不能被这样抹去。 

据公开资料显示,《玫瑰少年》这首歌是蔡依林、阿信等根据台湾男生叶永志的故事而创作的。

叶永志是屏东县高树乡高树村高树国中三年级学生,因与众不同的性别气质而遭到部分同学霸凌,被骂“娘娘腔”,甚至被扒下裤子检查性别。叶永志的母亲向学校反映情况,但情况并未改善,以至于叶永鋕在下课时间不敢上厕所。

2000年4月20日,年仅15岁的叶永志在下课前8分钟提前离开教室去上厕所,后来被发现重伤卧倒血泊中,送医不治死亡。此事件引起台湾社会对于性别教育的讨论,使得原《两性平等教育法》在2004年修订为《性别平等教育法》。

《玫瑰少年》爱豆改编层出不穷,但#玫瑰少年#的微博话题页面却无法显示。微博认证制片人“陀螺的 ToroScope”发帖评论指,从官方角度来说,少数人像“永志”这个名字一样从来不存在,登不了大雅之堂和历史舞台,被歌颂的是那些加过滤镜的苦尽甘来,只有这样的柳暗花明配被看见。评论区说得很对:“教科书级别的文化挪用”,这样心知肚明却还在以糖衣炮弹贩卖少数话语实则毫无关怀的改编作品,没觉得它能对“为少数人发声”起什么作用,茧房里开表彰大会,自娱自乐。

另有不少网友评论称,“可以改编歌曲,但是请不要忽略这首歌的悲剧内核,当某些“明星”把最重要的歌词都遗弃的时候,这首歌就不再是玫瑰少年了。”、“不是不可以翻唱,也不是不能从其他角度诠释,我最反感的点在于删去了“永志不忘纪念,往事不如烟”这句词,我觉得保留它是最起码的尊重,所以现在这样怎么解释我都不能接受。”、“如果这首歌连“永志”这个名字都必须删掉的话,那不如换首歌吧。”

2021年9月,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通知,要求“杜绝娘炮等的畸形审美”,禁止“女性化”的男艺人上电视,掀起热议。

同年11月,大陆26岁网红摄影师鹿道森在微博发表五千字长文,以《无需为他立碑,只愿玫瑰年年为他盛放》为题,成为他人生留下的最后一段文字。不久后他被发现身亡。警方仅称排除他杀,未说明死因。

鹿道森写下了在校园被霸凌的经历:“男孩子就应该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顺便出口成脏才能叫男孩子,太安静的人就是女性,要被叫娘炮”、“我正常穿着,我行为举行也没有去模仿女生,只是因为看起来像女孩子,我在学校里就要被霸凌。语言暴力、被排挤、被欺负、让下跪,被威胁”。此事件也引发中国官方的“限娘令”是否助长性别霸凌事件的讨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