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好莱坞向中国审查低头

这几年好莱坞为了能够进军中国市场,演员、制作人纷纷开启自我审查模式。据美国笔会周三(8月5日)出炉的报告指出,规模可观的美国影业圈之中,编剧、制作人以及导演因担心得罪中国审查机关、无缘触及中国14亿消费者,而进行改剧本、删减场景并变更内容或是剪辑出两种版本影片的情况越来越多。

据法新社报导,报告从“阿汤哥”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新片“捍卫战士:独行侠”(Top Gun: Maverick)飞行夹克上的中华民国国旗消失,到“小布”布莱德彼特(Brad Pitt)2013年作品“末日之战”(World War Z)删掉中国是活尸病毒起源的桥段讲起,说明中国的敏感问题已经逐渐变成了好莱坞的问题。

美国笔会这篇报告标题为“好莱坞制作,北京审查:美国影业和中国政府影响力”(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 The U.S. Film Industry and Chinese Government Influence)。内文指出,包括西藏、台湾、香港政治和新疆,也不能有LGBTQ角色。

美国笔会报告主笔塔哲(James Tager)告诉“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这些议题是需要诉说的故事,“如果中国影业不描述,好莱坞影业也不描述,我们又能指望谁来诉说这些故事呢?”

美国笔会表示,在面临被打入黑名单等报复措施之下,好莱坞制作人甚至开始审查非中国市场导向的电影,以免影响其他排定给中国电影院的企划。

好莱坞的票房至上 

美国笔会的报告说:“实际上,中共在好莱坞电影卖不卖座上握有生杀大权,而片商主管很清楚这一点。”

在中国上映的外国电影是采用配额,每年仅允许少数几部外国片在戏院上映,并严格审查。外加中国人数庞大,许多影视电影认为是一块大饼,有利可图。

例如:漫威电影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蜘蛛人:离家日”(Spider-Man: Far from Home)等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远远高于美国票房。

报告指出,这就不难解释迪士尼前执行长艾斯纳(Michael Eisner)为何在中国禁播1997年片“达赖的一生”(Kundun)后还要向北京道歉。

许多人因为怕得罪中共,不只电影,演员也得自我审查否则难以在好莱坞中生存。如:男星李察吉尔(Richard Gere)主演过描述中国司法系统腐败的1997年惊悚片“红色角落”(Red Corner),在现实生活中也频为西藏人权发声,因为他的不讳言,让好莱坞许多制片人或者赞助商怕激怒北京从而失去中国这块大饼,根本不会找他拍电影。

中国改变好莱坞正在进行时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7月16日对华演说的也曾经提及过,中国正在改变美国的好莱坞说:“电影业向中共屈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中共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进入这个有利可图的市场的渠道,包括对美国电影实行配额制以及严格的审查制度,而好莱坞越来越多地依靠中国的资金。2018年,与中国投资者合作的电影占美国票房收入的20%,而五年前仅为3%。”

李察·基尔(Richard Gere)今年6月在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中发出警告。 他说,“中国的审查制度与美国电影制片厂进入中国市场的渴望相结合,可以导致形成一种自我审查制度,并忽视伟大的美国电影曾经解决的社会问题。”

美国笔会在报告内容还说:“寒蝉效应让许多好莱坞人士“自动将这些约束内化,连问都不用问”,不少制片人甚至邀请中国审查人员到拍片现场,影片未完成时先审查。”

一位好莱坞匿名制片告诉美国笔会,“如果你拟定出关键企划”,最怕的就是“你或你的公司被打入黑名单,招致他们出手阻挠你目前或未来的企划”。

美国笔会警告,默许中国审查制度,恐在每个傲于保障言论自由的国家成为“新日常”。 并说:“好莱坞顺从中国支配的做法,正在替全世界设下一套标准。

美国的反审查团体“美国笔会”(PEN America)成立于1922年,是设于纽约市的非营利组织,在美国与世界各地捍卫与提倡言论自由。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