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100岁也未等到凶手伏法 文革受害者抱憾离世

8月29日,知名学者、在文革刚刚开始就被学生打死的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去世。这位100岁的老人(1921年3月1日-2021年8月29日),终究没有活到看到杀害他妻子的凶手被严惩的那一天,就抱憾离世。作为这段历史见证者的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王友琴说,历史不是故事,而是有可能重演。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王晶垚去世的消息并未引发关注,就像她妻子卞仲耘在文革初期被打死的历史一样,似乎快要被人遗忘了。

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校长卞仲耘被本校的学生红卫兵活活打死,这是文革初期(红八月)最具标志性的事件之一,后世不断有文章和纪录片来记载这件事情。当然这种纪念和记载在中国是被禁止的。

卞仲耘所在的北师大女附中是北京市重点中学之一,聚集了大批高干子弟,文革开始后,学校停课,天天学习毛泽东思想,给老师们贴大字报进行批判。1966年8月5日,一批高中学生发起“斗黑帮”的行动,殴打学校老师。作为学校主要领导,卞仲耘被打得最重,最后不治身亡。她是北京市在文革期间第一个被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2004年,王友琴的五十万字巨著《文革受难者》在香港出版,其中就记载了卞仲耘事件。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者,王友琴的记录比较完整。她称,自己当时正是北师大女附中的学生,她亲眼目睹了卞仲耘被殴打的现场。直至今日,她仍清晰地记得五十五年前卞校长在学生宿舍走廊上留下的血印。她说:“这个鲜血一直保留到1969年的春天,也就是说,在两年里,我们每一天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就看到她的鲜血在那儿。”

2014年,被外界广泛认为对卞仲耘之死负有重要责任的女附中学生宋彬彬在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中,指责王友琴在书中歪曲事实。

报导发表后,王友琴与撰写宋彬彬采访稿的作者探讨历史细节时,还被对方要求向宋彬彬道歉。

宋彬彬是开国上将宋任穷的女儿。2014年初,作为事件发生时北师大女附中革委会副主任的宋彬彬曾在一场北师大学生和老师的小型聚会上发言,对卞仲耘之死表示歉意,说她没有能及时阻止这起事件的发生。

但这个道歉并没有被外界接受,尤其是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在宋彬彬道歉之后两周就发表公开声明,直指宋彬彬和同为革委会副主任的刘进道歉很虚伪。

自由亚洲引述当年王晶垚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宋彬彬和刘进就是杀害卞仲耘的凶手,根本不存在阻止的事实。 

其实卞仲耘被打死并不是孤立事件。在文革初期,中国的各级学校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王友琴曾公开称,她调查过几百个学校,包括大学、中学和小学。无一例外,从1966年到1968年期间,每个学校都发生了毒打、折磨校长和老师的事件。

据王友琴的调查,1966年8月还是北京八一学校六年级学生的习近平也是受害者。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当时遭到迫害,波及到了习近平。作为所谓“黑五类子女”,习近平在学校被红卫兵殴打,“游街”。习近平当时还问他的老师陈秋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陈老师当时无法回答习近平这个痛苦的问题。但在卞仲耘被打死48年后,这个问题在中国似乎也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王友琴还称,在当今的中国,还存在着思想的雾霾在阻止人们去挖掘历史的真相。她解释说,形成这种雾霾的原因有二,“第一就是说谎,这个事情,历史的事实是清清楚楚的,可是就有人说这是我编出来的。第二就是对人的生命的漠视,好像他们死了就死了,为什么我们还要来管这些事。”

卞仲耘之死已经过去65年,坚定追索历史真相的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现在也已过世,这一事件的印记似乎正在历史中消散。但当年形成红卫兵暴力的社会条件似乎并未消失。

但令王友琴欣慰的是,有大陆的青年学生上网看到她记录文革的文章后,写邮件向她感叹说 ,历史不是故事。

王友琴说,历史发生了,如果不对它进行认识和反省,是有可能重演的。

是的,历名可能重演,就在本周一(8月30日),李光满发表文章《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该文刚被刊登就被各大官媒转载,很多评论人士说,这篇文章让他们感受到习近平的新文革正在快步到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