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疫情隔离有感:勿以恶小而为之

昨天夜里快24点,社区群的管理人员转发了一条消息:“疫情防控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地步,大家不要私自出门…..” 

今天早上9点多,我就被院子里的大嗓门吵醒,群里说大家都下去散步了。一个小时后,管理员说:“各位居民,现在出门,把门上的贴条全部撕掉吧。辛苦大家居家休息这么久了…..” 

可不吗,虽然克拉玛依一个肺炎患者也没有发现,但也是经历了33多天的居家隔离。 

新疆住户门上被贴封条
新疆住户门上被贴封条(图片来源:微信)

长久没有运动,下楼有点虚…..回头看到我的房门是这样的。 

这种管理形式是说:如果住户从里面推门出去,封条就掉下来了,那你就…..

新疆住户门上被贴封条
新疆住户门上被贴封条(图片来源:微信)

 我把它小心地揭下来,留作一个纪念! 

以前垃圾都是志愿者帮忙丢的。今天一看,垃圾箱里已经一堆封条,还有整箱子的大乌苏。 

我们小区是幸运的,同在克拉玛依的一个朋友所在的小区,今天依然没能下楼。他出去做核酸检测的时候,发现单元门是这样的:

新疆住户门上被贴封条(图片来源:微信)
新疆住户门口被插上钢筋(图片来源:微信)

单元门的外面,被凿了一个洞,插入了一根钢筋。 

这种管理形式要达到的效果是:住户即使从楼上下来,也不可能从里面推门出去。 

其实从8月1日,乌鲁木齐那边的单元门,就已经采取了这样的方式:

单元门的外面,被凿了一个洞,插入了一根钢筋。
单元门的外面,被凿了一个洞,插入了一根钢筋(图片来源:微信)

克拉玛依肯定也是吸取了乌鲁木齐经验,在一些小区采取这样的方式。 

从一开始,我就非常担心这种方式,会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会出现可怕的状况:住家楼房,里面的电器、炉灶,都有可能引起火灾,而这种方式,会给火灾逃生造成极大的隐患。 

人们不该忘记“12.8”事件。这不仅仅是克拉玛依永远的痛,也是永远的耻辱: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发生恶性火灾事故,造成325人死亡、132人受伤。其中中小学生288人。  

数年后的克拉玛依街头,看到一个“请让孩子们先走” 的标志牌,我觉得社会在进步了。 

事故发生后的数年里,我一直在友谊馆对面的楼里上班,每天都要对着那片废墟,最后那里变成一个铺满马赛克的广场,但依然化解不了莫名的悲痛。 

如果人们健忘,我就将发生火灾时候的网络视频截图发上来: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这张图片右面的座椅就是同学们的座位,左面那片光亮就是礼堂南侧靠近舞台的太平门。那片耀眼的光芒在大火发生的时候,是锁死的。 

记者查看那个紧闭的铁门。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当时的锁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一月疫情时,克拉玛依一些小区对有些住户采取了这样的隔离手段:

新疆防疫强制将住户们上锁
新疆防疫强制将住户们上锁(图片来源:微博)

 

新疆防疫强制将住户们上锁(图片来源:微博)
新疆防疫强制将住户们上锁(图片来源:微博)

什么样的情况,才会采取这样的措施来规范人们的行动? 

我想起在我拍摄精神病专题的时候,病院也有2道紧缩的铁门。但铁门并不是从外面上锁,而是访客按门铃后,病房内的护士先透过一个小窗口观察,从里面开门。 

如果单从隔离手段来看,如今待遇还不如精神病人。 

不知道消防部门在这次疫情发生后,对这种封闭措施作何感想,但我们总不是总在出事之后,再去划归责任。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张新民摄影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