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日:离散的欧盟 濒死的北约 都被俄罗斯救活了

在刚刚结束的布鲁塞尔北约峰会上,虽然会议的结果并不出人意料,但是欧美所展现出来的步调一致、政策同步,却是二战以来绝无仅有的。或者可以说,欧盟和北约自诞生以来,就没有这么团结过。

这一切,都得益于俄乌战争。我之前提出一种说法,这是一场改变今后至少三十年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战争,甚至会永久改变国际政治版图。而欧盟和北约的满格回血,正是这种影响之一。甚至可以说,离散的欧盟、濒死的北约,都是被俄罗斯救活的。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面,“北约东扩”是俄乌战争的罪魁。基本逻辑是:北约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同盟,他的存在以及不断的扩张威胁到了俄罗斯的安全,才导致目前的战争。

很遗憾,从事实的角度,这种说法倒置了因果。大家都知道北约的成立,根本的假想敌是当时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集团。冷战结束之后,由于华约的解散,北约在理论上已经没有了对手,特别是国际舞台上继承了苏联衣钵的俄国,由于多年来经济疲弱不振,一度被欧美都认为掀不起大浪。所以北约在进入21世纪后,既然已经没有了对手,其存在是否还有必要屡屡被人提出来。特别是主导欧盟事务的法、德两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希望欧盟摆脱美国影响,成为世界重要一极的想法也是公开的秘密。甚至连美国最铁的盟友英国,也怀有异志。比如法德为了削弱美国在北洋的主导地位,去年还在欧盟的防务会议上,大力倡导“欧洲防务自主”——说白了就是欧洲的事情欧洲说了算;英国早在2013年就绕开北约成立一个比较松散的,在北约之外的所谓的“远征军集团”,其根本目的也是要绕过美国的主导,实现欧洲防务的自主。

欧盟内部的分歧其实更不必说,英、法、德这三个大国历史宿怨很多,各怀自己的小算盘,都想当主导。英国人为了保证自己的政策独立性,甚至还退出了欧盟。法国、德国在政治、经济事务上和美国暗地较劲,几乎都谈不上同步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019年接受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公开称,欧洲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而德国明知道俄国是美国的死对头,但是在近年来和俄国打得火热,和美国闹僵也在所不惜,一定要上马依赖俄国能源的“北溪”工程。是俄国的能源真的那么香吗?恐怕不是——德国希望脱离美国影响,掌控欧洲话语权的野心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连葡萄牙这种小国,其《公众》日报这个月还发文高呼:“北约解散,欧盟方得自主”……就在俄乌开战前不久,西班牙《先锋报》还发表题为《2030年北约还能否存在?北约的威胁来自其内部》的评论,认为北约的存在只不过是起到了美国人“压倒欧洲人”的作用,毫无必要。

而美国人自己,其实在俄乌战争之前,也对北约十分不满。因为欧洲国家都是富国,但是长久以来享受美国的保护,不仅不感谢,还在防务支出上比较吝啬,北约军费的一半,是美国掏的。2016年川普还在竞选总统的时候,提出的竞选纲领之一就是“解散北约”,因为川普认为“北约刚刚建立时,美国很强大,我们用北约保护欧洲,北约花了美国太多钱,不能再这么干了!”在更早的时候,在2008年美国国会议员罗恩·保罗就已经提出,为了避免美军陷入跟自己无关的战争,北约该解散了。美国《国家利益》杂志还发文称,北约是因为冷战而成立的,冷战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北约已经过时了。

你看,这就是俄乌开战前离散的欧盟,濒死的北约。但俄国人却用停留在19世纪开疆拓土的思维和野蛮,一次次的为他们续命。控制白俄成为附属国,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2014年入侵克里米亚,至今还在骚扰摩尔多瓦……3月25日,俄议会议员谢尔盖·萨沃斯佳诺夫更是公开叫嚣,为了“更完整”地确保俄罗斯的安全不受威胁,除了乌克兰以外,波罗的海3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摩尔多瓦以及哈萨克斯坦,都应被俄罗斯纳入“去军事化及去纳粹化的目标”。波兰为优先考虑的下一个目标。

这些极为露骨,明目张胆的扩张倾向,使得北约不仅为存在找到了理由,更间接证明苏联垮台后,以俄罗斯为假想敌的合理性。而乌克兰2月的一声惊世炮响,为欧盟和北约都送来了数十年未见的回春妙药。实在没有哪种威胁,比俄乌战争更能让人相信欧盟团结和北约存在的必要性了。同时也让整个欧洲都明白,他们确实还离不开美国,在全球军事平衡上,离开美帝,欧洲目前还不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

可以说,正是俄国人自己的野蛮和愚蠢,唤醒了欧洲自二战之后沉睡已久的危机意识,搁置了一切内部的争端,下定了抱团对抗的决心,也大大加强了美国在北约的领导地位——这些都是美国平时万般努力而不得的。美国人为了让欧洲各国增加国防预算,分担欧洲防务经费,这些年喊破了嗓子,但是没有一个回应。盛怒之下的川普2020年还干脆撤了在德国的1.2万名驻军——你们不愿出钱,老子不给你看家了……而现在,美国一句话没说,欧洲各国的国防预算普遍调高至GDP的2%以上,德国甚至快马加鞭,即将转身成为军事大国。

这里我们要诚实的说,俄乌战争在国际政治领域其实有多个受益方,比如早就想摆脱宪法束缚、发展军备但是没有好的理由的德国和日本;早就想摆脱俄国威胁加入北约但之前不敢的瑞典、芬兰;在俄国的阴影下很想向欧洲靠拢但别人不敢接纳的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早就看俄国不顺眼,和俄国在外交和军事层面都对着干的英国、波兰、荷兰……等等,但是,最大的受益方,当属“躺赢”的美国。

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脱身欧洲防务。我前面说了,美国求之不得的一直想甩掉的欧洲防务经费支出的包袱,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此后美国可以从欧洲防务中抽身,完成自己目前的战略转移;

第二,避免两线对抗。中俄作为两个世界性的大国,也同时是美国人遏制的最大目标,在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美国人首要的目标是俄国,但是制裁存在诸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缺口,对俄的打击很有限;而2018年中美关系逆转之后,美国又确定了亚太优先、围堵中共的战略,因此不得不更进一步的放松了对俄国的制裁和打压,拜登上台后甚至一度和普丁走得很近,试图减少双线对抗的压力,集中精力在亚太地区;而现在普丁的疯狂,让全世界都抱了团,全面对俄国的制裁和打击等于为美国轻松解决了西线战斗;

第三,大大强化了美国的单极地位。实事求是的说,虽然拜登上台后力图扭转川普事情的“美国优先”战略,四面缓和和盟友的关系,重塑美国的温和形象,但是成效并不显著。西方盟友各怀异志,并不买账。但是俄乌战争开启之后,法、德、日这些大国还是意识到,要解决诸如俄乌战争这种二战以来最大的国际危机,目前没有这个管闲事的“世界警察”的主导和参与,还是不行。所以这场战争把这些国家至少是目前紧密的团结在老拜登周围,大大强化了美国的领导地位;

第四,美国能源地位​加强。伴随着欧洲和俄国的全面脱钩,美国的能源出口、军火出口以及金融地位都会大大受益。特别是天然气的出口会大增,这更进一步的捆绑了欧洲和美国的利益​。​

昨天,老拜登在波兰的讲话中,他不仅骂普丁是“屠夫”,还有一句脱稿的口语,极为凌厉:“看在上帝的份上,普丁不能再掌握权力了”,从事后国务卿和白宫发言人的不断圆场中,这种公开谋求俄国领导层变动的话语,此前美方上下其实都是极力避免的。但也可以看出,现在的老拜登确实是信心满满,从“贱民”到“屠夫”,骂得无所顾忌。俄国人的世纪大昏招,给了老拜登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然,其实要成为受益方,现在也不晚,关键是看会不会站队。但是很大概率,俄国的的猪队友,还是会站在一起当搅屎棍。

我之前说过,其实国际政治并没有我们先想象的那么复杂,他就像生活中我们的人际关系一样——恶棍可能一时得志,但最终碰壁难以善终,这是大概率的结果。一个国家的内政、外交,往往是互为一体的。俄国人今日在国际舞台上深陷泥沼,仅仅归结于北约东扩,那真的是太看得起北约了。根本问题还是出自俄国人自己。不修内政专事掠夺,这样的路子,从来没有人走通过。

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既要感谢乌克兰人,又要感谢俄国人。乌克兰人的拼死抗争,不仅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和光明的未来,也为所有小国树立信心,为世界至少将赢得30年的和平;而俄国人的利令智昏,不仅彻底葬送了500年来沙皇的野心,也为在台湾问题上蠢蠢欲动的中共提前展示了一个代价高昂的失败版本,郑重宣告用武力改变疆土的时代必将成为历史。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