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集团被拍卖 愈百亿资产被估6.8亿 美媒直言明抢

3月30日下午,河北高碑店法院发布拍卖大午集团的通告。从评估公司出具的报告显示,大午集团的估价为6.86亿(人民币,下同)。但据大午集团知情人及员工称,集团有形资产至少有51亿(加上无形资产超过百亿)。但法院拒不接受集团的文件,直接进入拍卖程序,且不允大午集团回购集团资产。美媒认为,这是一场被中国官方彻底操控的系统性迫害,资产被强夺只是整个迫害事件中的一环,孙大午及其家族的命运是中国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悲剧缩影。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当地政府在拍卖环节的动作十分迅速。3月28日,保定当地的评估公司做出总价为6.86亿的评估报告,将其送达法院。3月29日,高碑店法院发布对大午集团进行拍卖的通告,且几乎在同一时间又发布了拍卖公司征集竞拍方的通告。

大午集团被拍卖 愈百亿资产被估6.8亿  美媒直言明抢
(推特)

 

大午集团被拍卖 愈百亿资产被估6.8亿  美媒直言明抢
(推特)

大午集团的一份公开申诉材料中称,大午集团仅有形资产就超过51亿,加上品牌、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大午集团的实际评估值在百亿以上。

大午集团发表的一份声明显示,他们的申诉材料还未送达法院,法院就已经强行启动了拍卖程序。

外界认为,过百亿的资产被如此低估且强制拍卖,动作还如此迅速,很难让外界相信,其中没有猫腻。

知情人:51亿的有形资产只给评了3亿多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大午集团下属的大午酒业总经理卢慧杰称,大午集团有28家子公司,有形资产共计51亿,却只给评了6.86亿,而这6.86亿之中还包含大午集团3.4亿的现金。也就是说,大午集团的28家子公司,所有的资产加起来,才评了3.4亿。

卢慧杰还称,大午集团还包括几十个亿的无形资产,比如国际首创的大午金凤的种子,大午品牌的影响力等等,这些都没有算在资产之内。

也就是说,大午集团自我评估资产愈百亿,最后评估的结果还不足一个零头。

卢慧杰指出,由于法院评估价格过低,集团各子公司已于3月28日就评估报告提出异议,但文件刚刚寄出还在路上,29日就收到法院的驳回信。3月29日下午5时左右,高碑店市法院的拍卖公告就已发出。

据维权网称,法院判决大午集团退赔集资款约10.37亿,这些款项的三分之二是大午内部集资款,也就是其中6.9亿是企业内部集资款。这就等于说,企业内部的集资款完全可以回购被法院评估为价值只有6.86亿的资产。

但是,卢慧杰却称,官方不让他们买,说都是涉案资产,不让动。

孙大午的朋友陈敏在朋友圈中指出,尽管大家对当地政府的蛮横早有心理准备,但这种赤裸裸的抢劫,依然让人愕然。

估价仅为实际价值的百分之一 100平的精装房被估7000元

日前,大午集团的一名员工匿名发布了一份视频,其实显示“保定诚信资产评估”的离奇估价。举例称,大午集团新建楼盘中的一套100平米的精装修房,每平方米的评估价只有70元,也就是说一套100平的精装房,仅被估了7千元。而徐水当地一套清水房(没有任何装修),2022年3月份的平均价格是每平方米7885元。也就是说,评估公司的估价只有实际价格的0.89%。,还不到百分之一。

这位员工在视频中称,100平精装修,70元一平,总价7000元。再看一下这栋楼,15层45套房,平均一百平,总价30万。再看这,这里总共有616套房,六个商铺,100多个车位,总价400万。这不是段子,你看,这就是高碑店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的评估书,这种评估是在开玩笑吗?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孙大午的亲属称,评估公司所评估的价格,只是实际价格的1%。除了评估价格离奇的楼盘,连企业新上的1500万新设备,也仅被估价150万。而这个所谓6.86亿的评估价格,还包括了各分公司账上本来就有的3.5亿元现金。也就是说,包括数百套新建楼房、大午学校、大午医院、温泉酒店,以及种禽公司在内的所有优质资产,仅被估价3.4亿。

评估公司的经办人称该案是国家机密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当地评估公司的内部人士称,大午集团被以超低价格评估,是政府做的决定。具体参与评估的人,现在都以保密的名义,被集中管理起来了,不让他们与外界接触。

报导称,记者多次致电保定诚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但该机构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拍卖公司称:不是谁都可以参与竞拍的

高碑店法院指定河北华信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大午集团。报导引述联系人刘永鑫称,大午集团的拍卖会不是谁都能参加的,对竞拍人有门坎要求,比如,要有经济实力,并且还要承诺接手后继续运营企业,以及政治要求。

但是刘永鑫拒绝透露,是什么样的政治因素,及究竟是哪些人能够参与竞拍。他直言,这个是要保密的。

法律界人士:这就是“明抢”啊!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表示,这些程序性规定都形同虚设,因为法院本身也是受制于党和政府,完全没有司法独立,那些评估机构也是一样。虽然有法律上的规定,但还是党大于法。

滕彪则认为,法院在办理大午案中,明显有政治目的。这是当局掠夺民间资产,打压民间声音的一部分。他说:“孙大午作为一个有开放思想的民间企业家,最后资产做到这么大,而且影响这么大,也是中共打压他的一个最根本原因。”

曾和孙大午同为天则经济研究所民营经济研究中心理事的旅美民营企业家王安娜(又名王瑞琴)直指,大午集团资产价格被严重低估,是“赤裸裸的抢劫”。她说,在中国把民事纠纷往刑事上靠,刑事问题则往往扣上黑社会罪名,一旦认定是黑社会,则可合理没收资产。她称这是一场“抢钱运动”,而且这种案子在中国各省都非常普遍。

王安娜认为,中国当局对大午集团的掠夺,就是一种政治迫害。

新唐人引述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说:“除了资产评估作价做低以外,它还要限制这个买家,一般人是买不了的,没有资格的。所以它这个本质上就是一种内幕交易,最后就是把整个企业卖给它们那些内部指定的人、指定的单位、指定的企业。那么这个说难听一点,基本就是个明抢。”

赖建平还称,共产党是专制政权,它最害怕老百姓的反抗,尤其害怕有一定的影响力、做得比较好、规模比较大的,有可能成为反对力量的这些民企。他们会首当其冲成为中共的掠夺目标。

大午集团简介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1984年创立。孙大午从养一千只鸡、五十头猪起家,经过三十多年经营成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有员工九千多人,年产值超过三十亿元。

孙大午办医院,当地村民与员工只要花人民币一元就能就医;他还办农民技校,自掏腰包让当地村民免费上学。

案件始末

孙大午现年67岁,被视为自由派商人,在中国有“良心企业家”的称号。2020年11月11日,警方突然逮捕了他和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以及公司高层等28人,公司也被官方接管。

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被当局指控,是因为他长期公开抨击时政,并创办福利医院免费医疗,触及地方政府的利益。

中国当局指控孙大午等人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实上是大午公司向内部职工(大午公司的职工甚本都是当地村民)和职工亲友的借款,大午公司出具借据。由于大午公司支付的利息比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要高,因此他们很愿意把钱借给大午公司。

维权网援引据知情人称,大午公司向员工借款并非秘密,企业发展至今30多年来一直存在,也从没出现过偿还兑付问题。有些员工在暂时没有大的资金开销的情况下,就把工资特别是奖金以借款的形式放在公司;当地农户习惯用自产玉米在大午集团的饲料厂兑换饲料,但有的农户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饲料,或者直接把玉米折算成现金,放在大午集团“吃利息”。因为大午集团给出的借款利息比银行要高,还有周边的一些村民(数量极少),也把现金借给大午集团。

这些本来是村民自愿的行为。但目前大午公司由官方接管,他们在给把钱借给大午公司的村民登记时,要求他们证明是被迫将钱借给大午公司的,否则就不给登记。一些村民担心拿不回自己的钱,被迫按照官方的意图做伪证。

另外,公司向村民租地进行经营,本来也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但警方诱导村民证明,他们并非自愿将地租给大午公司的。

报导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组织所谓的“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司所有印章全被收缴,公司资产全被政府接管。目前公司经营收入一落千丈,一些员工家庭经济已陷入困境。政府在公司的对外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被盘查。律所被当局禁止私自介入案件。媒体、网络上有关案件的报道、评论也被删除屏蔽

2021年7月28日,孙大午被控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寻衅滋事8项罪名,被河北高碑店法院判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311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