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搬到了后院?南澳新建中领馆激怒居民

4年前,中国政府以500万澳元购买了阿德莱德东郊的Joslin区一块5600平方米的地块,并在过去3年来一直在建造中国驻南澳领事馆。该地周围的居民向澳洲人报倾诉了这期间“饱受摧残”的经历,中国令人不快的声誉似乎在这里得到了彰显。而在居民区内建立如此庞大的领事馆也引起了一些政要的质疑。 

Joslin区绿树成荫,历史悠久,是列于遗产名录中的中产阶级郊区,距阿德莱德中央商务区以东5公里,居民生活安逸富足。然而,自从中国在此建立领事馆后,居民的生活完全变了样——一夜之间安全摄像头突然出现在私人住宅前,在无预警的情况下居民的围墙被推倒,NBN电缆被切断,街道上散落着建筑材料,中国工人在周日使用着噪音巨大的建筑机器工作,甚至当着居民的面,无人机降落在领事馆内之前。

新建的领事馆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包括住宅、办公区、会议区和停车场等,与其它城市或堪培拉指定使馆郊区不同,南澳的中国领事馆完全建立在私人住宅群内。

该领馆现在被3米高的安全墙所包围,安装了泛光灯、运动传感器,围墙上到处都是摄像头。去年,领馆的墙上曾被抗议者涂上了“自由香港”4个字,之后中领馆安装了更大的闭路电视摄像机。 

参议员质疑中领馆对澳洲安全造成威胁

南澳独立参议员Rex Patrick在去年8月曾呼吁澳洲政府“必须关闭”中共在南澳的领事馆。他说:“中国驻阿德莱德领事馆于2016年1月开始运作,当时正值澳洲政府承诺在Osborne造船厂建造澳洲的新型潜艇和护卫舰。中国在阿德莱德的领事机构是一个重大的安全威胁。如果不消除这一威胁,可能会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主要盟友与澳洲分享高度机密的国防信息和技术的意愿也会受影响。”

他还质问说,中国在阿德莱德有10名领事人员。意大利有两名,而希腊只有一名。大多数国家的领事业务只有一名荣誉领事负责处理,为什么中国在这里有这么多领事人员?

自由党参议员Alex Antic也质疑为什么仅设了两个外国领事馆(希腊和意大利)的南澳,会允许中共建立这个超大规模的领事馆。

“你看到的就是北京一角”

中国驻南澳领事馆长李章(Li Zhang译音)坚称领事馆遵守所有法律,仅负责领事和贸易上的事务,并称“无人机”的说法是“完全荒谬的”。 

但是,当地人并不买账。

澳洲人报花了两天时间与周围两个街区的居民交谈,除了一个例外,每个家庭都对在自家的周围建立如此庞大的领馆不解,并对中领馆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 

在采访居民期间,中领馆的两名工作人员走出来,问澳洲人报的记者采访是否得到了领事馆或警察的许可。记者回答说,我们站在澳大利亚的公共街道上,我们可以自由地喜欢与谁交谈,就与谁交谈。 

退休的能源执行官、扶轮社长Brian Kretschmer的前院正对着领事馆,“你所看到的就是北京的一角。”他对记者说,“他们的行为就好像他们就是法律。就像他们有外交豁免权一样。” 

粗制滥造的工程  

受害最严重的居民之一是Sharon和John ,出于安全原因他们拒绝透露姓氏,他们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Josh和一只白色的比熊贵宾犬Odie。 

Sharon和John 展示了领馆建筑工人给他们家后院造成的破坏。一天他们回家后,发现有8米长的后围栏被推倒了,取而代之的是领馆3米高的丑陋的水泥安全墙。他们家的一部分植物和树木也被砍掉,一个树枝落在邻居的游泳池中。安全墙上装着看起来像是摄像机或运动传感器的东西,直对着他们家的后院。

更为糟糕的是,安全墙的做工很差,包壳已经开始松动。

John说,过去两年来领事馆的建筑工程造成他的NBN网络经常断网,他最初不知道为什么。 

“我到Telstra询问,他们最终发现中领馆在施工时不断切断电缆,但是出于安全原因,他们不允许我们到那里修复,所以我只好自己掏腰包为我的互联网安装了卫星”,John说。

摄像头令人不安 

居民Matt Burns和Lisa Medlyn同样表达了强烈不满,他们说,邻居中没有一个人不对领事馆的位置或他们的行为不满。 

Medlyn女士说:“在一个安静的住宅区中,这么多摄像机包围着我们。” “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去年,我的丈夫与Brian和其他几个邻居聊天时,一个无人机在他们上方盘旋,然后飞向领事馆。” 

退休教师Chris说,领事馆的建设似乎一直“遥遥无期”。“有人在这里昼夜不停地工作,听起来他们唯一的工具就是角磨机。” “他们把社区弄的一团糟,所有的建筑材料都洒落在人行道上。他们认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墙壁旁边的那间大棚子几周前突然冒出来,不需要开发批准。” 

澳洲人报的记者花了大约7个小时的时间,在两条街道上敲了30多家的门,只有一位居民对领事馆无任何抱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