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搬到了後院?南澳新建中領館激怒居民

4年前,中國政府以500萬澳元購買了阿德萊德東郊的Joslin區一塊5600平方米的地塊,並在過去3年來一直在建造中國駐南澳領事館。該地周圍的居民向澳洲人報傾訴了這期間「飽受摧殘」的經歷,中國令人不快的聲譽似乎在這裡得到了彰顯。而在居民區內建立如此龐大的領事館也引起了一些政要的質疑。 

Joslin區綠樹成蔭,歷史悠久,是列於遺產名錄中的中產階級郊區,距阿德萊德中央商務區以東5公里,居民生活安逸富足。然而,自從中國在此建立領事館後,居民的生活完全變了樣——一夜之間安全攝像頭突然出現在私人住宅前,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居民的圍牆被推倒,NBN電纜被切斷,街道上散落着建築材料,中國工人在周日使用着噪音巨大的建築機器工作,甚至當着居民的面,無人機降落在領事館內之前。

新建的領事館是一個龐大的建築群,包括住宅、辦公區、會議區和停車場等,與其它城市或堪培拉指定使館郊區不同,南澳的中國領事館完全建立在私人住宅群內。

該領館現在被3米高的安全牆所包圍,安裝了泛光燈、運動傳感器,圍牆上到處都是攝像頭。去年,領館的牆上曾被抗議者塗上了「自由香港」4個字,之後中領館安裝了更大的閉路電視攝像機。 

參議員質疑中領館對澳洲安全造成威脅

南澳獨立參議員Rex Patrick在去年8月曾呼籲澳洲政府「必須關閉」中共在南澳的領事館。他說:「中國駐阿德萊德領事館於2016年1月開始運作,當時正值澳洲政府承諾在Osborne造船廠建造澳洲的新型潛艇和護衛艦。中國在阿德萊德的領事機構是一個重大的安全威脅。如果不消除這一威脅,可能會損害我們的國家安全,主要盟友與澳洲分享高度機密的國防信息和技術的意願也會受影響。」

他還質問說,中國在阿德萊德有10名領事人員。意大利有兩名,而希臘只有一名。大多數國家的領事業務只有一名榮譽領事負責處理,為什麼中國在這裡有這麼多領事人員?

自由黨參議員Alex Antic也質疑為什麼僅設了兩個外國領事館(希臘和意大利)的南澳,會允許中共建立這個超大規模的領事館。

「你看到的就是北京一角」

中國駐南澳領事館長李章(Li Zhang譯音)堅稱領事館遵守所有法律,僅負責領事和貿易上的事務,並稱「無人機」的說法是「完全荒謬的」。 

但是,當地人並不買賬。

澳洲人報花了兩天時間與周圍兩個街區的居民交談,除了一個例外,每個家庭都對在自家的周圍建立如此龐大的領館不解,並對中領館的行為表示強烈不滿。 

在採訪居民期間,中領館的兩名工作人員走出來,問澳洲人報的記者採訪是否得到了領事館或警察的許可。記者回答說,我們站在澳大利亞的公共街道上,我們可以自由地喜歡與誰交談,就與誰交談。 

退休的能源執行官、扶輪社長Brian Kretschmer的前院正對着領事館,「你所看到的就是北京的一角。」他對記者說,「他們的行為就好像他們就是法律。就像他們有外交豁免權一樣。」 

粗製濫造的工程  

受害最嚴重的居民之一是Sharon和John ,出於安全原因他們拒絕透露姓氏,他們有一個十幾歲的兒子Josh和一隻白色的比熊貴賓犬Odie。 

Sharon和John 展示了領館建築工人給他們家後院造成的破壞。一天他們回家後,發現有8米長的後圍欄被推倒了,取而代之的是領館3米高的醜陋的水泥安全牆。他們家的一部分植物和樹木也被砍掉,一個樹枝落在鄰居的游泳池中。安全牆上裝着看起來像是攝像機或運動傳感器的東西,直對着他們家的後院。

更為糟糕的是,安全牆的做工很差,包殼已經開始鬆動。

John說,過去兩年來領事館的建築工程造成他的NBN網絡經常斷網,他最初不知道為什麼。 

「我到Telstra詢問,他們最終發現中領館在施工時不斷切斷電纜,但是出於安全原因,他們不允許我們到那裡修復,所以我只好自己掏腰包為我的互聯網安裝了衛星」,John說。

攝像頭令人不安 

居民Matt Burns和Lisa Medlyn同樣表達了強烈不滿,他們說,鄰居中沒有一個人不對領事館的位置或他們的行為不滿。 

Medlyn女士說:「在一個安靜的住宅區中,這麼多攝像機包圍着我們。」 「誰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去年,我的丈夫與Brian和其他幾個鄰居聊天時,一個無人機在他們上方盤旋,然後飛向領事館。」 

退休教師Chris說,領事館的建設似乎一直「遙遙無期」。「有人在這裡晝夜不停地工作,聽起來他們唯一的工具就是角磨機。」 「他們把社區弄的一團糟,所有的建築材料都灑落在人行道上。他們認為自己可以隨心所欲,牆壁旁邊的那間大棚子幾周前突然冒出來,不需要開發批准。」 

澳洲人報的記者花了大約7個小時的時間,在兩條街道上敲了30多家的門,只有一位居民對領事館無任何抱怨。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