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日:乌克兰的四行仓库

昨天俄方为了鼓舞士气,官方电视台专门播放了一段普京和绍伊古会面的片段,在画面中,绍伊古报告取得了重大战果,普丁顺势宣布马里乌波尔已经“解放”,下一步是“不让一只苍蝇飞出来”。

人类历史上有些美好的词汇,用着用着就坏掉了,比如俄国人的解放——实在无法解释,摧毁一个城市95%的建筑,导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还有无数人在炮火中艰难求生,这居然就是解放,论颠倒黑白的造词能力,俄国人真的加强一下,你还不如叫做“全域炮火管理”。

这里我要重点介绍一下马里乌波尔这个让俄军至今无法攻下的最后的堡垒,亚述钢铁厂。这是个1933年苏联时期建成的巨无霸重型工厂,占地11平方公里的厂区有各种完善的生产、生活设施,作为重要的产钢基地,当年苏德双方也曾在此激战过。此后这个工厂在重建过程中考虑到战备需要,修筑了大量的地下工程,据称其地下部分甚至比地上部分还要复杂。实际上就是一个地下城,个别建筑能甚至能够承受核打击。不仅有充足的粮食储备,还有独立的水源等,堪称天然的地道战圣地。

目前守卫这里的主要有两股部队,一是一直在此固守作战的亚速营,而是近期突破重重包围,舍命增援的乌军第36独立旅。两支部队加起来目前仅剩下2千人左右。另外据悉还有一千余名平民也在该厂的地下设施中避难。第36独立旅的指挥官Serhiy Volyna针对俄军的屡次“最后通牒”明确表态,可以撤,但绝不降。

俄军之所以咬住马里乌波尔不放,除了它的战略地位重要——既是目前乌克兰在亚速海的唯一出海口,又是连接克里米亚和乌东的陆地要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亚速营的防区。俄国人发动战争的口号就是要“去纳粹化”,亚速营作为俄国定义的“纳粹”,要是连这都干不过,以前的口号不都成了笑话吗?

可惜,实力配不上野心,这事就容易成笑话。从开战伊始,马里乌波尔就在俄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坚守至今已经55日。俄军在此的强攻,从公开的报道中至少损失了两个少将、两个上校,人员阵亡数以千计,不是被打痛了打怕了,也不至于在面对最后的堡垒的时候,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

如果要用一个更贴切的比喻,我觉得亚述钢铁厂这个堡垒,倒像是淞沪抗战时候的“四行仓库”。1937年10月淞沪会战失利后,国军选择了战略撤退。国军第88师524团在谢晋元率领下,以仅有的414名官兵,对外号称“八百壮士”,坚守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掩护主力撤退。由于对岸就是英租界,所以成千上万的租界市民、外国侨民隔着苏州河,得以全程目睹了孤军坚守的悲壮一幕。在整整四天的悬殊对决中,甚至出现了负伤的国军士兵将自己绑上手榴弹从六楼跳下仓库,利用自杀攻击炸死日军的壮烈场面。在这个小小的四行仓库,日军损失200余人而仍未攻下。后来国军虽然最后被迫撤退入英租界,但是“八百壮士”的威名,还是大大的激励了抗战中的国民,为此创作的《八百壮士歌》在抗战中传唱不息,其中名句“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脍炙人口。

实事求是的说,如果将来马里乌波尔故事要是写出来,我相信不会比四行仓库差。4月10日,45岁的乌克兰国家边防局中校伊戈尔·达什科(Igor Tarasovych Dashko),在掩护自己的部下从马里乌波尔突围的过程中,身受重伤,被俄军重重包围,他用无线电台向战友留下了一句“荣耀归于乌克兰”的遗言后,决然拉响手雷和电台一起自爆。这跟四行仓库的慷慨赴死的中国士兵没有区别。

所以这场战役打到现在,绝不是俄军的骄傲,而只会是耻辱。

当然俄军的耻辱不光是战场上的。有一个10岁的乌克兰小姑娘Ivanka前几天意外的找回了自己被抢的手机。她的家乡位于北部的特罗斯佳涅茨,一名俄军士兵抢了她的手机,但此后这名倒霉的俄军又在交战中被乌克兰第93旅俘获,乌军士兵在查看手机后发现了原来的主人的信息,并把手机归还了Ivanka。抢一个10岁小姑娘的手机这种事,可能比抢洗衣机还可耻,还可怜。就跟我们中国人最瞧不起的踹寡妇门一样,都是卑鄙的懦夫才会干的事情。

另一个小姑娘的故事也很是感人。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前不久有个背上写满个人信息的乌克兰女孩?这个叫做Vira的仅有两岁小姑娘的母亲Sasha Makoviy,最近在法国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为什么要在女儿背上写上个人信息的原因。她们家在战争开始的时候撤离基辅,作为一个母亲,“我最大的恐惧是Vira走失了,或者我们死了,她永远不知道她是谁,或者她来自哪个家庭”。所以她把女儿的信息写在背上,拍下来后又发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如果自己出意外,那么也许女儿将来可以凭借这些找到自己的家庭信息。所幸的是,她带着女儿在经过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和比利时长途逃亡后,最终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法国。

我相信任何一个为人父母的人,都能体会到这个乌克兰母亲的苦心。这些都是人类基本的共同的东西,但我相信,那些狂热的天天讨论俄军为啥还不用核弹的鹅粉们不具备这样东西。和抢小姑娘手机的家伙一样,能够长成人形的,未必都是人。

根据英国国防部发布报告显示,普丁似乎正在丧失耐心,他给俄军划了一个时间线,要求在5月9日之前一定要拿出像样的成果,现在只剩下18天了,这成果还没有一点眉目。5月9日为啥对这么重要?因为这是俄国卫国战争胜利日,每年都会举行盛大红场阅兵。这么重要的耀武扬威的日子,在已经付出两万多人伤亡的巨大代价下,要是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战绩告慰自己打了多年鸡血的国民,那实在是说不过去。以后谁还愿意听自己TREE NEW BEE?法国《世界报》透露,普丁目前最大的目标是占领整个顿巴斯地区,最小的目标是彻底拿下马里乌波尔。

难呐——大帝面临的外部环境越来越恶劣。加拿大外长乔利昨天宣布,对俄实施新的制裁——新的制裁名单中包括俄罗斯寡头和他们的家庭成员,也包括大帝的两个成年女儿。连新西兰都凑热闹宣布对18家俄罗斯金融机构实施制裁。作为回应,俄宣布制裁90名美、加官员,甚至连脸书的扎克伯格都在其中——就是不能让他们喝上正宗的伏特加哇。亡俄之心不死的美帝目前正在联合国推动一项提案,准备废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针对性很明显。这个提案目前参与联署的有50个国家。在把俄国踢出人拳理事会后,下一步的目标可能就是把俄国踢出安理会——虽然可能很漫长。昨天在印尼召开的G20会议上,美国、加拿大和英国财长在俄国财长发言的时候,公然不给面子,直接无视离席。

俄国战场不顺心,外交不顺心,可能经济上更不顺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预估,由于战争的破坏,乌克兰经济今年将下滑35%,俄罗斯经济也将下跌8.5%。

这个数据肯定偏保守,但是俄国那点家底要是下跌8.5%那也是够喝一壶的。战争这种烧钱的游戏,富有富的打法,穷有穷的打法。可以肯定的是,穷的打法除了靠无数的炮灰填坑,别无他途。

普丁的亲信,卡拉加诺夫(Sergue Karaganov)4月2日在接受英国《新政治家周刊》曾高调表示:“俄罗斯不允许失败。这是西方与‘非西方’世界为未来世界秩序进行的一场间接性战争。俄罗斯一直是‘非西方世界’的代表。”卡拉加诺夫同志政治立场好,但是明显喝得有点高。历史上俄国的失败也是家常便饭了,何必在乎这一次两次嘛。大不了三十年以后,和朋友一起愉快的要饭。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