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日:烏克蘭的四行倉庫

昨天俄方為了鼓舞士氣,官方電視台專門播放了一段普京和紹伊古會面的片段,在畫面中,紹伊古報告取得了重大戰果,普丁順勢宣布馬里烏波爾已經「解放」,下一步是「不讓一隻蒼蠅飛出來」。

人類歷史上有些美好的詞彙,用着用着就壞掉了,比如俄國人的解放——實在無法解釋,摧毀一個城市95%的建築,導致數十萬人流離失所,還有無數人在炮火中艱難求生,這居然就是解放,論顛倒黑白的造詞能力,俄國人真的加強一下,你還不如叫做「全域炮火管理」。

這裡我要重點介紹一下馬里烏波爾這個讓俄軍至今無法攻下的最後的堡壘,亞述鋼鐵廠。這是個1933年蘇聯時期建成的巨無霸重型工廠,占地11平方公里的廠區有各種完善的生產、生活設施,作為重要的產鋼基地,當年蘇德雙方也曾在此激戰過。此後這個工廠在重建過程中考慮到戰備需要,修築了大量的地下工程,據稱其地下部分甚至比地上部分還要複雜。實際上就是一個地下城,個別建築能甚至能夠承受核打擊。不僅有充足的糧食儲備,還有獨立的水源等,堪稱天然的地道戰聖地。

目前守衛這裡的主要有兩股部隊,一是一直在此固守作戰的亞速營,而是近期突破重重包圍,捨命增援的烏軍第36獨立旅。兩支部隊加起來目前僅剩下2千人左右。另外據悉還有一千餘名平民也在該廠的地下設施中避難。第36獨立旅的指揮官Serhiy Volyna針對俄軍的屢次「最後通牒」明確表態,可以撤,但絕不降。

俄軍之所以咬住馬里烏波爾不放,除了它的戰略地位重要——既是目前烏克蘭在亞速海的唯一出海口,又是連接克里米亞和烏東的陸地要道,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亞速營的防區。俄國人發動戰爭的口號就是要「去納粹化」,亞速營作為俄國定義的「納粹」,要是連這都干不過,以前的口號不都成了笑話嗎?

可惜,實力配不上野心,這事就容易成笑話。從開戰伊始,馬里烏波爾就在俄軍的重重包圍之中,堅守至今已經55日。俄軍在此的強攻,從公開的報道中至少損失了兩個少將、兩個上校,人員陣亡數以千計,不是被打痛了打怕了,也不至於在面對最後的堡壘的時候,採取圍而不攻的策略。

如果要用一個更貼切的比喻,我覺得亞述鋼鐵廠這個堡壘,倒像是淞滬抗戰時候的「四行倉庫」。1937年10月淞滬會戰失利後,國軍選擇了戰略撤退。國軍第88師524團在謝晉元率領下,以僅有的414名官兵,對外號稱「八百壯士」,堅守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掩護主力撤退。由於對岸就是英租界,所以成千上萬的租界市民、外國僑民隔着蘇州河,得以全程目睹了孤軍堅守的悲壯一幕。在整整四天的懸殊對決中,甚至出現了負傷的國軍士兵將自己綁上手榴彈從六樓跳下倉庫,利用自殺攻擊炸死日軍的壯烈場面。在這個小小的四行倉庫,日軍損失200餘人而仍未攻下。後來國軍雖然最後被迫撤退入英租界,但是「八百壯士」的威名,還是大大的激勵了抗戰中的國民,為此創作的《八百壯士歌》在抗戰中傳唱不息,其中名句「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膾炙人口。

實事求是的說,如果將來馬里烏波爾故事要是寫出來,我相信不會比四行倉庫差。4月10日,45歲的烏克蘭國家邊防局中校伊戈爾·達什科(Igor Tarasovych Dashko),在掩護自己的部下從馬里烏波爾突圍的過程中,身受重傷,被俄軍重重包圍,他用無線電台向戰友留下了一句「榮耀歸於烏克蘭」的遺言後,決然拉響手雷和電台一起自爆。這跟四行倉庫的慷慨赴死的中國士兵沒有區別。

所以這場戰役打到現在,絕不是俄軍的驕傲,而只會是恥辱。

當然俄軍的恥辱不光是戰場上的。有一個10歲的烏克蘭小姑娘Ivanka前幾天意外的找回了自己被搶的手機。她的家鄉位於北部的特羅斯佳涅茨,一名俄軍士兵搶了她的手機,但此後這名倒霉的俄軍又在交戰中被烏克蘭第93旅俘獲,烏軍士兵在查看手機後發現了原來的主人的信息,並把手機歸還了Ivanka。搶一個10歲小姑娘的手機這種事,可能比搶洗衣機還可恥,還可憐。就跟我們中國人最瞧不起的踹寡婦門一樣,都是卑鄙的懦夫才會幹的事情。

另一個小姑娘的故事也很是感人。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前不久有個背上寫滿個人信息的烏克蘭女孩?這個叫做Vira的僅有兩歲小姑娘的母親Sasha Makoviy,最近在法國接受了記者的採訪,講述了她為什麼要在女兒背上寫上個人信息的原因。她們家在戰爭開始的時候撤離基輔,作為一個母親,「我最大的恐懼是Vira走失了,或者我們死了,她永遠不知道她是誰,或者她來自哪個家庭」。所以她把女兒的信息寫在背上,拍下來後又發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如果自己出意外,那麼也許女兒將來可以憑藉這些找到自己的家庭信息。所幸的是,她帶着女兒在經過摩爾多瓦、羅馬尼亞和比利時長途逃亡後,最終有驚無險的到達了法國。

我相信任何一個為人父母的人,都能體會到這個烏克蘭母親的苦心。這些都是人類基本的共同的東西,但我相信,那些狂熱的天天討論俄軍為啥還不用核彈的鵝粉們不具備這樣東西。和搶小姑娘手機的傢伙一樣,能夠長成人形的,未必都是人。

根據英國國防部發布報告顯示,普丁似乎正在喪失耐心,他給俄軍劃了一個時間線,要求在5月9日之前一定要拿出像樣的成果,現在只剩下18天了,這成果還沒有一點眉目。5月9日為啥對這麼重要?因為這是俄國衛國戰爭勝利日,每年都會舉行盛大紅場閱兵。這麼重要的耀武揚威的日子,在已經付出兩萬多人傷亡的巨大代價下,要是沒有一點拿得出手的戰績告慰自己打了多年雞血的國民,那實在是說不過去。以後誰還願意聽自己TREE NEW BEE?法國《世界報》透露,普丁目前最大的目標是占領整個頓巴斯地區,最小的目標是徹底拿下馬里烏波爾。

難吶——大帝面臨的外部環境越來越惡劣。加拿大外長喬利昨天宣布,對俄實施新的制裁——新的制裁名單中包括俄羅斯寡頭和他們的家庭成員,也包括大帝的兩個成年女兒。連新西蘭都湊熱鬧宣布對18家俄羅斯金融機構實施制裁。作為回應,俄宣布制裁90名美、加官員,甚至連臉書的扎克伯格都在其中——就是不能讓他們喝上正宗的伏特加哇。亡俄之心不死的美帝目前正在聯合國推動一項提案,準備廢除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一票否決權,針對性很明顯。這個提案目前參與聯署的有50個國家。在把俄國踢出人拳理事會後,下一步的目標可能就是把俄國踢出安理會——雖然可能很漫長。昨天在印尼召開的G20會議上,美國、加拿大和英國財長在俄國財長發言的時候,公然不給面子,直接無視離席。

俄國戰場不順心,外交不順心,可能經濟上更不順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最新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預估,由於戰爭的破壞,烏克蘭經濟今年將下滑35%,俄羅斯經濟也將下跌8.5%。

這個數據肯定偏保守,但是俄國那點家底要是下跌8.5%那也是夠喝一壺的。戰爭這種燒錢的遊戲,富有富的打法,窮有窮的打法。可以肯定的是,窮的打法除了靠無數的炮灰填坑,別無他途。

普丁的親信,卡拉加諾夫(Sergue Karaganov)4月2日在接受英國《新政治家周刊》曾高調錶示:「俄羅斯不允許失敗。這是西方與『非西方』世界為未來世界秩序進行的一場間接性戰爭。俄羅斯一直是『非西方世界』的代表。」卡拉加諾夫同志政治立場好,但是明顯喝得有點高。歷史上俄國的失敗也是家常便飯了,何必在乎這一次兩次嘛。大不了三十年以後,和朋友一起愉快的要飯。

(全文轉自作者臉書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