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明的邀约

李大明虽然外表五大三粗,但内心却非常细腻,尤其是人情味特浓。他移民美国后,当上了公务员,住在三藩市,一住就住了三十多年。

虽然身在异乡,但李大明总按捺不住思乡心切,期盼有朝一日能与当年一起上山下乡的知青们共聚一堂。前些年的一个秋天,他终于偷得浮生半日闲,从三藩市飞回香港,希望能与住在香港的场友们一聚。

然而,由于他与昔日的场友们久无联系,时移世易,沧海桑田,他早已不知道这些场友们身居何处,更不知道他们今时今日的电话号码,不知怎样才能与他们欢聚一堂。

可是,李大明毕竟是个聪明的广州知识青年,又在美国泡了这么多年,头脑十分灵活,他冥思苦想了两天,终于想出一条妙计,决定独自一人在香港九龙最繁华的弥敦道上来回踯躅,他不相信在那条马路走上十天八天,连一个熟人也遇不上。皇天不负有心人,事实上,果然如他所料,终于在一天晚上,他真的在弥敦道上遇见三十多年不曾谋面的场友阿添。

阿添做梦也没想到会在弥敦道上遇见李大明,惊喜交加之余,激动万分地抱着李大明又笑又跳。

李大明请求阿添代为联络所有身在香港的场友们,周末一起到九龙的一家大酒楼相聚。阿添欣然答应,当即为李大明四出奔跑,打电话,传口讯,把李大明如何从美国三藩市飞回香港,如何在弥敦道上来来回回走了一个多星期,如何热切盼望与场友们相会叙旧等等全跟大伙说个一清二楚。场友们都被李大明的诚意感动了,纷纷从柴湾、上水、香港仔、大屿山、西贡等地赶来尖沙咀。

场友来了十一人,大伙在酒楼里欢聚一堂,共进晚餐。席间彼此推杯换盏,乐做一团,追忆往日,谈笑风生。

饭后结账时,李大明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账单,仔细地看清楚银码,一共是6000元港币。李大明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六条红杉鱼,放在账单上,又将账单放在转盘上,往右轻轻一拨,将账单转到阿添面前。

阿添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李大明,目光中全是问号。李大明没有留意阿添的目光,更没有看见阿添目光中的问号。李大明只不过按照自己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习惯,平时在三藩市与朋友聚会时的一贯做法,自己付自己的那一份钱而已。

李大明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多年,无论是同学聚会、朋友聚会或同事聚会,结账时都是各付各的,在他的观念里,如果未经对方同意就大包大揽,别人会以为你瞧不起他,以为你嫌他穷得没钱吃饭。因此,即使别人同意你请客,你还得对他们说一声谢谢。如果未经对方同意,结账时争着付款,人家只会以为你是想显摆。

阿添和其他香港场友哪里知道李大明是怎么想的,即使知道,他们也无法接受李大明的观念。明明是你专程从美国飞回来想见我们,明明是你天天在弥敦道逛来逛去想找到我们,明明是你通过阿添把我们请来相聚,怎么吃顿晚饭还要让我们自己掏饭钱?有几个老前辈心中更是闷闷不乐:我们接受你的邀请,不嫌路途遥远,坐了几个小时车赶来见你,没想到吃完晚饭竟然来个AA制!

最后,他们谁也没能理解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