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周梓乐倒卧血泊 香港市民遭防暴警恶意呼喝

香港科技大学男学生周梓乐去年反送中期间堕楼不治,死因引发多方揣测,香港从11月16日起对其死因展开死因庭研讯。在11月23日的死因庭上,一名男市民蒙伟杰忆述,他在事故当晚目击一名伤者倒卧血泊中,过程中曾有防暴警察途经现场,向他及消防员“恶意呼喝”,情况一度紧张。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蒙伟杰表示,去年11月4日凌晨他因要避开催泪烟而走到尚德邨停车站高层,不久便看见一名青年奔跑、大喊“救命!要first aid(急救员)”、“有大镬嘢!”又示意出事位置,于是他和一名大叔走向停车场2楼,惊见远处有一名伤者倒卧在地,而附近无人。

蒙伟杰回忆说,伤者头部朝向停车场外,贴在地面,两臂放于腰间,膝头微屈,双脚合拢靠左,从姿势看好像“曾经想起身”。当时他因惊吓而呆立站著,大叔则趋前数米观察后又返回,神情状似欲哭。

他说,一分钟后有三名消防人员赶到现场。此时他冷静下来,并趁消防员要将伤者翻身朝天时,拍下首张照片,当时是凌晨1时7分。蒙伟杰表示,拍摄仅为记录事件,故他将镜头避开伤者容貌。约两分钟后,他应消防员的请求,去带领增援的消防员到场,途中将义务救护员一并带来。

又过了大约六七分钟,凌晨1时15分至17分之间,有一队防暴警察途经现场,向他们“恶意呼喝”,以致于他不敢再拿手机拍摄伤者,情况一度变得紧张。

蒙伟杰说,警方离开后,他于凌晨1时26分再次录影,此时有抬担架的救护员出现在停车场的街外,故影片显示有人大声呼叫救护员上来。三分钟后,他录下最后一段影片,目的是要记下时间,因当时众人都在争拗为何救护员仍迟迟未到。

蒙伟杰表示,当时只有在尚德邨外十字路口看到催泪烟,停车场2楼也有气味,但周梓乐倒卧的地方没有气味。他又指,当时现场没有人谈起伤者为何受伤。

法庭上播放多个现场附近的闭路电视片段,法官特别向证人询问,镜头见到桥上的其中一人,是否和之后见到的伤者相似,证人确认,指镜头内的男子与伤者相似,尤其对鞋相似。

周梓乐的父亲在16日的死因庭上作供指,儿子向来身体健康,性格沉静但为人正面,遗物不见有遗书,而父子最后一次沟通,是周梓乐透过WhatsApp提醒他要“关窗”,以防警方发射的催泪弹。

周梓乐去年11月4日凌晨于将军澳警民冲突中,在尚德邨停车场堕楼昏迷,留医五天后不治,终年22岁。外界对他堕楼原因和经过众说纷纭,有指他因躲避催泪烟而失足。事后救护车遇上警察封路、巴士及私家车阻塞等,疑被延误救治。警方就防暴警在堕楼发生前后何时进入停车场,说法亦曾前后不一。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