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预算2021: 关注哪些房产看点?

在即将公布的联邦预算中,专家和行业团体呼吁各级政府在处理天价住房问题上发挥作用,建造更多社会公房、提高贫困人士的租金援助,并改善新建房屋的节能效率。

据Domain网站报导,悉尼大学城市规划师Nicole Gurran教授直言不讳地说,”我们需要政府大规模增加对社会住房和经济适用房的资助。在这方面,过去的几份预算非常令人失望。“

Gurran教授的研究表明,即使在疫情之前,部分低收入工人因负担不起租金而退出劳动力市场,使雇主无法获得低薪员工。

她建议联邦政府提供额外资金,解决原住民和无家可归者的住房危机。

Gurran教授的建议与近期政府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的一系列刺激房市的政策,包括HomeBuilder计划,以及首次购房者5%首付款购房的 “首次购房订金计划 “等,都是针对社会主流大众制定的,但对社会的弱势群体支持有限。

Gurran教授呼吁政府在制定预算时,不要仅考虑政治上是否受欢迎,而是要考虑社会各阶层的福祉。

联邦的“首次购房订金计划”一直非常受欢迎,政府是否会扩大这项计划是本次预算案的看点之一。据透露,联邦政府正在考虑允许允许民众用这项计划购买更高价格的房产。根据政府的最新数据,本财政年度该计划只剩下430个名额。

相比之下,帮助老年人从房产中获得现金的反向抵押贷款计划却很少有人参与。截至2020年12月,该计划只有3771名参与者,尽管多数澳洲老年人的财富都被锁在家庭住房中,手头现金流很少。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家庭财务项目主任Brendan Coates说,今年预算案的一个更紧迫的优先事项是提高联邦租金援助的比率。

他说,如果这个比率增加40%,每年将花费财政预算15亿澳元。

Coates说:”如果你在退休后拥有自己的房子,这相当好,但如果你是一个租房者,贫困的风险非常大。“

“这将是政府支持女性获得财务安全的第一个方案,因为澳大利亚无家可归者中增长最快的群体是老年女性。”

除了更多的社会住房外,他还希望看到规划改革。

虽然规划改革不是由联邦政府控制的,但联邦可以通过向州或地方政府提供激励措施,以促进城市近郊和中郊的住房建设。

新南威尔士大学住房研究和政策教授Hal Pawson说,尽管有HomeBuilder计划,但建筑业的工作岗位仍然比2020年3月的水平低3.8%。

他支持社区住房行业协会提出的在三到四年内建造30,000套社会住房,创造18,000个就业机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