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在哪里?

近日,身在美国的耿和连续发推向中共当局喊话,询问其丈夫高智晟今何在?2006年,高智晟因不畏强权,参与调查法轮功受酷刑迫害案,并连续三次向中共最高当局发信要求“停止灭绝民族良知”,结果被当局逮捕、判刑、虐待,还多次被失踪,他被世界舆论誉为“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如今又逢法轮大法日(5月13日),失踪超过三年的高智商再次引起世界的关注。

耿和:我愿意陪丈夫一起坐牢

在高智晟持续失踪超过三年之后,其妻子耿和日前在推特(Twitter)一连发布2则推文,先是表示,“我有理由怀疑高智晟已死在中共的非法关押中”,并质疑若不是如此,当局为何不让家人知道高智晟的明确位置,也不让家人与高智晟见面或联络。

耿和接著在第2篇推文表明,“我本人已经将二个孩子抚养成人,决心回到中国,与我的丈夫高智晟一起坐牢”,并要求中国大使馆依中美领事协定,发放进入中国的签证给她,并强调“我不会放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2009年1月9日,妻子耿和决定为了孩子的未来,铤而走险,抛下狱中的丈夫,通过偷渡方式离开中国。之后在多位友人协助下,耿和带著16岁女儿及5岁儿子,爬山涉水,从云南偷渡到泰国,并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于3月12日抵达美国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

耿和
2021年4月28日,耿和接受自由亚洲专访(孙诚拍摄)

今年1月2日,耿和在推特上发文称,她得到一个悲伤的消息,身在山东的高智晟的姊姊,因担心弟弟的境遇,担惊受怕以致忧郁成疾,绝望中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

身在美国的耿和曾表示,2006年高智晟前往山东姊姊家看望病危的姊夫,遭到执法人员冲入家中暴力拘捕,姊姊和孩子也被带走软禁,致姊夫病逝时身边没有家人陪伴。目睹弟弟的遭遇,高智晟姊姊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曾二次自杀被救起。

艰苦求生存 自学成律师

高智晟1964年4月20日出生在陕西榆林佳县一个非常贫苦的农村家庭,11岁丧父,母亲独自养活七个孩子,他是老三。

1980年,中国恢复了全国高考,被文革绞杀的重点中学也刚刚恢复,16岁的高智晟成功地考上了重点高中,为走进大学向前迈了一步,却因家贫而中断了学业。他和弟弟不得不离家打工干苦力挖煤,两年后又被工头吞没工资。兄弟俩只得无奈地返回老家。

18岁时,高智晟为了能生存,决定去当兵,被编进中共南疆军区六师第十八团,驻扎在新疆的喀什地区。三年之后,他认识了通讯女兵耿和。1988年,高智晟和耿和退伍。两年之后、也就是1990年8月1日,两人喜结良缘,成为恩爱夫妻。

高智晟律师及妻子耿和
高智晟律师及妻子耿和(图片来源:网络)

高智晟退伍后,转业留在喀什地区,那时的退伍军人待遇很低,生活仍然艰苦。于是高智晟先后在喀什和乌鲁木齐地区摆小摊卖菜、当水泥厂工人和推销员。

与此同时,高智晟一直在埋头学习,一心自学成才。他于1994年10月完成了自学考试,获得了大学法律文凭。1995年,31岁的高智晟在新疆乌鲁木齐考取了律师的资格,成为职业律师。

执业起发愿为弱势群体维权

高智晟于1996年起正式开始执业,由于高智晟有著亲身的体验,他对老百姓的贫苦以及中国社会到处弥漫的苦难和冤情,充满了无限的同情,他以法律为武器,专门为穷苦人打官司。

在最初的两年里,他在乌鲁木齐办案,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的案件都是帮助弱势人员打免费官司,他的好名声不断传播,全国各地的请求越来越多,高智晟四处奔波办案,对于弱势者,他不但不收任何费用,还自付路费,曾因此而欠债。

在短短几年里,高智晟以朴素、灵活和泼辣的作风,先后赢得了多起重大案件,为一些弱势者夺回了应有的权利与利益。在当地他被老百姓称为“疯狗律师”。

高智晟也因此受到一些同行者的忌恨,不断遭受污蔑举报及攻击。

在一次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记者问他:“你总免费工作,如何生活?”

高智晟认为律师应当为弱势者撑腰,他说:“我的出身很穷,我知道穷人的感情,所以我知道我要做甚么。……我不会把帮助别人看成是对别人的施舍。我的目光很长远,我要用我的这一辈子拯救我的下一辈子!”

这句话成为了高智晟十年律师生涯的真实写照。

1998年,高智晟代表丹东的一位儿童,控告不负责任的医生,并赢得了胜利,获得了80多万元的赔偿,引起了全国的注意。

2000年,在办理巴州农机公司的案子中,高智晟迁居北京。

2001年,中国的司法部选评中国 “十大最佳律师”,高智晟为其中之一,成为全国知名人士。

2002年8月,高智晟在北京成立自己的律师事务所,陆续聘雇了20名律师。尽管工作很忙,但他依旧给自己定下执业生涯的规矩:“三分之一案件,都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甚至可以自掏腰包资助当事人。

高智晟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图:维权网)

不畏强权 触及中共敏感神经

由于高智晟坚持“法律是神圣”的,他敢于接受任何挑战违法不公的案子,各种各样反映中国尖锐社会矛盾的案子纷纷涌来,结果苦难重重,中国司法界与政府的黑暗让高智晟看到中共体制的邪恶,他发现自己正在不断地触及中共敏感神经 。

首先是好几起城市拆迁案,高智晟纷纷败诉、毫无进展。然后他又和朱久虎等著名律师一起,接受了陕西油田案,结果更加不妙,朱久虎还被抓了起来。

不久,高智晟接受蔡卓华牧师案,并为太石村案被捕的郭飞雄担任辩护律师,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案、以及沈阳的郑贻春案等等,这些案子都涉及到中国社会矛盾的根源,也就是中共一党专制、结党为私的各项政策。因此,高智晟到处碰壁,遭到国安特工的骚扰与围剿。

其中“蔡卓华牧师案”被中共当局定性为:“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境外宗教渗透案”,蔡卓华牧师被判入狱三年。

蔡卓华
蔡卓华。(图:网络)

“郭飞雄案”是指发生在2005年的广州番禺太石村,村民因官员违背民意倒卖土地而“依法罢免村官”,被当时的舆论称为,开启“民主化”的“第一小岗”,结果惊动了中央,直接下令武力干涉,而帮助村民维权的郭飞雄遭警方秘密逮捕。

郭飞雄
郭飞雄。(图:公有领域/美国之音 )

“黄伟案”是发生在2004年,也是高智晟正式受理的第一起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他在了解案情的过程中,不但了解到外界对法轮功的描述是完全错误的,也深深体会到司法机构对法律的藐视,以及对生命尊严的践踏。高律师曾当面指责主管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就像“盖世太保一样,完全在法律之外。” 他还写信向全国人大发出质问:“法轮功人员是不是中国公民?是不是要受中国宪法保护?是不是享有中国公民权利?”

黄伟
黄伟和妻子郝秋燕。(图:网络)

“郑贻春案”中,因郑贻春经常向海外媒体发布稿件,中共当局怀疑他就是《九评共产党》一书的作者,郑贻春于2005年12月被判入狱七年,并于2018年12月13日去世,享年59岁。

郑贻春
异议作家郑贻春。(图:提供)

高智晟三度写信给胡温 并宣布退出“中共”

在接触了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黄伟案”后,为了更加完整地了解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从2004年开始,高智晟开始亲赴山东、辽宁、吉林等地,对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进行深入调查。

在采访及取证中,高智晟面对亲眼所见的一切震惊不已,他称自己从未想到中共执法机构可以如此毫无人性地酷刑折磨一个弱势群体,尤其针对妇女,“丧尽天良!”他愤怒道。

在2005年10月、11月、12月,高智晟先后向中共时任最高领袖胡锦涛及温家宝发了三封公开信,阐述了他对“610”办公室的调查结果。

他在公开信中形容由周永康主导的中共法外机构“610”办公室是“国家政权内且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它正在行使著在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高智晟在第三封公开信中写道:

“几乎百分之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高智晟在公开信中呼吁“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同时他也表现出对中共当局的极大绝望。

在第三封公开信发出后的隔天,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发出了“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书面声明。”他在声明中写道:“十几日的几乎昼夜不断地对政府控制集团几年来野蛮迫害自由信仰者的真相的调查今日暂告一段落。”“我看到了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述清针对我们善良人民的罪恶!”

“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写道。最后他称退出中共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二天后,高智晟又发表了一篇文章《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他称中共“是一个靠杀人起家、靠杀人来维持其统治的残暴政权。”他呼吁道:“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凶,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高智晟失去自由

从高智晟调查法轮功遭迫害开始,中共大批秘密警察一直围堵在他的家门口,或跟踪、监视,或挑衅,直接威胁到他妻儿的安全。

2006年3月,海外媒体曝光苏家屯事件,指控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作买卖,高智晟公开表示参与调查事件真相。2006年6月,高智晟在北京发邀请函,希望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进入中国大陆进行独立调查。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遭到中共警方的秘密逮捕。在遭受长时间的酷刑虐待之后,同年年底,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高智晟
4月19日,高智晟妻子耿和女士来到旧金山中领馆外,抗议中共对高智晟律师的迫害(图:自由亚洲)

与此同时,高的妻女也成为中共国安手中的人质,中国公安曾威胁高智晟,若将酷刑细节向外界透露,他们将在高的妻女面前折磨高,且其女儿也会死亡。

从那之后,高智晟再也没有获得自由,他的生活动荡不安,一会儿放、一会儿关,但始终在警察的全天候监控之中。

2007年11月,高智晟写的一篇长达5千字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送到海外发表。

高智晟在文中描述了自己的遭遇:

“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的那些‘ 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于难为情—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我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及精神折磨所谓骇人听闻。……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 ……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

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2017年8月高智晟再次被失踪,迄今生死不明。

法轮功

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法轮佛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在中国吉林省首次公开传出的气功修炼法,传出后立即受到民众与地方政府的支持。法轮功以“真、善、忍”作为功法理念,《转法轮》为其主要书籍。练习者普遍认为此功法对身体健康及净化内心有著极大的好处。

在法轮功传出后,迅速遍及世界,包括港台、美、欧、澳洲等超过140个国家和地区,依据中国政府在1999年以前的估计,大约7,000万人到上亿人修炼。每年的5月13日原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的生日,后被作为法轮大法日。

1999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带头发起了一场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外界认为是因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令中共当局格外紧张。

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图:看中国)

为了迫使修炼者放弃法轮功修炼,中共当局不但在世界范围内以大量资源长期污蔑法轮功,江泽民还下令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央直接领导的“610”办公室,曾历任组长的是李岚清、罗干、周永康。该组织的任务就是指挥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洗脑”“转化”。

之后从各劳教所、派出所等地传出,中共当局采用的“洗脑”“转化”方式是极其残酷的非人道酷刑,这些酷刑包括毒打、心理煎熬、体罚、密集而高负荷的强制劳动、烧烫与冰冻、电击身体敏感部位、强迫灌食,甚至剥夺食物与睡眠的权利、不让上厕所、强奸与轮奸。

酷刑之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受伤、残废及死亡。

之后,更传出中共政法委机构与军医院合作,大规模系统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器官,以商品的性质移植给中国人或外国人谋取暴利。

如此恶行引发世界关注,由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组成的加拿大独立调查团2006年发布了第一版(在中国境外进行的)调查报告,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认为该报告对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指控“可信度极高”。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全票通过343决议,关注和谴责中国共产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要求中国共产党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