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撞宝马”案 三个家庭的悲剧并未停止

2019年,河南省商丘市的“玛莎拉蒂撞宝马”案当时轰动了整个中国。23岁玛莎拉蒂豪车女车主谭明明开车时酒精含量高达167mg/100ml,酒醉撞死2人,撞重伤1人。2020年1月16日商丘市中院开始审理此案,直到现在案件发生已经一年多了,却迟迟都没有审判结果,近日玛莎拉蒂案迎来最新进展,死者女儿抑郁休学,平时只有一句“想爸爸”,听得家人直掉泪。

这件事情当时引起广泛关注的原因之一是,玛莎拉蒂豪车女车主谭明明是一个中国典型的游手好闲富二代。年仅23岁的她刚从一所职业学院毕业,因为家中做皮革厂生意,而在当地有五层小楼,毕业即失业的她平日生活奢华、糜烂,喜欢炫富、炫玩、炫喝酒。谭明明毕业之后宠爱她的父亲送给了她一辆玛莎拉蒂,但是在拿到豪车之后,从2019年6月5日到事发的7月3日,仅仅一个月时间,她驾驶的玛莎拉蒂曾被系统录得5次违章,累计扣24分,总罚款1000元。

2019年7月3日,谭明明再一次和往常一样驾驶着豪车,前来和朋友们一起吃烧烤喝酒。车上其中一名女乘客名叫张小渠,自称和是谭明明是“明渠组合”,但实际上两人却是“酒鬼闺蜜”,21岁的她已经在永城市属企业工作,是当地土地局某张姓领导的女儿,后根据她的回忆,当天他们一共喝了一瓶红酒,两瓶日本清酒,另外还有很多瓶啤酒,至于啤酒的数量她自己也很难回忆的清楚。喝完酒之后,本来她们有打电话叫代驾,可是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代驾过来,所以谭明明一气之下表示自己要驾车驶离。

由于酒精的影响,在开车的途中谭明明驾驶时车辆行驶非常不稳定,与路边的数辆车发生了刮擦,被当时很多人拦了下来。但是同车的另一个名叫刘松涛的24岁少年,是当地连锁超市聚客隆超市女老总的儿子,也是和谭明明纵酒享乐的朋友之一。在第一次刮擦时,怂恿谭明明肇事逃逸的就是他:别理他们,赶紧走!

当时谭明明的内心也很害怕,因为自己毕竟是酒后驾车可能会对自己有着比较严厉的处罚,所以为了逃避这种处罚她选择死踩油门逃离,最终以135公里的时速再次冲撞向正在等红灯的宝马汽车才停了下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张小渠也失去了记忆。

三个人年纪轻轻生活却纸醉金迷,整日只知道饮酒作乐。车祸当天,三人虽然都有受伤,但都无生命危险。与他们相比,宝马车上三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了。其中在商丘人社局任职的44岁葛某和商丘当地一所技校校长43岁的贾某,两人在事发当天当场死亡。另一位宝马车司机王某,年仅31岁却因重度烧伤,至今都在接受治疗。当天葛某和贾某两个人是来到当地市委开会的,但因为工作的太晚,由朋友王某好心送二人回家,却不想路上却遭此变故。

根据11月3日媒体的最新报道,在玛莎拉蒂案中幸存的重度烧伤患者王某,现在仍在住院治疗中,他的妻子每天都在医院照顾重伤的他,他的父母、孩子,还在为他的医药费不停的奔波,日子过得十分心酸。王某的母亲更是一夜白头,在村子里面挨家挨户借钱来获得救治款。

死者贾某的家庭生活也因为父亲的离世而变成了灰暗色,家中两个孩子,大的已经大学毕业了,小的还在上学。孩子爸爸死前,小儿子学习成绩不错,可是这件事发生后,儿子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句话不说,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出来。

另一位死者葛某的妻子也表示,自己的女儿在丈夫出事后,患上了重度抑郁,现在已经该上高三了,可是因为丈夫的事故,已经休学半年了,每天不出门,也不上学,整日默默流泪,每天唯一说出口的话就是“想爸爸”。

2020年1月16日案件第1次进行审理,经过5个多小时的审理过后并没有当庭宣判。当时有媒体报导谭明明当庭跪地求饶,但身为“明渠组合”的闺蜜张小渠拒不认罪,车内的另一位富二代乘客刘松涛由于病情的原因,一直处于医治过程当中,当庭供认不讳。

张小渠和刘松涛是否在连环撞车之后,怂恿谭明明驾车逃逸?谭明明作为主犯,刘松涛和张小渠同犯的身份是否做实?肇事车辆玛莎拉蒂虽然是谭明明的父亲购买,但是车子挂在父亲表哥的名下。这些问题让这件案子今年年初的审理没有当庭审判。

前段时间,曾出现了一个谭明明方以2600万和解成功的消息,让很多网友都对此感到不满,后来商丘法院官方证实,这条消息是假的,双方并没有和解成功。谭明明方至今并没有给出任何道歉和赔偿。

有网友对此案做出分析称:受害者有伤者也有死者,所以赔偿数额和是否免死终究达不成一致,因为伤者家属肯定要最大程度保障伤者的后续治疗,而死者家属也许会不死不休,谭明明虽然家里有钱,但名下财产有限,她的家属一定会要求个“赔命赔钱选一样”的态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