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二孩后才能使用避孕套?疯了

总有一些爱表现的人,喜欢搞层层加码。 

今天,被这条新闻笑岔气了: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中原集团主席施永青在自创刊物am730C上发表文章《如何解决生育率不断下降的问题》。这是他的高论: 

我认为可以待一个人完成最基本的生育责任,譬如生育两个孩子后,才可以有权使用避孕产品,以确保祖先的构想,起码有一部分可以落实。” 

还打出了“祖先”的旗号? 

我好奇去查找了原文,原文他的论据是: 

人类在地球上生活了百多万年,过去一直都没有生育不足的问题。原因是我们的祖先对此早有安排。祖先利用DNA的密码,叫我们在性欲高涨的时候难以自己,愿意把个人的利益暂时搁置,以完成种族繁衍的使命。 

我们的祖先真牛X,在百万年前就解锁了DNA密码。施一公院士的科研成果,莫不是从甲骨文里学的? 

我倒觉得,如果非要找个背锅侠,先别推到祖先身上,直接推给上帝啊,人是上帝造的嘛,一开始就在人类身上设置了生育开关。 

现代人类擅自发明避孕套,逃避上帝的旨意,这是触犯天条。只不过斩了又减少了人口,罚每人生一百个小孩? 

只是,不知道施老板有没有想过,哪怕这种政策突破底线出台了,要怎么贯彻落实呢? 

对避孕套实行管控?按需分配制?会不会引发避孕套走私、地下交易? 

即使管住了源头,那么在最后一步如何确保?如何证明那些没有怀孕的人违法使用了避孕套?半夜守在人家卧室里监督行事?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大老板的脑回路果然和我们不一样。这种一本正经的言论,还写成了文章,无论是由心而发还是故作怪论,都是蠢和坏。 

我顺便浏览了下施老板的全文,其中不少词句让人不寒而栗: 

个人主义猖獗,令违背国族整体利益的勾当也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的个人权利。

必须对个人主义的某些主张进行一定的压抑,并把种族的延续视为每个人都要承担的责任。

从种族的角度来看,这真是大逆不道。所以很多宗教都视避孕为违背上帝旨意的不道德行为。

……

既然施老板把题目升华到那么高远,我倒是想问一句:人类文明的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不停地摆脱上帝的“动物性设置”,努力发展自己的“人性设置”吗?事实上,几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人类不断突破上帝的禁忌史。 

使用人类发明的避孕套,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该有的权利。这是卫生健康的要求,更是个人意志的要求,而不需要奉神的旨意。 

如果避孕套可以被限制使用,那么也真的离征收单身税、丁克税不远了。 

无独有偶,前几年,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口出雷语。 

如2018年,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胡继晔,在就“生育基金”的相关问题接受国富智库专访时表示,未来不仅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来鼓励生育,还要对丁克家庭征收“社会抚养税”。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在遭受舆论质疑和批评后,胡继晔又接受媒体采访表示: 

他的观点是,设立鼓励生育基金可以,但钱应该由过去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来负担,绝对不能让大家来交;对于丁克家庭,可以从个税抵扣的部分,实现对其“不鼓励”。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这看似圆回来了,但说到底,不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吗? 

而更重要的是,在这些人嘴里,权利仿佛是一种奖品、一个恩赐,说给你就给你,说收回就收回。你们把避孕套当什么了?你们又把人当什么了?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老祖宗的糟粕,早该退出历史舞台了。生育从来不是责任、不是义务,而是权利。 

考虑问题,不能总是从经济利益出发,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而是要首先从人性的角度出发。 

的确,在商业社会、市场经济中,劳动力是生产资料的一部分,但劳动力只是人的一部分。 

一个完整的人,实现不了车厘子自由,至少也该有避孕自由。 

有些人,就别再一而再、再而三地秀下限了,这不是建言献策,这是真正的递刀子。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观人随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