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二孩後才能使用避孕套?瘋了

總有一些愛表現的人,喜歡搞層層加碼。 

今天,被這條新聞笑岔氣了: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在自創刊物am730C上發表文章《如何解決生育率不斷下降的問題》。這是他的高論: 

我認為可以待一個人完成最基本的生育責任,譬如生育兩個孩子後,才可以有權使用避孕產品,以確保祖先的構想,起碼有一部分可以落實。」 

還打出了「祖先」的旗號? 

我好奇去查找了原文,原文他的論據是: 

人類在地球上生活了百多萬年,過去一直都沒有生育不足的問題。原因是我們的祖先對此早有安排。祖先利用DNA的密碼,叫我們在性慾高漲的時候難以自己,願意把個人的利益暫時擱置,以完成種族繁衍的使命。 

我們的祖先真牛X,在百萬年前就解鎖了DNA密碼。施一公院士的科研成果,莫不是從甲骨文里學的? 

我倒覺得,如果非要找個背鍋俠,先別推到祖先身上,直接推給上帝啊,人是上帝造的嘛,一開始就在人類身上設置了生育開關。 

現代人類擅自發明避孕套,逃避上帝的旨意,這是觸犯天條。只不過斬了又減少了人口,罰每人生一百個小孩? 

只是,不知道施老闆有沒有想過,哪怕這種政策突破底線出台了,要怎麼貫徹落實呢? 

對避孕套實行管控?按需分配製?會不會引發避孕套走私、地下交易? 

即使管住了源頭,那麼在最後一步如何確保?如何證明那些沒有懷孕的人違法使用了避孕套?半夜守在人家臥室里監督行事? 

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大老闆的腦迴路果然和我們不一樣。這種一本正經的言論,還寫成了文章,無論是由心而發還是故作怪論,都是蠢和壞。 

我順便瀏覽了下施老闆的全文,其中不少詞句讓人不寒而慄: 

個人主義猖獗,令違背國族整體利益的勾當也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個人權利。

必須對個人主義的某些主張進行一定的壓抑,並把種族的延續視為每個人都要承擔的責任。

從種族的角度來看,這真是大逆不道。所以很多宗教都視避孕為違背上帝旨意的不道德行為。

……

既然施老闆把題目升華到那麼高遠,我倒是想問一句:人類文明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不停地擺脫上帝的「動物性設置」,努力發展自己的「人性設置」嗎?事實上,幾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人類不斷突破上帝的禁忌史。 

使用人類發明的避孕套,是一個正常的成年人該有的權利。這是衛生健康的要求,更是個人意志的要求,而不需要奉神的旨意。 

如果避孕套可以被限制使用,那麼也真的離徵收單身稅、丁克稅不遠了。 

無獨有偶,前幾年,也有一些專家學者口出雷語。 

如2018年,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胡繼曄,在就「生育基金」的相關問題接受國富智庫專訪時表示,未來不僅可以設立生育基金制度來鼓勵生育,還要對丁克家庭徵收「社會撫養稅」。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在遭受輿論質疑和批評後,胡繼曄又接受媒體採訪表示: 

他的觀點是,設立鼓勵生育基金可以,但錢應該由過去徵收的社會撫養費來負擔,絕對不能讓大家來交;對於丁克家庭,可以從個稅抵扣的部分,實現對其「不鼓勵」。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這看似圓回來了,但說到底,不還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嗎? 

而更重要的是,在這些人嘴裡,權利仿佛是一種獎品、一個恩賜,說給你就給你,說收回就收回。你們把避孕套當什麼了?你們又把人當什麼了? 

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種老祖宗的糟粕,早該退出歷史舞台了。生育從來不是責任、不是義務,而是權利。 

考慮問題,不能總是從經濟利益出發,從市場的角度出發,而是要首先從人性的角度出發。 

的確,在商業社會、市場經濟中,勞動力是生產資料的一部分,但勞動力只是人的一部分。 

一個完整的人,實現不了車厘子自由,至少也該有避孕自由。 

有些人,就別再一而再、再而三地秀下限了,這不是建言獻策,這是真正的遞刀子。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觀人隨筆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