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嘉诚公“落日民谣”

我自中年悟“半空”,

不羡英雄慕小虫。

多少尘世过往客,

恩爱情仇皆梦中。

 

石崇沈秀兼邓通,

荣华富贵未善终。

庆幸嘉公抽身早,

逃过劫难说轻松。

 

夀有定数难通融,

纵贿金山亦无用,

贫富贵贱走一遭。

莫嫌红尘太匆匆。

 

我自老年叹“全空”,

忆及前尘似幻梦。

但求吃喝四肢健,

逢人懒说当年勇。

 

孤身夕阳听暮钟,

昨日红楼今荒冢,

千红万艳哭斯事,

馨香一炷祭芹翁。

二〇二二年一月三日于食薇斋北窗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